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十六章 关于兰德尔

    最终在大腹便便的警察局领导的引领下,两人顺利地看到了兰德尔死讯的卷宗。(看啦又看♀手机版m.goalkeeping-museum.com)

    这座镇子看起来很是和谐平静,档案室里放着档案的抽屉屈指可数,而兰德尔这家人的案件又太过诡异,所以他们很容易就找到了放置凯尔文一家案件审查文件的卷宗柜。

    卷宗是按照时间顺序放置的,前面两本是伯黛纳特和马歇尔的案件记录。而这两个孩子的死因索尔德和提姆都已经了然于心,就不必再看了。于是他们直接了当地打开了装着兰德尔案件记载的文件袋。

    提姆对着里面的记录仔细地阅读起来,而索尔德则发现旁边还有一些图片,是警方的现场勘察人员手绘出来的图画。不得不说这位工作人员确实有两把刷子,很是还原地画出了当时现场的情况。

    图画上显示,案发现场正是凯尔文家的屋子的盥洗室。丽莎第一个发现了他丈夫的尸体,然后警方立刻来人封锁了现场。结合详细的卷宗记录来看,想象力不算贫乏的索尔德也大致能还原当时的情景:

    那是一个下着雨的阴天,尽管还是白天,天色就如同傍晚一样昏暗,未曾修缮过的道路上一片泥泞。丽莎顶着细雨跑回家,两个孩子的自杀已经让这个平日里总是挂着微信的女人脸色失去了健康的血色,眼里还有一抹总是挥之不去的忧伤。

    当她打开房门,屋里一片黑暗,平日里总是熊熊燃烧的壁炉看上去好像刚刚熄灭,余烬上还有一点点火星明灭不定。“平时这个时候兰德尔应该在家啊?”丽莎疑惑的想着,她大声呼唤了几声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找遍卧室客厅人也都不在。

    突然,她听到盥洗室里传来一声重物倒地的声音,突如其来的不祥预感让她几乎要僵硬住了,她无端想到了在学校自杀的两个孩子。她的喘息声粗重起来,变得惊恐而绝望,她一把推开盥洗室的门,看见了她最不想看见的一幕。

    洗脸池里的水还满着,兰德尔倒在地上,鼻孔中和嘴边不停地有清水流出,兀自抽搐着。

    丽莎发出了她这一生中最高亢的惊恐尖叫,随后立刻开始学着书中的样子给丈夫做人工呼吸,而一个附近的邻居闻声赶来报了警。

    可惜一切都已经迟了,遗憾的医生告诉面如死灰的丽莎,如果再早五分钟她的丈夫说不定还有救。

    接下来的所有人都知道了,五天之后,绝望的丽莎在留下对凶手的最后控告之后,上吊自杀了。

    ……

    看完这个之后,两人都是沉默无言,索尔德觉得胸口一阵气闷,忍不住想要出门呼吸几口新鲜空气。

    站在门外深呼吸两口,提姆也走出来,拍了拍他肩膀什么也没说。索尔德再看向远方,警察局的地势比较高,天色沉下来,可以看到远处的海水映着火烧云,美丽的草场上有住民放牧的牛羊。

    可是这样的场景,在索尔德眼中,却无端多了几分诡异和森然的恐怖,火烧云在他眼中也仿佛渗透着血色要朝他压下来。“踏浪镇,这个镇子,为什么会发生这样诡异的案件呢?”被轻柔的海风吹拂着,索尔德陷入了沉思。

    就在这时,索尔德突然有种被人凝视的感觉,这种凝视感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被盯着的地方甚至产生了一种灼热感。索尔德心中突然无由地产生了一切诡异都来自于这道目光的明悟。

    他顺着目光看过去,在远方岸边的草场上,在一群牛羊之中,站着一个中年人。索尔德视力了得,三下两下把这个中年男性的外貌就记在了心里——淡淡的金发,脸部轮廓十分明显方正,留着络腮短胡,显示出了一种坚毅沉稳。他穿着海岛游客身上常见的花衬衫,衬衫的上面纽扣解开了三粒,露出了结实、轮廓明显的胸肌,海浪徐徐地拍打在离他不远处的礁石,竟然给人一种他就这么站着,却阻挡了所有海浪侵蚀拍打的稳重之感!

    索尔德轻轻地倒吸一口冷气,这样一个看起来光明正大,就算进攻也是把敌人正面碾碎的人,怎么会给人一种阴森的诡异和恐怖感呢?他轻轻的揉了揉眼睛,再看过去的时候,那里只剩下悠闲咀嚼青草的牛羊,浑身透露着不详的中年人已经不见了。

    提姆看着索尔德愣愣地,还以为他还是因为灭门惨案心情不好,于是出言安慰道:“你不必想这么多,就算你在这一切发生之前知晓也无法救下他们所有人,这凶手的杀人手法实在太过离奇诡异。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把这个凶手绳之以法,让凯尔文一家能够瞑目。”

    索尔德觉得没必要擦那个中年人的事告诉提姆,于是点了点头。现在基本上一切线索都清晰地摆在他们面前——伯黛纳特是因为凶手无处不在的精神施压,马歇尔自杀是在精神崩溃之前觉得这样能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父母的安全,兰德尔目测是自己把自己溺死,但是具体过程还得依靠提姆的现场回溯。而丽莎就不用说了,她是在索尔德面前自杀的。

    但是提姆很遗憾地摊开手,表示自己这段时间的回溯次数已经用尽了,再用自己的身体就会受到极大损害。

    没办法之下,索尔德突然想到了丽莎死时墙上留下的字迹。当时他觉得丽莎应该也有对付这个凶手的后手,可是后来就把这事忘了。

    “你还记得兰德尔死的时候,丽莎去哪了吗?”索尔德回忆着问提姆。

    “好像是去城里拜访朋友了。”提姆倒是记得很清楚,他有些同情地叹了口气:“当时那种情况,对于一个两个孩子都自杀了的可怜女士,确实应该去找朋友倾诉倾诉,要不然心理压力实在太大了。”

    “那就去城里看看吧。”长平突然在索尔德脑海里开口了:“我觉得你也应该晋级捕食者第三级了,这次面对的敌人我都觉得阴险的很,你这样的实力怕是不够。正好去城里调查情况,还能找寻一下第三级捕食者的契机。”

    “扎瑟里思作为整个廷尼特尼都算是核心的港口,一些非凡材料也是不缺的,海洋里强大的捕食者种类繁多,希望能找到一些传说生物的材料来给你晋级。”

    “传说生物,那是啥?”索尔德愣了一下。

    “哦,普通,稀有,实施,传说嘛,是我给四个不同的生物等级的命名,越是往上的生物,就越强大,身上掉落非凡材料的可能性也就越高。”索尔德解释了一下,然后恬不知耻的补充:“我从一些文学作品中看来的。”

    “也好。”索尔德倒是觉得这个分级挺有意思,对着提姆点了点头:“那就去扎瑟里思城区吧。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动身。”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