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17章 他会放开她

    沐欣欣不由一怔,抬眸看向乔木蔚蓝的眼眸里的认真。(手机阅读请访问m.goalkeeping-museum.com)

    她的眼里冒着星星眼,笑着道:“你可是我的男神,可惜我已经结婚了。”

    “那如果你离婚呢,你可以接受我吗?”床上的乔木忽的开口道,蔚蓝的眼眸里满是真诚。

    沐欣欣以为只是说笑,却不想让对方伤心,笑了笑道:“你可是我们全设计部的偶像加男神,就算我离婚也已经配不上你了,我可不敢做这样的梦。”

    乔木瞬时收回了目光,语气温和道:“谢谢你,欣欣,这么安慰我。”

    “能和你说话,我也觉得开心。”沐欣笑了笑道。

    此时,冷恋心正坐上车,环顾一周后,眼尖的发现放在后驾驶位上的一大束玫瑰花,还有一个小小的黑色礼物盒。

    难道是谦哥哥今天看她出院送她的吗?

    他想要给惊喜?

    冷恋心的眼底难掩欣喜,偷偷用眼角的余光打量了一眼旁边神情淡漠的南宫少谦,一直到别墅门口,都没有看到对方反应,她的脸色渐渐的沉了下去。

    她装作无意的问道:“谦哥哥,后面的是什么?”

    “那些是道歉的礼物,女孩子会喜欢吧。”南宫少谦淡淡大开口道,眉眼间却是带着一丝愉悦的气息。

    冷恋心的丹凤眼里满是欣喜,笑着道:“谦哥哥送的东西,女孩肯定是会喜欢的,你是送给……”

    她伸手拿起鲜艳欲滴的玫瑰花,一手拿着饰品盒子,打开饰品盒子时,她的表情一下僵在脸上,手指紧握着盒子,声音也戛然而止。

    “嗯,你先回去。”南宫少谦目光淡然的开口道。

    冷恋心的笑容一僵,点了点头,把盒子和饰品盒都放在座位上。

    “放到原位。”对面传来的低沉带着一抹不悦的声音让冷恋心的动作一僵,尴尬的放到原位后,她才笑着转身离开。

    一转身的时候,冷恋心的脸色却是瞬时沉下来,丹凤眼里满是怨恨。

    那些东西想也是送给那个贱人的,凭什么?

    她拿起手机就拨通了电话:“喂,侦探社吗?”

    ……

    别墅里是一片黑暗,沐欣欣坐在出租车时,回去的时候就是看到这一幕,清澈的眼眸里慢慢的浮现出一抹冷光。

    直到出租车停下,沐欣欣关上车门,转身就走了过去。

    一走进去,“啪”的一声轻响,整个客厅里不知道何时布置了很多五颜六色的彩灯,看起来很是浪漫。

    在灯光下,南宫少谦正坐在餐桌上,面前摆放着焗铐鹅肝,松香鱼子,还有一束玫瑰。

    他看向沐欣欣,黑眸渐深,拿起玫瑰就向沐欣欣递过来,伴随着一个礼物盒子,沉声道:“作为赔罪礼物。”

    在各色的灯光下,男人的黑曜的眼眸似乎都绽放着璀璨的光芒,唇角微扬起一抹笑意。

    沐欣欣看着递到眼前的玫瑰,神色微暗,伸手接过来就开口道:“我想要问你一件事,请你认真告诉我。”

    “嗯。”南宫少谦微微颔首,眼眸里越发深沉的看著她,让人感觉到他眼底的宣泄出来的宠意。

    对上他的目光,沐欣欣的眼神有些复杂,喉咙中哽塞了一下,才舔了舔唇,声音干涩道:“四年前,你们公司的原石是不是在车祸中得到?”

    “不是,是在一个多星期后。”南宫少谦微皱眉,有些不解的问道。

    骗人?

    原石就是在那时消失的,肯定是你的父亲偷的,甚至害死我的父母。

    沐欣欣的心底默默呐喊道,脸色越发苍白。

    “你怎么了?”南宫少谦蹙紧眉,有些诧异的问道。

    此时,他的眸色渐渐深了,才注意到沐欣欣从一开始到现在的神色有些不对。

    沐欣欣的目光渐渐变得冷下来,伸手就打开了开关插座。

    “我们结束了。”伴随着一声“啪”的轻响,沐欣欣冷声开口道。

    南宫少谦低头看着站在他眼前的沐欣欣的脸色苍白,紧抿的唇角,清眸里带着冷漠。

    “你别说笑,别忘了,我们的协议。”南宫少谦的眸光一下冷下来,伸手就一把握住了沐欣欣的手腕,冷声道。

    沐欣欣仍旧是冷着一张脸,心头却是泛起了沉沉叠叠的情绪

    脑海中涌现的都是父母和她在一起过去,还有南宫少谦一直以来对她的好,如果不是这件事的话,她或许是能够和南宫少谦在一起。

    然而……

    一想到这里,沐欣欣的眼里划过一抹暗光,决绝道:“我没有说笑,我会离开这里,也会离开公司,你放心那一千万,我拼命一辈子工作都会还给你,我们另外签订协议。”

    南宫少谦的脸色立刻沉下来,握紧沐欣欣的手腕,手都有些泛白,青筋突兀:“沐欣欣,除非你给我一个理由,否则我绝对不会同意。”

    “理由就是我们的感情不和,我不喜欢你,一直以来我都是被你强迫的,我们在一起就是个噩梦。”沐欣欣抬眸,眼神愤恨的瞪向对方,大力要挣开对方,冷声说道。

    “不,我不相信。”南宫少谦的黑眸渐渐变得幽深,浑身的气息一下变得冷漠起来,紧紧抱住沐欣欣道:“让你走,不可能!”

    沐欣欣被男人紧紧抱住,往日来给她温暖的宽厚怀抱,尤其是鼻翼间的清冷气息,让她的心下一暖。

    她的手缓缓的放在男人厚实的后背上,轻轻一碰,眼里划过一丝隐忍,随即就飞快的推开对方。

    看来,她必须更加决绝。

    为了不让两人痛苦,背后的原由就让她独自背负。

    “如果你要我告诉你理由的话,我就告诉你我们是不适合,自从陶阳离开后,我才发现我喜欢上他,所以,我们必须分开。”沐欣欣吸了吸鼻子,语气决绝道。

    南宫少谦的脸色越发低沉,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看向沐欣欣的目光里都上一抹狠厉。

    “沐欣欣,你不准走。”沐欣欣被一把狠狠的重新抱在怀里,男人西装外套突起的衣领膈着她有些生疼。

    “南宫少谦,我已经决定了。”沐欣欣奋力的挣开男人的怀抱,转身快速跑开走到房间就拿起行李箱就往门口走去。

    身后的南宫少谦的脸色骤然黑沉,一把就伸手探向沐欣欣。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