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军人不都是吃死耗子和生肉成长的么?

    白雨萱朝着许薇竖着大拇指点赞,看着蒋勋道:“所以女人的衣服就是那些可以捏出来的花哨,为的是弥补这个不能捏出来的外在花哨,毕竟内在的东西……你们男人瞎的时候太多,怕是到头来用尽一生也就只得看个皮毛而已。(m.goalkeeping-museum.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许薇抿着笑夹起一块鸭血塞进嘴里嚼着,点头跟着道:“所以你刚刚的大言不惭不仅是在打自己的脸,还是在打所有的雄性生物的脸!”说完不忘递给蒋勋一个幸灾乐祸的表情。

    蒋勋抿了抿嘴唇,有些呆滞的神情,经过她们这一唱一和的双簧表演之后,他几乎都快忘记他刚刚说了什么大言不惭的放肆之言了。

    他的记忆力瞬间出现断片的状态,卡机的状态,游离的状态,总之是经过她们这汹涌如洪水的一番严词厉色辩论后,他几乎是大脑一片空白,甚至都不记得自己最初坚持的是什么?好奇的是什么?

    蒋勋拿起桌上的被子喝口水缓缓心神,“你们的境界都这么高了啊,一边口若悬河,一边口吐莲花,这唾沫星子一不留神就把全世界的雄性生物给扼杀啦!”摇着脑袋一脸被迫无奈的佩服神情,“我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一不小心砸出了一个无底洞的窟窿啊!”

    他好端端的就掉进坑里还头悬着千古罪人的字号,比那六月飞雪的那个谁还冤枉啊!尤其是见自己的哥们窃喜偷笑的神情,蒋勋顿时心口碎大石,他琢磨了一下,他刚刚往枪口上寻死的行为可以定义为是为了兄弟两肋插刀的忠义之举。

    可似乎某些人一点也不领情大有落井下石隔岸观火的意思,他记得顾源和林峰没成家那会儿嘴巴都挺利索的,怎么成家娶了老婆后都变哑巴了呢!

    尤其刚刚战火硝烟弥漫的时候,激战如此激烈,他们竟然一个劲的给自家老婆捞食,他们这是给自家老婆补充体力好怼他们的好哥们吗?

    蒋勋重重的叹息声,握着筷子的手抽了抽,抿了抿有些干瘪的嘴唇看着顾源问,“阿源,窦娥是怎么死的?”

    顾源刚把捞出锅的鸭血放在许薇面前的小碗里,他记得许薇喜欢吃这个,又夹了一块羊肉塞进嘴里,嘴里嚼着羊肉,面对姜勋这突如其来的一问,先是表情一顿,下意识回答,“冤死的啊!”

    “那我是怎么死的呢?”蒋勋抬手拍着胸脯痛心疾首的问,他为兄弟两肋插刀,兄弟为了看戏插兄弟两刀,他是不是比窦娥还冤。

    顾源看着在坐两个女士一眼,快速回答,“作死滴!”

    林峰笑着点头,拿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接着顾源的话道:“以后清明重阳,哥们几个会记得有你一祭的。”说着一手拍在蒋勋的肩头,不知是安慰还是挑起战火的意思。

    “见过见色忘友的,就是没见过你们这么见色忘友的,简直是我们雄性生物行列里的败类。”蒋勋斜瞪着林峰和顾源,这都是他的哥们,从小一起玩到大了,就算不是青梅竹马,那也有两小无猜的情谊啊,呸呸呸,蒋勋觉得,跟他们就没有情谊可言。

    顾源佯装没听见蒋勋的话,问许薇要不要把她点的猪脑放进锅里,他们点的是鸳鸯火锅,顾源又问是放辣的里面还是放在不辣的里面。

    许薇嘴里嚼着鱼丸子,用筷子指着不辣的锅,顾源用漏勺将猪脑放进不辣的锅里。

    白雨萱看着顾源下锅的猪脑又看着许薇道:“猪脑分我一半,等一下我的再分你一半。”

    许薇点头,表示同意,她和白雨萱都喜欢住动物内脏,还有就是猪脑,许薇看着顾源问,“你要不要?”

    顾源摇头,虽然他当过兵,什么都敢吃,不过那也是迫于无奈,如今生活好了,他觉得没必要逼自己吃不喜欢和表态的东西,“都留给你们。”

    许薇眯眼狐疑的看着顾源,“你不会……怕吃这个吧!”

    顾源无奈的垂眸看着许薇,他还没有来得及反驳,白雨萱抢着话道,“顾源会怕吃猪脑,不会吧,”

    顾源有些无力的看着白雨萱,这是什么鬼原理,“我觉得你对军人的成长理解有歧义,吃过不表示和成长有什么实质性的关系,当年是为了生存,现在我觉得享受生活比较重要,还有,你老公天天面临跟凶杀案现场一样的手术台,你让他吃个脑仁试试。”

    林峰是觉得人在桌前坐,锅从天上来,先不说把他那伟大而无私的职业被贬低了,可是贬了贬了呗,还非拉着他下油锅是个什么鬼,林峰抬手握拳掩嘴干咳了几声,“这么高难度的操作,你们练习就好,就不用惦记着我了,我心理防线就是这么脆弱。”

    看着她们吃猪肉就已经算是一种酷刑了,还要拉着他一起吃,太不人道了,他也是今天才知道他老婆还有爱吃猪脑这一癖好。

    许薇噗嗤一声乐了,“哟,我们林医生原来胆子这么瘦弱啊,见惯了挖心剖肺,开颅切肠后,居然不敢吃猪脑。”

    林峰嘴角扬着一丝尴尬的笑,“我觉得吧,人生在世不过转眼几十年,不喜欢的,不必勉强自己。”

    顾源点头赞同,“我觉得有道理,以前我就是太勉强自己了。”他要是不当兵也不会变身野人,虽然早就忘了老鼠肉的味道了,不过就刚刚说到吃猪脑的时候,心口翻腾这一股血腥味。

    许薇连忙看着蒋勋道,“蒋勋,要不………”

    许薇话都还没有说完,蒋勋抬手打断,连忙道:“谢谢你的好意,你们都是职场精英高干成员,工作生活都要用脑,你需要补脑,像我这样的闲散没上进心的人吃点羊肉牛肉鱼丸子就行了。”

    白雨萱摇了摇头,“算了,还是我们自己吃吧,这猪脑其实跟豆腐脑是差不多的味道,入口即化,淡淡的鲜味,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鲜血淋淋。”

    许薇点头跟着道,“这当过兵和行过医不喜欢,七拼八凑的理由也勉强过的去。”又看着蒋勋道:“你不是开餐厅的么,对食材怎么能有厚此薄彼的心理呢,应该一视同仁,要不今天吃一回螃蟹?”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