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九十九章:

    蛋蛋的眼睛眨巴眨巴,紧紧的盯着他们,他好像认出了对方一般,那双清澈又大的漂亮眼睛,突然泛起泪水。(看啦又看小说网)

    蛋蛋的眼睛瞬间就红了,他突然稚嫩的大喊一声道:

    “爹爹娘亲,蛋蛋终于找到你们了!”

    蛋蛋的声音让月菊瞬间回神,他无比诧异地看着蛋蛋,又看着两个站在他面前的可以让人昏厥的绝美脸庞,惊得下巴都要掉地上。

    爹爹?娘亲?!

    这两个人竟然就是蛋蛋的父母!!

    月菊越是细看他们的容貌,心里的震惊就越大,不管怎么看,都能发现蛋蛋和和这对男女的容貌十分相似,尤其是蛋蛋的眼睛,像极了那位面容绝美的女子,而蛋蛋的眉毛和嘴巴,则像极了那位俊美无涛的男子!!

    月菊看着的两人,便是萧灵芸和离夜寒,他们从夜妖城离开以后,就昼夜不停的赶到鎏月城。

    当他们到了鎏月城之后,直接用了一百万打听到月菊跟蛋蛋才来不久,马上进了城寻找。

    但他们顺着特别吵闹的声音找来时,便看到所有人都在针对月菊跟蛋蛋。

    萧灵芸只看了一眼蛋蛋,那种母子连心的血脉相连感,就让她立刻认定这是她的孩子!

    见有人竟然敢如此羞辱她的孩子,萧灵芸的气势瞬间就张开。

    此刻萧灵芸看着蛋蛋伸出自己的小手臂,一副要她抱抱的模样,萧灵芸感觉自己的心都软成了一滩水。

    明明之前没有看到自己孩子的时候,萧灵芸急得恨不得马上找到蛋蛋,可现在蛋蛋就在眼前,张开手亲昵地要她抱,她反而踌躇了一下。

    萧灵芸也下意识的张开手,离夜寒发现在天道面前都丝毫不惧的芸儿,面对孩子时,她的手却紧张地微微颤动。

    黑饕看到萧灵芸和离夜寒出现的时候,眼里就泛起了心虚,见萧灵芸和离夜寒没有空理会自己,赶紧一闪身就偷跑了。

    它怕到时候萧灵芸找它算账,毕竟它原本可以告诉蛋蛋,妖界找不到他父母,可为了玩,它选择什么都不说。

    萧灵芸的眸中此刻也泛起了一丝泪光,嗓音都带上了一丝沙哑,喃喃地问道:

    “你叫蛋蛋吗……”

    她和离夜寒还没来得及告诉孩子他的真正姓名。

    但现在她觉得蛋蛋这个乳名也很好听。

    萧灵芸带着忐忑和无措靠近蛋蛋,用有些颤抖的双手抱起了蛋蛋。

    蛋蛋感觉到熟悉又安全的气息,一把扑进了萧灵芸的怀中,哇的一声哭出来了:

    “呜呜,娘亲你去哪里了?为什么现在才来找蛋蛋?蛋蛋好想你呀。”

    月菊看着蛋蛋哇哇大哭,又看到萧灵芸那张绝美的脸上带着失而复得的感动,一点都不怀疑萧灵芸的身份。

    不过,月菊有些奇怪,萧灵芸这个模样,似乎不是太熟悉自己的孩子一般,连此刻抚摸蛋蛋小背的手都不是特别熟练。

    萧灵芸很少在众人面前露出特别明显的情绪,可此刻,她却带着泪紧紧抱着自己的孩子,歉意地男难啊道:

    “是娘亲不对,娘亲没有保护好你,孩子,不要生娘亲的气好不好?”

