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63章 诛心杀人

    谢姝玥蛾眉微蹙,满面都是郁闷与不悦,冷声道:“你早就猜准了我会给谢姝媺与谢姝敏是吗?可是你为何不直接给她们?”

    “若是我直接给了她们两个,她们当然不会相信我。(m.goalkeeping-museum.com看啦又看手机版)可是只有你玥姐姐,才是那个真正聪明的人。”谢姝苏眸心萦绕着一团迷雾,“只有你才知道我不会平白无故给你钟情蛊,但是你又觉得你和我没有利益冲突,所以一直纠结该不该用这颗钟情蛊。”

    “谢姝苏,原来到头来我又为你做了嫁衣!”谢姝玥咬紧了牙,她原本是怀疑谢姝苏几分的,所以才给了谢姝媺。

    谢姝苏却只是淡淡地笑了,她神情冷清道:“服下钟情蛊之后只有阴阳交合才能发挥作用。”

    “媺儿是无路可退了,像是溺水的人猛然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不管如何都要拼尽全力一试。可是你玥姐姐,心机深沉,母家又是有身份的人,若是你将自己的血融入钟情蛊中,你愿意婚前失贞吗?”

    谢姝苏的声音像是震耳欲聋的雷鸣声在谢姝玥耳边响起,震得她耳膜嗡嗡作响。

    确实,她不愿意。

    只有谢姝媺那种失去了生母又急于超越谢姝苏,才会冒这个风险。

    她谢姝玥如果做出此事,只会让母亲蒙羞。

    谢姝苏只看谢姝玥的反应便知道了她会做何选择,不由微微一笑,准备离去。

    “等一等。”谢姝玥叫住了谢姝苏,声音僵硬道,“你成为了兰成王妃,我们府中人人都在嫉恨你,你为何要甘心把这个位置让出来?是为了世子吗?”

    谢姝苏露出一抹奇怪的笑意,她摇了摇头,道:“你们都想要的,未必是我想要的。”

    说罢,转身离去。

    而谢姝玥懊恼不已,她的性格已经完全被谢姝苏看透了,这些年,她一直很少自己亲自动手,都是挑拨别人动手。

    所以谢姝苏摸准了她的性格,给她钟情蛊时,就笃定了她不敢用。

    但是又知道依她口若悬河的性格,必定能够打动别人去用。

    而不管是谢姝敏还是谢姝玥,都与她交好,都能够帮谢姝苏达到目的。

    没想到她一直喜欢利用别人,如今也被谢姝苏给利用了!

    谢姝苏走了没几步,便见一抹艳丽如火的身影以忧郁的姿势站在不远处的柳树之下,一双潋滟波光的桃花眼似醉非醉,烟视媚行,正别有兴致地盯着谢姝苏,显然刚刚的话都被他听在了耳中。

    “殿下?”谢姝苏平静道。

    而萧蔚这才正眼看向谢姝苏,懒懒道:“你这次果真算计了我大哥!”

    “我没有。”谢姝苏含笑道,“如今人尽皆知的是,兰成王喜欢我大姐,被我当众捉奸,以后她们的关系都不会发生改变。又有谁会相信是我存心陷害的呢?”

    “钟情蛊,若是服用,只有临死前才会清醒,无药可解……”萧蔚想起了传闻之中的钟情蛊传说,唇边溢出冷笑,“你还真是讨厌我大哥,恨不得与他生死不复相见。”

    谢姝苏抬眸,眼中一片清明,“我不会嫁给我不喜欢的人,谁也别想逼我。”

    萧蔚幽幽叹息,“你就不怕我告诉我大哥?”

    “我相信殿下不会。”谢姝苏一双深不可测的双眸静静地凝视着他,“若是你告诉了你的好大哥,最先受伤的便是他,先是被心爱的女子下了钟情蛊,又无法解去钟情蛊,只能一辈子面对着一个自己心中清楚不爱的女子,痛苦不堪。”

    “照你这样说,若是我告诉了我大哥,我便是那个十恶不赦之人?”萧蔚挑眉,桃花眼眸中旖旎缱绻,若是其他女子看到必定会失神。

    谢姝苏每日面对颜卿之,对美男早已经有了抵抗力,她抿唇,“有时候撒谎才是为了对方好。”

    “哦?何出此言?”萧蔚饶有兴趣地望着谢姝苏。

    “若是他没有服下钟情蛊,即便娶了我他也不会幸福的,他会日日看着自己的王妃在怀念其他男子,永远都厌恶他。到时候他比现在还不如,至少如今他和谢姝苏在一起仍是幸福的。”

    谢姝苏清寒无波的声音冷冽的响起,犹如在讲述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萧蔚突然笑了起来,他的笑容犹如一颗石子投入了原本平静的河流,荡开圈圈涟漪。

    “如今你才是那个受害人,而且你还当众与我大哥退婚,一箭双雕。”

    谢姝苏含笑道:“大抵是吧。”

    说罢,她躬身微微行礼,道:“奴家先告退了。”

    萧蔚点了点头,想起这大祁许多女子虽然刁蛮,但是面对婚事还是逆来顺受的,这个谢姝苏,真的有意思!

