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三十二章

    要打掉正派人士嚣张气焰,干掉天云宗新秀千山真人周显达的老魔乃是元婴真人陈振羽陈老魔的念想——这一次的斗剑正是他们血魔宗一系来主持。(www.goalkeeping-museum.com)虽然千山真人周显达可以说是天云宗新人,而且已经干掉了四个同等级的魔道对手,但是陈振羽也晓得这个多半是放明面上的,天云宗真正负责这次斗剑的主力新锐金丹真人很有可能并非这位周显达。

    当然,魔道一系这一次真正的主力也绝不是那放在台面上的家伙,然而这些家伙被一个金丹真人做掉,终究是丢了魔门的面子——便是不死,陈振羽也不介意将这等办事不力的弟子抽出魂魄炼成宝物。现在这三个家伙死了,不过陈振羽却收到了一个不错的消息,合欢门的白素魔女弄到了一个正派弟子,取了元阳之后却发现这是天云宗弟子而且还是那千山真人周显达的徒儿。

    奇货可居,真的奇货可居——唯一的问题是取走了元阳之后这修为也被白素给吸了,马彪修为差不多被废了大半,倒是让陈振羽想要通过马彪来获得周显达的修行法诀的打算落空了一半,而且他暂时还要保护好这个人,这样才能诱惑那个千山真人来救人从而被他拿住——这世界的人久经考验,一个个皆是奸猾,不见兔子他不撒鹰的。

    周显达此刻不紧不慢地在天上飞翔,宝葫芦展开一片祥云,掩去了他的身形,这人将身体一纵跳入了葫芦之中,那里面反正别有洞天甚至还有一座府邸,尽可以在其中休息。这宝葫芦能自行掩去宝光灵气,躲在云中飞行,而且小小一个也难以被发现。周显达便是在这里掐指卜算,算算看马彪到底是如何了。

    现在看来出门找机缘的三个弟子,一个更比一个凶险,朱燕雪不过是惹出了一身麻烦,周显达便是处理了不过多一个叛逆弟子,杜停杯这种已经颇有坑师傅的样子了。换成马彪卜算倒是正常,问题是太正常了,周显达心血来潮就觉得情况不妙。“好在也有命灯,这人的情况比杜停杯还麻烦,还是先回去天云宗,好好布个阵法接引这小子的魂魄然后重修算了。”

    计较既然定了,那当然是立马走人。周显达直接催动法力,那葫芦一个扭动便跳入了虚空这是用了遁法,一息便是数千里,转眼之间便已经越过万里之遥,在法力耗尽之前抵达了天云宗山门。

    在不周山逍遥洞门口,江枫余火喜迎师父归来,“朱师兄?没看见他回来啊?杜师兄也不曾见”这两个年轻人异口同声地说道,周显达点了点头,“也罢,老师我现在要开坛作法,护住你们大师兄马彪。希望他运气足够好”言罢,周显达停顿了片刻,“你们两个也要小心,日后若是出门行走寻找机缘,记得保命第一,危险的地方少去,心血来潮的时候最好听自己的心意。”

    这一次周显达布下的阵法要比杜停杯那个大太多了,也是复杂得多。首先就要夜观星相,随后掐指计算,就连马彪的生辰八字都需要加以计算,然后才能用朱砂画出一笔。在法阵的中央则是起了个坛,一张供桌被黄色绸缎盖住,中间放了块灵牌上书“天地”二字。牌前放个香炉,又放了一碗米,一只烧鸡公。

    周显达拿出线香,手一拂点燃之后便对着天地牌拜了三拜,随后去香炉插好。这人手一翻拿出法剑——既然回来了,自然是去了魔穴第一层回收了自己那把剑。“这些年供养在法坛上,杀戮群魔倒也收集了不少煞气。虽然煞气对现在这个情况没用,但是足以洗练这把剑,使得法剑成型化为灵剑正好用。”

    法剑舞动,脚踏禹步,左手比出法诀口中念念有词。周显达也是开坛作法,跳了七星之后这人袖子一挥,顿时便有一盏命灯飞到供桌上,恰好落在天地与香炉、白米之间。法剑一刺,凭空便有一刀黄裱纸写就的符箓穿在剑上,挥舞之间自发燃烧,天地之间突然有一股白色的淡淡清气袅绕在命灯上,随后又吹过白米饭跟烧鸡公。

    只见米饭直接干瘪了下去,而烧鸡公也仿佛化为了木柴。“换!”周显达一声令下,顿时旁边服侍的江枫身形一闪,化出两个江枫将那白米烧鸡全数换成新的。周显达抓起供桌上的一杯酒,喝入口中之后噗地喷出。那酒雾喷到命灯之上,顿时便将这灯火一窜而起,化为三尺高的火焰然后收缩,再度变成正常的寸许长的火焰。

    周显达收了法剑,再度点起三束线香插入香炉,“你二人便在此看守,不可让香火断绝,记得时时续香——直到这命灯熄灭为止。”千山真人吩咐这两个徒弟。他这一次是等于强行接引马彪的魂魄,光看命灯跟卜算就晓得这个人不妙了,设置这个法阵乃是要从可能的被人锁魂夺魄的情况下将马彪的魂魄拉走。

    这事情是相当麻烦的,所以即使是周显达也颇费了一番功夫,他进去之前还一拍脑门,滴溜溜飞出一座小巧的金塔,就这样悬浮在命灯上方将它罩定。“若是马彪运气尚在,多少还有点福缘的话,这番还能拉回来送他去投胎,下辈子说不定也能修炼得道。然而胎中之谜终究是免不了了。”周显达也是叹息一声,回了洞府打坐调息。

    手里拿了马彪,陈振羽也是开始设计手段要引那周显达中计,然而没等他作法将马彪设为陷阱,这小子居然已经一副要断气的样子“不好!莫非是那白素采伐这人采伐得狠了?伤了本命精元?致使骨髓干枯而死?我早说了这合欢门的手段毒辣,早晚断子绝孙啊”这老魔头居然还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

    也难怪,这血魔宗正传乃是通过虐待自己得道,倒是无需通过外人采补,对自己有多狠那么在有天赋的情况下就能有所进益——至于沉迷于血影子夺取他人精血修炼的傻叉,基本上就是被师长放弃作为打手存在了——但凡这样搞的弟子,就没有一个能破了金丹成就元婴的。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