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五十一章 不忍

    露台地方大,看着黑压压挤满了村民,走进还是有很多余位的。(m.goalkeeping-museum.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一家三口找了个低调的位置坐下,忘无忧后面跟进来,村民们正看表演入迷没有注意,忘无忧随意的找了个后排的位置坐,离他们不是很远。

    刚坐下傅绪就将她搂进了怀里。

    “你。”注意点三个字还没说出来,傅绪手臂圈紧她的肩膀,唇暧昧贴近她的面颊,距离不到一公分,浓烈的男性气息环绕在她身边,带着点未知的凶意,安宥柠顿时一动不敢动。

    “知道我刚才怎么想的吗,你要是敢接忘无忧做的饼,我立刻就地正法了你!”

    他的口气不算狠,但没有一点玩笑成分。

    “我,我哪里敢啊。”就地正法四个字格外渗人,安宥柠颤了颤,庆幸做了最明智的选择。

    “算你老实!”

    “呵呵,那当然,我很老实的。”安宥柠卖乖的笑。

    大家都专注的看着台子上,小燃被安排坐到安宥柠手边,他对看戏虽然没有兴趣,但迫于自己爹的淫威,自然不会乱观摩。

    傅绪的手稍微松了松,嘴上不饶人的恶道,“以后离他远点,再让我看到你们举止亲密,别怪我手下无情!”

    安宥柠虽然为难,但也知傅绪这一次的认真在意,给她颜面才放过了忘无忧,已做到他最大的忍耐限度。

    “知道了,小气男人。这么严肃干什么,为了找你们我都饿一天了,还让不让人吃饼了。”

    安宥柠服帖的点点头,然后有些埋怨的盯着他黑邃的眸子。

    “吃吧。”傅绪看她真是饿坏了,自然不舍得再压榨,目光扫射到了一边的安燃身上。

    安燃很明显的感到了自家爹地“不怀好意”的目光。

    果不其然,下一秒,傅绪就伸过修长的手,把安燃左手上的饼理所当然的抢了过来,很义正言辞的道,“小孩子吃一个饼就够了。”

    抢走的正是忘无忧给小燃的那张菜饼!

    跟安燃也要吃醋,这男人这一方面的小心思真的是小气没谁了。

    安宥柠忍不住笑了,忍不住的问“你这是要自己吃吗?”

    她不太相信傅绪会吃忘无忧做的饼。

    “你觉得我和你一样幼稚,吃这种孩子喜欢的东西。”

    正好奇,傅绪歧视的话飘来。

    菜饼怎么就成幼稚的代名词了。

    安宥柠磨磨牙,嫉妒就嫉妒,老扯她干嘛。

    “那你要怎么处理,难道扔掉吗?”安宥柠不明白的问了句。

    傅绪马上看向她,眼神又开始别扭“你舍不得?”

    “没有没有。”安宥柠默默骂了句小心眼,很老实的啃着她手里的饼。

    味道不错嘛,安宥柠赞扬的看了眼身旁的安燃。

    安燃也在吃傅绪做的饼,看上去吃的挺香的,母子俩都被他征服的牢牢的。

    安宥柠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反而洋溢着十分幸福的感觉。

    也许,这就是她内心一直期盼却不敢期盼简单的幸福,如今终于得以实现,比想象中更让她欢喜。

    与傅绪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么的美好充实,一分开就牵肠挂肚,恋恋不舍。再也不想要和他分开。

    安宥柠一直在想傅绪会怎么处理忘无忧那张饼,应该不会没品的扔掉,他做事没那么狭窄,但又不敢再问他,偷偷眯了眼傅绪的动作,只见很宽容的把忘无忧炸的饼随意的给了坐在不远的一个村民的小孩,村里人之间是不会互相戒备的,村民的小孩很高兴的接过了菜饼,村里人都很喜欢吃菜饼,看戏的时候几乎人手一看,卖菜饼的村民手被油烫伤了,他们正愁没买到吃呢,对傅绪非常感谢。