    而谢姝苏丝毫也不想知道他在想什么,她快步朝宫宴所举办的地址而去,准备去皇帝面前来个恶人先告状……

    不,是求个公道!

    很快,谢姝苏便到了宫宴上,她暗中掐了自己一把,硬是逼着自己落了两滴泪,一路低低啜泣朝皇帝而去。

    皇帝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啼哭女子,不由心中不悦,“今日是明溪夫人生辰,你胆敢在那哭哭啼啼,拉出去打三十大板!”

    谢姝苏急忙跪下,满眼泪水道:“殿下,臣女是兰成王殿下的未来王妃!”

    “阿郅……”皇帝沉吟一声,盯着她的双眸中闪过一丝疑惑,“你有何事?”

    “回殿下,当初兰成王心悦的是臣女大姐,不知为何请求赐婚时将臣女与大姐弄错了!今日她们二人私会被臣女发现,殿下,殿下……一怒之下要与臣女退婚!”

    “真是胡闹!”皇帝的双眸含着怒意,“他当朕的赐婚是什么?一个不成可以再换另外一个吗?”

    明溪夫人面上含着温顺的笑意,轻抚皇帝的后背,“既然阿郅不喜欢这个王妃,那便换成那个,反正都是谢家的女儿。”

    皇帝听到明溪夫人说话,表情骤然温柔下来,低声道:“爱妃,你有所不知,那个大女儿是泰康王的外孙女。”

    明溪夫人扬眉,“泰康王?”

    “正是,朕素来不允王爷与权臣们走得太近。”皇帝叹息道。

    而明溪夫人则温和道:“陛下,那依您之见……”

    皇帝淡淡道:“不如让那个丫头出家做姑子,婚约不变。”

    在至高无上的皇权眼中,谢姝媺的存在是错误的,便只有出家一条路。

    正当皇帝想要宣布结果时,颜卿之缓缓站了起来,语气温润:“陛下,卿之在大祁,有个钟情已久的女子,今日是明溪夫人的生辰,卿之斗胆讨个赐婚。”

    皇帝的脸上浮现了一丝笑意,哈哈大笑道:“没想到你颜卿之这样的人也会有心悦的女子,说罢,你瞧上哪家小姐了?”

    “卿之想要求娶谢家二小姐。”颜卿之双眸之中闪烁着粼粼水光。

    “谢家二小姐?”皇帝愣了片刻,随即将目光放在了下面跪着的少女身上,“兰成王妃?”

    “父皇,儿臣已经与谢家二小姐退婚了!”萧郅神色淡漠地在远处高声道,声音却有力传入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

    “什么?”皇帝震惊道,随即勃然大怒道,“萧郅,这是你当初亲自求的赐婚,如今却又反悔,将朕的颜面放在何处!”

    萧郅撩起衣摆跪在谢姝苏旁边,冷声道:“父皇,儿臣对她真的厌恶至极,她时时顶撞,胆大包天,更是到处招蜂引蝶,儿臣不愿娶一个如此多事之人!想来她入了王府也不会安宁一日!”

    “哼,萧郅,苏儿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你自己求娶她为王妃,却又与她的大姐暗结珠胎,让她又该如何去面对你们?”颜卿之眯起眼睛,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也只有你颜卿之才会将这等淫妇当做宝贝!”萧郅不屑地斜睨了一眼谢姝苏,只觉得她不及谢姝媺一根指头。

    “萧郅,本世子不允你诋毁她一句!”颜卿之横了一眼萧郅,手微微用力,一颗石子落在了萧郅的穴位上,片刻,萧郅便觉得腰又疼又痒,似乎有无数蚂蚁在上来爬来爬去。

    他微蹙眉头,知道颜卿之必定做了手脚,只是碍于皇帝在场无法动手罢了。

    他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颜卿之清隽的容貌如玉在阳光下泛着莹润光辉,肤如白瓷眉似远山,唇边扬起了一道温和的笑意,“陛下,卿之与谢小姐一见钟情,这些日子来虽生情愫但是却都以礼相待,若是陛下愿意将苏儿与我赐婚,我大越愿意送出五座城池!”

    众人一阵惊呼,粗重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五座城池!

    谢姝苏是有何等魅力,能够令颜卿之痴迷成如此!

    宝座之上的皇帝也有些震惊,他盯着谢姝苏细细打量,唇边扬起一抹冷笑,“这般姿色也并非大美人,卿之你可说真的?”

    颜卿之神情无比认真,“自然!若是陛下不信,我这就写下契约!”

    谢姝苏眼眸中闪过惊讶,摇头道:“不要,颜卿之,若是如此,你回大越如何交代?”

    颜卿之唇边含笑,笑容如同水波微漾,道:“若得到了你,抛下江山又如何?”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