    离夜寒看着自己的伴侣和孩子相拥而泣的一幕,那双幽深的眼里有着宠溺和自责,也忍不住紧紧拥住了他们,宽厚的胸膛将家人完全护在怀里,像是可以为他们阻挡一切风雨。

    蛋蛋从萧灵芸怀里抬起头看了眼自己的父亲,不知为什么,竟然有些嫌弃地用小手推了推离夜寒的胸膛,结果自然推不开,还被离夜寒宠溺地握住了小爪爪。

    蛋蛋无奈,只好重新趴回了萧灵芸的怀里,闻着让他异常安心的娘亲独有的安全气息,十分满足。

    周围的众人看到这一幕,一时间都沉默了。

    萧灵芸三人抱在一起的一幕,实在让所有人都很感动。

    明显现在看来,这个孩子之前走失了,这对夫妻应该找了很久才终于找到孩子。

    尤其是这一家人的颜值,随便一个站出来都是妖界都是无人能比的存在,和之前的魅颜夫妇一对比,直接将魅颜夫妇对比到地底下去了。

    这对魅颜夫妇,看到萧灵芸和离夜寒的容貌时,眼里迸发出贪婪和强烈的觊觎,恨不得那张脸是长在自己的脸上!!

    他们看着萧灵芸三人团聚的温馨样子,眼里就带上了阴毒的情绪,魅颜夫妇中的黑衣男子突然大声指着她们道:

    “你们想要团聚就滚一边去,不要在这里碍路,还有这个小孩子,刚才敢如此羞辱我们,你们既然是他的爹娘,就应该替他向我们道歉!”

    那女子见此,也赶紧收起自己的觊觎表情,继续梨花带泪道:

    “你们若是不道歉的话,我们鎏月城的人都不会放过你们的,你真以为我们鎏月城的的人都好欺负不成!!”

    她这句话煽动特别强,若是平时那些百姓们听到这话,早就已经团结一致去攻击萧灵芸和离夜寒了。

    可是此刻,看着萧灵芸和离夜寒以及蛋蛋这一家人如此绝美的容颜,再看看他们之前诡异追捧的魅颜夫妇,有种自己之前是不是眼瞎了一般的错觉。

    他们特别无法理解,自己之前为什么会对着如此虚假、没有气质、只有一双白面脸的夫妇如此的追捧!!

    总觉得自己好像之前着了魔、被什么蛊惑了一般。

    突然,萧灵芸冷淡的声音缓缓响起:

    “你们要谁道歉?”

    虽然萧灵芸这话音量根本就不大,而且语气也特别平淡,可不知为何听到这句话,这对魅颜夫妇竟然有一种特别不祥的预感。

    坐在凶兽的黑衣男子按捺了心里的不安感,抬高着下巴愤怒道:

    “当然是你们要道歉!你们到底是怎么教孩子的?竟然让他随意污蔑别人,难道你们不该替他向我们道歉吗?!”

    污蔑?

    呵!

    萧灵芸突然冷笑了一声,斜睨了他们一眼,声音带着凉意开口道:

    “我的孩子污蔑你们什么了?难道是关于你们是蛤蟆精的事实?还是说你们身上一直带着某种会迷惑人心智的毒雾这件事?”

    蛤蟆精?!

    迷惑人心智的毒雾?!!

    众人都愣愣的看着萧灵芸,瞬间如遭雷劈。

    萧灵芸说明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们之前真的中了什么迷失心智的东西?

    他们忍不住看向魅颜夫妇,却见他们僵硬的脸色瞬间煞白,都可以和死人媲美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的话,我们就不客气了。”

    众人看到魅颜夫妇如此心虚的模样,哪还能猜不到原因,他们瞬间就围住了魅颜夫妇,狠厉的质问道:

    “你们到底是谁?你们根本就是不是魅颜夫妇对不对!!”

    “想知道真相,叫他们把脸上的白色粉都擦掉不就行了,快、快点把脸上的粉擦了,要是再不擦脸的话,我们就不客气地出手帮你们擦!!”

    “说那么多干嘛,直接动手就是了,我就说我刚才到底怎么回事,这么丑的让我竟然还会着魔般地追捧,原来是因为你们身上有迷惑心智的毒雾,娘的!老子还没从来没有被这么戏耍过!!”

