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九十五章:奴血墨

    奴九五将掉落的砚台捡了起来,将砚台反扣在手掌之中,只有几滴浓稠的墨水流落下来。(m.goalkeeping-museum.com手机阅读)

    “该死的奴隶,浪费我的奴血墨,只有这点奴血墨虽然不能立马让你变成奴隶,但是一天的时间,足够让这里面的契约之力奴役你了。”

    奴九五一掌按在邪自生的嘴上,想让浓稠的血墨流进邪自生的嘴里。

    邪自生并没有反抗,神魂早已经从身体之中飞了出来。

    “三生迷离光,三世苦难照。”神魂借光显形,在黑暗中极为盈亮。

    六道黑白光芒朝着奴九五的双眼射去,瞬间刺入奴九五眼睛之中,然而奴九五竟然眼睛都没眨,眼神之中反而有些嘲笑,“哪里来的修士,识相的就早点滚,要是让我找到你的肉身,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可是修炼了刑天道的铁头撞天功,就凭你这种扰人心神的神魂法术,想要伤我,真是自不量力。”

    没想到对方修炼的道法竟然对自己的神魂道术有些克制作用,邪自生也有些难以置信,想到先前奴九五头硬如铁,多半也和修炼了这门道法有关。

    邪自生又是一记洞魄神光轰击奴九五的眉心,然而金光却是直接泥牛入海,没有任何反应。

    “看来除了霹雳雷神炮和掌心雷,我的其它神魂法术应该对他造成不了什么威胁,可惜我现在没有借金显形之物,根本无法施展出霹雳雷神炮来。”

    若是神魂没有借金显形,霹雳雷神炮凝聚的瞬间,自己的神魂就已经被霹雳雷神炮给灭杀掉了,等于说还未伤敌,就先伤己。

    邪自生神魂眉目一动,突然有些茅塞顿开,“不对,我之所以需要借金显形来施展霹雳雷神炮,就是为了防止施展雷系道术的时候伤到自己的神魂,但是那慈悲心经可以让我的神魂不受雷电的伤害,那我借什么显形,岂不是都不用担心神魂受损了吗?”

    光人忽然湮灭,就好像被奴九五的话语吓退,神魂早已经遁走。

    “没想到会有修士神魂路经此地,看来此地的事情很快就要被传出去了,还是早点儿解决掉这里的麻烦上路吧。”修士神魂虽然消失,但是奴九五反而更加忧心起来。

    “奴九八,让开,没功夫跟这老头浪费时间了,让我来杀了他。”奴九五一把拍掉脑袋上的头盔,显露出一个秃顶的脑袋来。

    奴九五纵身一跃,双手化作漫天爪影,竟是生生抓住了族长手中长刀的刀背。

    “空手擒白刃,看来你已经老了,这鸣金刀法,我再熟悉不过,受死吧。”

    奴九五双手猛然低下脑袋,朝着族长的胸膛撞了过去。

    头颅本来是修士十分脆弱的部位,但是眼下奴九五拿头一撞,不只是蛮横,还有一股无坚不摧的恐怖气息。

    族长脸色大变,急忙召唤出一层青色的法力铠甲护住胸前,然而在奴九五的秃头一撞之下,瞬间破碎,那强大的力道,直接将族长撞得倒飞出去,数个牛皮帐篷应声倒塌。

    “族长,族长。”除秽境修士知道大事不好,快速的朝着族长落地的位置奔跑了过去。

    “速度杀光这里,我们该上路了,我去看看我的奴隶。”奴九五摸了摸散乱的头发,有些得意。

    地面上传来丝丝震动,那从地面传来的阵阵法力波动,让奴九五很快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情,“想用借土显形来杀我,真是想让我笑掉大牙吗?”

    看着地面上出现了一具土人,奴九五竟然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然而接下来从土人口中跳动着的雷电,却是让奴九五猛然变色,“借土显形,怎么可能施展雷系道术,你究竟是何方神圣,这雷系道术之中,竟然蕴含天雷之力,乃是我刑天道的大忌,该死。”

    奴九五早已经顾不上任何风度,使出全力的朝着远方逃跑,他似乎对霹雳雷神炮有着极大的畏惧。

    砰。

    一颗雷球从土人口中吐了出来,吐出的瞬间,那土人的身躯便化作了灰尘,只剩下邪自生的神魂笔直的站着。

    果然和他猜想的一样,运转了慈悲心经以后,借土显形也可以施展出霹雳雷神炮来,并不用担心神魂会受到伤害。

    轰隆。

    雷球正中奴九五的头颅,在爆裂的雷光中,奴九五周身的法力铠甲瞬间破碎,盔甲化为焦炭,全身骨骼,都在雷光中显现了出来,看上去有些恐怖。

    雷爆过后,奴九五身体都只剩下一具白骨架子和一颗裂开七八道口子的脑袋,脑袋上的七窍再无气机,已经彻底死去了。

    解决了此人,邪自生总算是松了一口大气,自己神魂中的雷电能量还很多,那奴九八眼下也不是邪自生的对手。

    邪自生神魂再次借光显形,朝着奴九八飞了过去,邪自生并没有急着去杀他,反而开口问道:“说吧,你们潜入炎州是什么目的?”

