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77章 一体两魂何去留三

    凌霄和娄清玄、卫风、左夏送给施赞后,施赞还耐着性子又审了一遍,虽是知道了秋远并非玄苍迫害致死,雷决也并非玄苍蓄意所伤,可这也不过只稳住了施赞一天。(看啦又看手机版m.goalkeeping-museum.com)

    到了约定的第三天,施赞便开始在元建大环外击鼓喊话,要求交出雷决。

    雷念领了曹侃出去,雷念是去找施赞拖延时间,曹侃是奉雷念的命出去寻找曹至的尸身帝衡军作乱时太过混乱,曹至身中数箭拼了最后一口气杀进了帝衡军里,之后曹侃就再没看见曹至了。

    知道曹至活不了,可曹侃还是想去找一找,能找到一条胳膊一条腿也是好的,不至于让他们的父母守着个衣冠冢怀念自己的长子。

    言域在雷念去见施赞之前回到我们所在的民宅,又将雷念送出元建大环大门后归来,我正捂着雷决的伤跟玄瑚聊天。

    玄瑚这两天有机会就会劝我,她越劝,我越是无地自容。

    又听见玄瑚在重复叫我无论如何都不能冲动,无论如何都要跟雷决和言域都交代清楚之后才能再次尝试,然后她又讷讷的说其实不尝试最好,她根本不想跟我抢这副身躯。

    听得我实在烦闷,就对玄瑚说:“玄瑚,你不要说这种违心的话,我又不会信,你说了这么许多遍,只会让我更加觉得自己不是个东西,更加想快点再醉一场试试看了。”

    言域回来后就坐在桌旁默默听着。他听不见玄瑚的话,却总能听见我的话,可我不管说什么,言域都不吭声。

    玄瑚又急了,一急就要哭,我赶紧又对她说:“好妹妹你就别哭了行么?就算我不要脸吧,这五十万夜幽军的风波不平息我没办法甩手走人,所以这身子你再借我几天,等雷决醒了,等他将这风波压下去再说吧。在这之前,你别劝我了,也不要哭了,我真的……头疼。”

    不止头疼,维持一个动作久了浑身都疼,我慢慢从床上越过雷决爬下去,站在地上伸了伸腿脚扭了扭腰。

    玄瑚很自责似的垂着头,言域脸上没什么神情,这间屋子整个就是个令人窒息的氛围。

    言域轻道:“五督主已率徒众在宫外跪求了一整夜,请国师顺从天意,做大督主。”

    我正欲开口,玄瑚道:“薇姐有正事,我先走了,晚些再来看薇姐。”

    一伸手拉住玄瑚的胳膊,我道:“你走什么?这些事以后都是要你来处理的。现在言大哥禀报了这件事,你怎么回?”

    玄瑚苦着脸纠结了许久后道:“薇姐……我不知道……我都不太清楚为什么一定要让长烟哥哥做大督主呢,这……我以前都没仔细听薇姐说过,现在更是听不懂了。”

    我将玄瑚拉到桌旁按她坐在言域身边,我则坐在言域对面,对言域道:“国师怎么说?”

    言域望了望身旁的椅子,又望我道:“国师说等夜幽军危机过后再议。”

    “……他倒沉得住气。”我揉了揉眉心,转对玄瑚道:“反正以后你的长烟哥哥既是国师也是大督主,你有什么不懂的就多问一问他,他肯定会知无不言的。至于……他若问起为何你性情大变,你看着说吧,如果一定要将我说出来也可以,只要不让你为难就好。”

    玄瑚绞着手,脸已经皱成了一团。

    我当然了解玄瑚的性格,她极为柔弱,又是小女儿家的性子,她对于这治国的事情是一窍不通,也没有半点兴趣。现在突然要她归位自己去处理了,她一定是心慌无助的。

    想到这里,我拍一拍她的手道:“没事的,雷决、雷念和言大哥都会帮你的。你不要害怕,从现在开始每件事你都认真去听,不懂的事情抓紧问我,你这么聪明,我相信你很快就可以应对自如了。”

    “可……薇姐呢?薇姐怎么办?”

    玄瑚这口吻弱弱提的问题却是让我为难,我只得苦笑道:“我能怎么办,若我魂魄还在,就如同你现在这般在你跟前晃来晃去呗,若是不巧我魂魄留不住,那也是早就注定的事情,我早就已经死了,不是么?”

    “不不不,薇姐不行的,我做个魂魄晃来晃去已经习惯了,我不想让薇姐也这样,更不想让薇姐彻底离开!”

    “哎,玄瑚,怎么就绕不出这个圈子呢?”我无力的盯住玄瑚的双眼,耐着性子道:“结果已经注定,不过是时间问题,我将手上的事情都处理完交接给你之后,我必须把身体还给你。这跟你习惯与否无关,这本来就是我应该要做必须要做的事。我很抱歉,以前没有细想过,没有尝试过,我也很高兴现在终于知道了一个办法,我一定会做的,谁也拦不住我,你也一样。就算最后我要灰飞烟灭,我也必须这样做。”

    言域突然轻笑了一声,我和玄瑚都看向他,他对我摇摇头道:“没事,你们不用管我。”

    我总觉得他这个笑透着十足的凄凉,忍不住唤了声:“言大哥……”

    言域又摇摇头,对着他并看不见的玄瑚坐的那把空椅子道:“瑚儿,我与你没说过几句话吧?”

    玄瑚确实没跟言域说过几次话,我记忆中只是打过一次招呼,然后就没了。被言域这样问,玄瑚愣愣的对言域点头道:“没,言大哥跟我没怎么说过话的。”

    我便只能转达。

    言域又望玄瑚所在方向道:“今后还要请你多照拂我了,不要让旁人都以为我失了宠才好。对了,雷念与你的大婚我会好好为你们操办的,定会办的风风光光,比我大婚时更隆重才好。”

    玄瑚抿着唇不说话,言域等了一会儿,垂下眼睑笑道:“若你觉得有雷念就够了,那撤了我的爵和官也好,我回言家去,也好。”

    幽幽的玄瑚要消失了,消失前她眼中含泪对我道:“薇姐,言大哥好可怜……我不想再看他这副样子了,我先走了。”

    我顾不得玄瑚了,盯着言域道:“若要撤爵也是我撤,撤爵未必要撤官位的,你仍可以留在玄苍效力。”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