    这些人发觉自己可能被骗之后异常的愤怒,直接冲上去,想要弄死这对魅颜夫妇。

    不过,这对夫妇的修为似乎还不错,突然散发出强大的妖力,百姓们都被都被这波妖力给冲击倒地。

    这对魅颜夫妇时刻已经气得脸色铁青,就连*都遮不住他们难看的模样。

    那张原本还能看的脸皮,此刻松弛起皱、看着就像贴在对方脸上一般,让人一眼就看出到底有多假。

    有人惊呼道:

    “他、他们的脸怎么回事,竟然有很多小脓包,和蛤蟆精化成人形的特征根本就是一样的,难道这两个人真的是蛤蟆精!!”

    “天哪!他们竟然真是假扮的吗?那我们之前魅颜夫妇到底去哪里了?!”

    “这还用说吗?肯定是被他们吃了,可能连脸上的皮都被他们扒下来了!!”

    百姓们说到这,突然眼里都带着畏惧看向那两个蛤蟆精。

    这两只蛤蟆精太恶毒了,竟然把面皮扒下来假扮他人!

    这两只蛤蟆精见自己彻底暴露,直接撕掉了脸上的脸皮,露出了一张丑陋黑黄,而且满是褶子的脸,白衣女子的脸颊上竟然还有特别大的一颗痣简直奇丑无比。

    而黑衣男子的嘴唇又厚又大,特别的难看,如同香肠嘴一般,小孩子若是看到他们的容貌,半夜都要做噩梦。

    就连周围的百姓明显也被吓到了:

    “啊啊啊!太丑了,天哪,怎么会有那么丑的人?我的眼睛都要瞎了。”

    “哦,我的天!我都要吐了,不行,我实在忍不住了,呕!!!”

    “我的娘喂,他们长得那么丑竟然还敢出现在我们面前,要是我长得那么丑,早就恨不得一头撞死了!!”

    听到这些百姓们如此肆无忌惮地羞辱他们,这对蛤蟆精气得脸色铁青,看起来就更丑陋了,他们突然怒吼道:

    “你们这些肤浅又卑贱的混蛋!要不是因为你们以貌取人,我们也不会被你们逼迫至此,我们丑又怎么了?你们也别想好过!!”

    他们说完以后,,突然向着空中扔出一大囊黄色的粉末,粉末洋洋洒洒地飘散在整个鎏月城,看起来就带着不祥的预感。

    等这些黄色粉末纷纷飘落在人身上时,那人的皮肤突然就迅速变青起皱,身上的而且都长出了大大的脓包,看起来异常吓人。

    “啊啊啊!我的皮肤是怎么回事?好痒、真的好痒啊!”

    那人一直抓着自己的皮肤,将脓包抓破以后,流出恶心的脓水,臭味迅速散发出来,他整个人看起来都恶心地令人作呕。

    众人看着这个男子突然间就变得如此恐怖,脸色都瞬间煞白,纷纷大喊道:

    “快、快躲开!!这些黄色粉末是剧毒的!!”

    百姓们想逃,但蛤蟆精没有给他们机会,蛤蟆精用袖子一挥,这些人很快就沾上了黄色粉末,皮肤都纷纷变得铁青,脸上起了许多脓包,看起来异常丑陋。

    而且他们根本就止不住身上的痒意,拼命的抓挠,直到张皮肤抓破为止,瞬间整个场面变得特别恶心,萧灵芸早就将蛋蛋的眼睛蒙住了,不让他看这些场面。

    蛋蛋听到惨叫声,一直蹭着萧灵芸的手想看。

    就在萧灵芸就心软时,离夜寒那修长的打手又覆上去,拉着萧灵芸的手一起,将蛋蛋的眼睛捂得严严实实。

    月菊早就被这一脸惊愕的目瞪口呆,脸上都带着想要恶心干呕的难受表情,他从没有见过如此惨不忍睹的一幕,简直差点让他当场吐出来,但他强忍着没有吐。

    这两只特别丑的蛤蟆精看到这个场面以后,却十分开心的哈哈笑道:

    “哈哈哈,你们现在还好意思嘲笑我们吗?你们不是说要是自己那么丑就宁愿去死吗,你们所有人现在比我们要丑陋多了,你们倒是赶紧去死啊!!”

