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72 幻化蜉蝣

    江绝愣愣的眨了眨眼,这才反应过来方才竟是不心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顿时有一瞬间的尴尬。(看啦又看小说网)

    但也很快就恢复如常,朝穆清嘻笑道:“恭喜师妹了。”

    穆清点头道谢。

    而也恰巧是在此时,山洞深处那片沉静了数天的黝黑鬼雾终于有了动静,疯狂的翻涌了起来。

    穆清二人顿时就转移了视线,朝那儿看去。

    像是海浪一般,那鬼雾不断的翻涌,足足翻涌了数十息的时间后,便开始朝内收缩。

    速度极快,不过几个眨眼之间而已,那一大片鬼雾就在收缩中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进入穆清二人视线中的,是一个身段妖娆的红衣女子,一颦一笑间尽显风华。

    这一刻,无论是江绝还是穆清,都陷入了短暂的晃神中。

    “怎么?看呆了?”这一声媚笑从云岑口中传出,令穆清二人陡然回神。

    江绝脸色沉了下来,目中早已消失多日的杀意再现。

    穆清面上却是没有任何情绪,只在注意到云岑此刻的气息波动时,目中才划过了一丝讶异神色。

    竟是筑基境的气息波动!

    此时,江绝也显然注意到了这点,目中同样有讶异之色闪过。

    不过下一瞬,他就急忙转移目光,将视线转到了云岑身后那只一动都不能动的恶鬼身上。

    便见其身上的修为波动竟是从几天前的炼气七层,跌落到了炼气二层。

    果然……她是吞噬了那只恶鬼的修为……

    江绝再看向云岑的目光又沉了沉,却终究是什么也没说,莫名的笑了一声,便收回了目光。

    而穆清此时也恰巧将视线从云岑身后那只恶鬼上收回,与江绝不同,她至始至终都没有多大的情绪波动。

    “那群蜂子还在?”

    云岑也没去与江绝计较,看向穆清便如此问道。

    “还在。”穆清点头应了一声便不再言语,静静的看着云岑,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云岑闻言后,果然接着道:

    “我有一门独特的秘法,以我如今的修为施展出来,可将你二人的模样幻化成其他生灵,并彻底改变你二人的气息。”

    “且,除非是超越了我一个境界的修士,否则定不能轻易察觉。”

    “那便开始吧。”她说得极有自信,穆清也没有多问,与江绝对视了一眼便如此道。

    云岑顿时飞身向前,带着起身的穆清与江绝行至洞口。

    洞口不大,有一层薄薄的水幕覆在其上,看似脆弱,却完好的阻隔了外边的湖水,像是一面保护屏障。

    生灵却可轻易的穿透它。

    “若准备好了,我便施展秘法,先将你二人幻化成这水中蜉蝣,再送你二人上岸。”

    穆清略微思索了一会儿,便点下了头。

    江绝却嫌弃蜉蝣模样丑,不过在穆清一道冷眼扫过来时,还是不甘不愿地点下了头。

    云岑笑了笑,抬起双手引来了天地灵气,便开始掐诀。

    江绝凝目看去,却如何也跟不上她掐诀的速度,只看到点点微光在她十指之间跳跃,很是好看,朦朦胧胧间,更是有几分神秘之感。

    穆清倒是看清了其中一两个手诀的动作,却很快就移开了视线,不再关注。

    随着云岑手中掐诀动作越来越快,跳跃在她指尖的微光也越来越多,最终聚集成了一个珍珠大浅紫色光点。

    “去!”

    随着云岑的一声轻叱,那浅紫色的光点顿时一分为二,交叉着飞向穆清二人,分别没入了他二人的眉心之中。

    也几乎是同一时间,江绝与穆清都动用了神魂之力,悄然去查探眉心中那紫色光点,确定没有任何危害后,才微微放下警惕来。

    云岑也不知有没有察觉他二人的动作,面上媚笑依旧,红唇轻启时,道出了一个“变”字。

    几乎是同时的,穆清二人眉间发热,紫光大作,转瞬就扩散出来将她二人笼罩。

    三息之后紫光才逐渐消散,原地却再无穆清二人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两只极的蜉蝣,正微微振翅,生涩笨拙而又费力的飞在空中。

    且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江绝所化作的那只蜉蝣极丑。

    云岑故作惊讶的朝他低呼了一声:“呀,怎么竟是这般丑?”

    话音落下的瞬间,穆清没有任何意外的感受到了从江绝身上扩散出来的怒意。

    却还不待他怒叫出声,云岑抬手就将他与穆清推出了洞外。

    他到口边的怒叫,顿时就化作了惊叫:“我、我不会游泳啊!!”

    然他这声音才出,就被一圈半透明的雾气笼罩住了,也包裹了他与穆清,隔绝了周围朝涌来的湖水。

    “一路顺风~”

    云岑的笑声传入耳中时,穆清二人所在的那圈半透明雾团便被一股无形之力推动,眨眼就在湖中上升了一大段距离。

    江绝确定周围的湖水不会渗透进来后,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却不免还是有些忧心。

    穆清则微微抬头,紧紧的注意着湖面上那一大片飞来飞去的黑影,尽量的屏气凝神。

    即便云岑说了可以彻底改变她二人的气息,她也不敢大意,甚至还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

    雾团很快就卷着她两只浮至了湖面之下,此刻已经能清楚的看见那一只只在湖面上来回飞动的鬼面蜂,像是巡逻一般。

    江绝见此也如穆清那般屏起气来,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恰在此时,一道强悍的神识从湖面降临,猛地扫过。

    正是那只筑基境鬼面王蜂的神识!

    穆清与江绝均是紧张了一瞬,那雾团却是顿也不顿一下,继续不急不缓的卷着她两只朝最近的湖岸靠去。

    待靠至湖面下的泥土上时,雾团微微一颤,就悄然散开,化作一股无形之力,将她两只轻飘飘的托至了湖面上。

    江绝本不敢动,但见穆清开始振翅,便也紧跟着起飞,心翼翼、忐忐忑忑又笨拙的朝近在咫尺的湖岸上飞去。

    明明只是咫尺的距离,在这一刻却仿佛延长了无数倍。

    鬼面王峰那强悍的神念时隔不久就再次扫过,差点没把就快要飞入草丛间的两只压回到湖中去。

    江绝一颗心几乎都提到了嗓子眼。

    ……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