    安宥柠见之笑了笑,内心很满意,总比浪费的好。

    傅绪解决了忘无忧烦人的菜饼就坐回了她身边,并且比刚才坐的还近,一只手很自然的搭着安宥柠的腰,亲密无间,安宥柠怪不好意思的看看四周,示意道“人很多耶,我们要不要低调点啊。”

    傅绪很无所谓的耸耸肩,“我设了结界,他们听不到我们说话也看不清我们在做什么,你就是现在跟我示爱也没关系的。”

    “谁要跟你示爱啊,成天没个正经的。”安宥柠脸红的白了他一眼。

    “那你喜欢忘无忧那种假正经?”傅绪目光不善的瞟向坐在前面一排的忘无忧。

    “我跟你提他了吗,你别老给我扣帽子行不行。”安宥柠瞪他。

    “只要你别给我戴帽子,什么都好说。”傅绪也不客气。

    “你再总是那么咄咄逼人,指不定哪天真给你戴一顶,翠绿翠绿的那种,还会冒油。”安宥柠鼓劲的还嘴一句。

    “你敢再说一遍?信不信我现在打的你屁股开花!”傅绪脸色马上就沉了下来,黑眸凶的要吃人,一副言出必行的眼神。

    “不敢,玩笑,我开玩笑的。”安宥柠马上认怂,跟醋王开不得这种玩笑,她还是别给自己的屁股找不痛快了。

    傅绪这才满意的放过她。

    安宥柠看到结界网状隐约的金色,不明白又问了一句,“为什么要设结界?村民都在看表演,不会太注意我们的,看到安燃我们就说帮夜容幽他们照看就可以了,村民们不知道我们身份不会怀疑的。”

    傅绪并不回答她这个问题,愈加深邃的黑眸别有深意,安宥柠以为傅绪是又觉得她的问题幼稚不屑回答,没有太纠结,专心看向台上。

    露天戏台上的开唱表演快结束了,还有一个压轴表演正本就开始唱。

    这个压轴表演,不像普通的开场杂技表演,有点变魔术的意思。

    突然,村民们一阵尖叫,台上的杂耍人突然从衣兜里一淘,火焰一闪,布下面就变出了一条巨蟒。

    蟒蛇缠绕在耍蛇人身上,足足比耍蛇人的身形大了一倍不止,腥红的蛇信子吐露在外,刺激的村民心惊肉跳。蛇表鳞片随着翻动现出黑红黑红的鳞光,看的安宥柠莫名不适。

    阴森的蛇眼突然朝向她的方向,安宥柠与它对视了一下,蛇突然像是被定住了一样,安宥柠也浑身麻了一下,傅绪摇了摇她才从那种匪夷所思的感觉中逃脱。

    “吓到了?”

    “害怕就不要看。”傅绪将她搂住,挡住她的视野。

    安宥柠心里一下甜甜的,推开他的手,“没事,难得有刺激的表演看,小燃都不怕呢,我可不能丢脸的。”

    “胆子还是这么肥。”傅绪笑了一下,没说什么。

    他们继续看表演,奇怪的是,村民们叫了一声以后,渐渐都安静了,好像也不害怕台上的巨蛇了,越看越专注。

    耍蛇人机械的甩了一会蛇后,表演到了,突然举起剑,喝下一碗水一口吐在蛇身上,一剑砍断了蛇头,蛇头蛇身分离,稀奇的是,村民们依旧没有害怕,全部看入了迷,没有一个人转过身或是捂眼睛不看。

    看到蛇头甩到地上的那一刻,安宥柠浑身发毛,很快的,耍蛇人一把火扔在了蛇头和蛇身分离出,一团火焰窜的老高,耍蛇人快速的从蛇断口里一掏,一颗巨型的火花纹蛇蛋立在了耍蛇人手中,布一揭,蛇体又重新连和在了一起。