    周围的百姓都恨不得将这两个蛤蟆精掐死,可是现在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只能拼命惨叫着,抓挠全身的痒意,恨不得抓下一层皮来。

    臭味已经蔓延了整条街道,很快吸引了其他人前来,但那些人看到这个街上那些疯狂的抓挠自己的恶心场面后,都忍不住尖叫一声,一溜烟就逃跑了,包括原本巡城的侍卫,谁都不敢靠近。

    这对蛤蟆精更加开心了,他们似乎特别喜欢自己的杰作,慢悠悠地扫了一圈欣赏着,不过很快,突然发现萧灵芸四人竟然一点事都没有,冷漠地站在那里。

    两只蛤蟆精突然愣了一下,脸上带上了不敢置信,那四人怎么可能不中招!!

    萧灵芸面目冷然的看着他们,打算离开,可蛤蟆精没给她机会。

    蛤蟆精似乎特别无法接受萧灵芸他们没中招的事实,愤怒地的指着她们质问道:

    “你们、你们怎么可能没事!这是我们蛤蟆族的独门秘药,绝对没有人能抵挡得住,它能侵蚀任何妖力、灵力,什么防御阵都没有效果,你们不可能没事的!!”

    萧灵芸和离夜寒都用冷冷的目光扫了一眼他们,仿佛在看两个跳梁小丑。

    萧灵芸看向了月菊,完全无视了蛤蟆精。

    月菊身上有着蛋蛋的气息,她之前就认出,月菊应该就是花族族长说过的、这些日子一直陪伴着自己孩子的那位叫月菊的少年。

    她看着月菊那双单纯中带着震惊的眼睛,感谢地对他道:

    “谢谢你这些日子一直陪伴着蛋蛋,你是蛋蛋恩人,也是我们夫妻的恩人,只要你有任何不违背道义的要求,我们都会无条件帮你实现!!”

    月菊在萧灵芸跟他说话时就已经受宠若惊地脸色通红,见萧灵芸还那么正式地道谢,赶紧摆摆手道:

    “你们误会了,我不要什么报酬,我只是因为单纯喜欢蛋蛋,所以才会陪着他而已。”

    蛋蛋因为此刻还被捂着眼睛,便嘟着个小脸,似乎有些不开心,他听到萧灵芸和月菊的对话,立刻用他稚嫩的声音道:

    “月菊哥哥已经答应要陪我一起长大,他以后要振兴花族,我已经从月菊哥哥的脸上看到他的未来了,月菊哥哥以后是个特别特别厉害的人!!”

    萧灵芸听到自己孩子说的话,下意识地带着惊讶的表情看向了离夜寒。

    萧灵芸刚想说什么,然而,这两只蛤蟆精根本没有给他们机会。

    两只蛤蟆精差点被萧灵芸气死,伴随着一系列惨叫声,萧灵芸和月菊竟然还能旁若无人地在大街上谈话!!

    这不是说明对方丝毫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吗?!!

    这个举动越发激怒了两个蛤蟆精,他们气得几乎要暴走。

    从来没有谁敢无视他们好吗?!

    萧灵芸几人会如此的淡定,不仅嫌弃他们,竟然跟别人谈的那么开心,仿佛他们完全不存在一般,这是对他们莫大的侮辱!

    “你们几个混蛋简直太猖狂了,看我怎么教训你们!!”

    话音刚落下,两只蛤蟆精就再次出手,他们直接对着离夜寒方向,洒出浓浓的黄色粉末。

    蛤蟆精阴狠的看着萧灵芸等人,嘴角勾起冷笑,想象着对方中招时的丑态。

    谁知,却发现萧灵芸等人竟然动也不动,任由那些粉末冲向他们。

    萧灵芸等人不动手,看起来像是根本无力反抗一般,这让蛤蟆精脸上露出越发得意的笑容。

    月菊见此,脸上露出畏惧和担心的模样,甚至要用袖子捂住自己的脸,打算撑起防御罩。

    然而就在粉末马上就要碰到萧灵芸四人时,离夜寒深眸一厉,轻易地一抖衣袖,那些粉末如同箭矢一般,原路返回,飞速地冲向了蛤蟆精。

    两个蛤蟆根本就来不及躲开,就被这些粉末洒了全身,他们瞬间就惨叫出声:

    “啊!!”