    见到奴九五已死,奴九八脸色大变,原本以为胜券在握,形势却是眨眼之间转变了过来。

    不过奴九八也不蠢,知道说了就必死无疑,反而开口谈起了条件,“我告诉你也可以,不过你要教我神魂出窍的法门,还要助我神魂夺舍重生,做完这些,我才能告诉你,否则,我告诉你了以后,我体内的奴血墨就会发作,我也是必死无疑。”

    “你既然能够以借土显形施展雷系道法,显然也是精通神魂修炼的大能之士,若不是看你有这个实力,我是绝对不可能和你做这个交易,为了表明我的诚意,不妨就告诉你一些,我们这次的目的可是关乎星象天机”

    奴九八话还没有说完,嘴中却是突然喷涌出黑血,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邪自生连忙运转慈悲心经,想要察看究竟在奴九八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只见他口中发出的声音都被黑血所吞噬,普通人根本听不到什么声音。

    然而通过慈悲心经,邪自生还是从奴九八的嘴巴中听到了三字。

    观星陵。

    说完这三个字,奴九八全身血液流尽,倒在了地上,再无生机。

    虽然不清楚这观星陵是什么意思,但是邪自生心中大楷猜到了一些,奴九八口中的星象天机似乎和观星陵有很大关系。

    就在邪自生思考之际,从四周扑过来许多胡家村的村民,跪在地上,对着邪自生的神魂磕头。

    “多谢仙人相救,真是老天开眼啊。”

    虽说胡家村村民死伤无数,但是也还是有不少的幸存者。

    邪自生自然没有将这些村民的道谢放在心上,有些高冷的散去光形,神魂回到了肉身之中。

    奴九五已死,梅花血链笔中的法力也开始慢慢消散,邪自生试着扭动着身体,那缠绕在身体上的一根根血链便松散开了。

    落到地上,邪自生连忙挽着袖子擦拭着嘴角,舔了舔舌根,还有一股腥咸的味道在,看来奴九五灌给自己的奴血墨早已经流进了身体里。

    运转周身法力,很快便感受到了身体的异样,在自己的大脑中,三滴黑血有如三只恶蛆正在啃食自己的大脑。

    被这三滴黑血啃食过的地方,大脑的颜色也已经变成了黑色。

    邪自生脑海之中突然传来阵阵痛苦,似乎有一个声音在不停的嘲笑他。

    “王候将相,皆有种乎,龙生龙,凤生凤,你一个孤儿,连父母都已经没有了,注定就只能被欺压,注定就只能当奴隶。”

    邪自生想要在脑海之中辩驳,却是发现,那年少时所有欺负自己的人中,在每一个少年的身后,都有一个父母,有如一座大山伫立在他们身后,让年幼的邪自生只能景仰,无法逾越。

    “邪自生,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在座的所有学生,每个人的父母都是大道门的天才人物,他们都能忘记,修成无情之道。你的父母早已经死了,你却还忘不掉,这点情都斩不断,你真是丢尽了我无情道的脸,给我去山下站着,太阳不落山不许回来。”一名鹤发老者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我还真是废物一个啊。”一座青山脚下,一名少年望着天空抱怨道,失望的表情在他自己看来也觉得有趣。

    邪自生的脑海之中,黑色漫延得越来越快,那黑色叫嚣的声音也越来越猖狂。

    “你只要好好当我的奴隶,你就不是废物了,打狗还要看主人,你要是有一个好的主人,别人当然就不敢随便打你,随便欺负你了。”

    明明知道这是黑血在蛊惑自己,但是邪自生却是找不出任何辩驳的理由,反而觉得对方说得简直就是至理明言。

    邪自生慢慢闭上了眼睛,放弃了抵挡,脸上露出了有些享受的表情。

    “你长大了以后想要做什么?”

    邪自生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连忙睁开眼睛,眼前仿佛出现了一片鲜花盛开的草地,一个俊俏的男孩和一个相貌普通的女孩躺在中央。

    俊俏男孩有些手舞足蹈的说道:“我长大了想要做一条龙。”

    “龙。”相貌普通的女孩有些不理解。

    “对啊,这样我就可以飞到天上去了。”男孩说完,目光有些坚定的望着天空。

    漆黑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丝亮光,这亮光出来之后,便扫走了所有的阴霾,仿佛黑暗就会消失,黎明马上到来。

    三滴黑血在这束光芒的照射上,顿时发出了无比凄惨的叫声。

    “龙族记忆,该死,是龙族记忆。”

    黑血随即灰飞烟灭,那脑海之中的黑色,也很快恢复了正常之色。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