    耍蛇人一个凌波微步,把手里的蛇蛋投到了戏台上方的篮子里,随即把篮子一推,篮子沿着台子上的绳子滑向村民的座位席。

    快滑过去时,耍蛇人突然快速拿起一根棍子用力敲碎了蛇蛋,蛋壳破裂开,一大把的糖果从碎蛋壳里弹出,从天而降,村民们全部雀跃的跳了起来抢,本来有的怪异的气氛一下非常的热闹。

    安宥柠他们没有抢糖果,耍蛇人带着蛇很快退离了幕后,安宥柠心里的不适感却没有降低,刚才看到耍蛇人切开蛇,变出蛇蛋的时候,她一阵鸡皮疙瘩,手不自觉捂了下肚子。

    “还说自己不怕?不想看我们就早点回去。”傅绪轻笑的看她,眼神有些不一般的深奥。

    “正本马上就开始了,《梦遐》这个戏名听上去就很特别,我想看,小燃也没看过唱戏。”

    安宥柠不是很有心情跟他调侃,摇摇头,突然想到白瑜儿给她的建议,脸色不禁又泛白了。

    “好,陪你们看。”傅绪很宠溺的道。

    周边村民都在狂热的抢糖果,只有他们最淡定。

    安宥柠捏了捏裙子,突然支支吾吾的道“傅绪,你刚才说把我就地正法,你真的忍心?”

    傅绪看猪一样的眼神瞧着她,讽刺的道“你都对别人见异思迁了,我还有什么不忍心的。”

    安宥柠吸了吸气,他能忍下心也好,这样她也不会太纠结痛苦,“我想跟你说,我们现在已经有小燃了挺开心的了,如果”安宥柠的手顺着裙子摸到小腹,发现自己根本很难说出口。

    傅绪看她手放在肚子上,两眉一皱,顿时就严肃的把手覆在她了的手背上,“你肚子怎么了?不舒服就马上告诉我,你磨叽什么?”

    “说话,你这个蠢女人,你怀着孕肚子疼是能憋的?我带儿子出来玩风筝而已你跑外面瞎折腾什么,还真能把你抛弃了?肯定是吹到风了,回家!”傅绪生气的道,作势就要去抱她。

    安宥柠挡住他的手,抿唇轻语“你很在乎我的肚子吗?”

    “废话,不然我还理你这蠢女人?”傅绪浮夸的道,眼神分明很紧张的放在她腹部。

    安宥柠知道他是气话,几次想鼓起勇气告诉他白瑜儿的话,可看他这么的在意,她说不出口。

    傅绪看她又不讲话,不禁更加担忧了,放柔了声音道,“柠柠,别怕,我抱你回去休息,有我在,你不用害怕,这次等你生了孩子,我陪你养好身子,以后再怀孕就不会那么辛苦了。咱们以后有的是时间,你还要给我生一打小绪绪小柠柠。”傅绪关心又笃定的道,提到他们的爱情结晶,眼里嘱着少见的温柔笑意,手贴在她小腹上,力度很轻很轻,温柔的像抚触世间最珍贵的宝物。

    安宥柠到喉咙的话,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看着傅绪对她和他们孩子的在乎,哪怕那些避孕药物是傅绪让她吃的,她都无法做到去责怪他。

    安宥柠低下头,到喉咙口的话全部憋了回去。

    “我没事拉,我只是吃了菜饼太油,胃里犯恶心,想请你帮我也抢颗糖吃润一润口。”她扯谎道。

    傅绪闻言松口气,替她抚了抚她脖子下面的位置,“好,我去给你找糖来,熬过前三个月就舒服了,我们柠柠最棒了。”

    哄了哄她,起身就去找糖了。

    一会的功夫,安宥柠就吃上了各种各样的糖,速度快的令她感动

    不过她没有发现,傅绪找来的这些糖,和村民们抢到的糖并不一样。

    她分了一些给小燃,自己剥了一颗吃,嘴里很甜,心里藏着事却怎么也甜不起来了。

    这时,台上的布重新被拉开,今晚表演正式开始。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