    两个蛤蟆精似乎也无法抵挡所谓的独门毒粉,特别痛苦地抓挠着自己全身,嘴里喊着:

    “痒、好痒!痒死我了!!”

    “救我、解药,解药在哪里!!”

    “没有解药,我们死定了,这下我们死定了!!”

    他们竟然互相撕扯,看起来根本就受不住这药粉的侵蚀。

    那些中了毒粉的百姓们听到蛤蟆精的对话,更是一脸绝望地继续哀嚎。

    霎时,街道上所有人都在惨叫哀嚎着,场面异常惨烈。

    萧灵芸和离夜寒两人,这时却视若无睹,转身便要离开:

    “我们走吧。”

    萧灵芸招呼月菊。

    可就在这时,一道清越的声音响起:

    “两位贵客请留步。”

    萧灵芸和离夜寒停下脚步,转身便看到了一个身穿青色长袍,头发上长着树叶,身后带着几个侍卫的二十六七岁男子,他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向他们走来。

    青年的五官长得十分俊秀,加上脸上带着钟灵敏秀的笑容,看起来便让人觉得很舒服。

    他一出现,,所有在地上哀嚎的百姓们,都像看到救星一样看着对方,凄惨的求救道:

    “婺城主,救救我们!!我们受不了,求你救救我们吧!!”

    “让我死、让我死吧,好痛,我受不了啊!!”

    “婺城主,你一定要救我啊,我还不想死,我不想变得这么丑,救我,救我!!”

    这些人纷纷向着青年的方向伸出手。

    百姓们的求救声,昭示了这个青年的身份,他就是鎏月城的城主,对比鎏月城所有百姓们异常奢华的衣着,这个城主却显得异常的朴素,简约。

    “有何贵干?”

    萧灵芸看了一眼这个城主,语气不冷不热的问道。

    蛋蛋一直被蒙着眼睛,这会儿找到机会挣脱开,偷偷得用自己清澈的大眼睛看着这位城主,只看了一眼,就赶紧拧着眉毛,扭身紧紧抱住了萧灵芸的脖子,重新把头埋进去,一副嫌弃的样子。

    鎏月城的城主观察力何其敏锐,他自然看到了蛋蛋的所作所为。

    被一个孩子这么嫌弃,可他似乎根本就不在意,依旧保持着自己的微笑,对他们道:

    “不要误会,我只是想问问两位,有没有兴趣留在我们鎏月城?我保证一定会给你们最好的待遇,以后你们想要的任何修炼资源,我都可以提供,我猜的没错的话,两位应该不是妖界之人吧?”

    青年这句话,似乎带着一丝威胁,所有人都以为萧灵芸几个是妖族的,可是青年却看出萧灵芸身上的气息是灵气而不是妖气。

    在他们妖界,妖兽族人最是看不惯那些从仙界而来的道貌岸然之人。

    青年毫不怀疑,萧灵芸几个绝对是从仙界而来的人,所以他有百分百的信心可以保证,这几个人一定会留下来为他所用,他会让萧灵芸她们给鎏月城创造最大的价值!!

    至于之前这对魅颜夫妇,简直不堪一击,一点用都没有!

    鎏月城城主的心里不满地瞥了眼那对已经奄奄一息的蛤蟆精,下一刻就移开眼,当作没看到。

    萧灵芸和离夜寒自然也听出了鎏月城城主话语中的危险。

    萧灵芸眯了眯眼,语气越发淡漠道:

    “所以呢?我们的确不是妖界之人,这又与你何干?还是说……你觉得我会像这对蛤蟆精一样傻,为了一点莫须有的赞美,就傻傻的为你效命,你自己便是金玉在外败絮其中之人,想要威胁别人,不如先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能耐。”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