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三九一:忏悔录

    一切都结束了。(m.goalkeeping-museum.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安妮薇儿,克莱茵,史莱姆和奥利佛,跟卫莱聚在一起。

    夕阳西下,黄昏像是撒落金沙一样,点缀着这座黄金般的城市。

    “来,这是大还丹,可以治疗伤势。”安妮薇儿非常大度的从纳戒里,拿出了一颗颗紫色的,看上去就像肉毒杆菌模型一样的球状药丸。

    眼看着她吃下去一颗,她身上的伤势,很快就得以治愈。

    虽说奥利佛能够使用治愈魔法,但治愈魔法说到底,无论效果多强,都是应急用的,长期滥用,对身体会有危害。

    虽然这种危害不太明显,对身体的伤害程度和香烟差不多是一个等级,但,能不用,一般还是别用,毕竟强者都是很注重养生的。

    卫莱看着这颗大还丹,再看看安妮薇儿邀功般自豪的样子,额头上,不禁涨起一条青筋。

    “我说你有大还丹,为什么刚才打架的时候不拿出来?”

    安妮薇儿娇躯微微一颤。

    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自己雪白的下巴:“那啥,我忘了。”

    卫莱:“。。。。”

    五人就这样,纷纷服下丹药,伤势基本都得以痊愈。

    “不过,卫莱教官,没想到你居然是魔界的王子。”

    克莱茵突然说道,脸上笑的有些苦涩。

    他直勾勾的看着卫莱。

    虽然见过,但这么近距离接触处刑模式的卫莱,克莱茵显得还是有些害怕。

    这也难怪。

    处刑模式是魔王种的真身。

    现在卫莱的外貌,虽然还是人形,但对于人类而言,确实有些恐怖了。

    头生一对大s型犄角,双目没有眼白,整个眼球全黑,肌肉健硕不说,双手五指都像鹰爪一样,指尖是角质的利爪,双腿更是鸵鸟一样,健硕的三段关节。

    以中二的角度来说,确实帅爆了。

    以正常人类的审美来说,略显恐怖。

    差不多就是这样吧。

    克莱茵还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卫莱的肌肉。

    “哇,好硬啊。”克莱茵由衷的赞叹道。

    确实,处刑模式的卫莱,肌肉硬的像钢铸的一样,别说摸两下,就是拿锯子切也没办法割出半点划痕。

    卫莱眼角微微一抽:“你这个台词有点危险啊,小朋友。”

    “玩笑到此为止吧。”

    奥利佛略显疲惫的一屁股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他捏着发酸的眉心,说道:“那么,那个家伙怎么处理?”

    他说完,众人齐刷刷的扭头,看向一旁的雷科特。

    雷科特好像有些手足无措。

    他略有点畏惧的上前两步,并没有说话,一副听候发落的样子。

    “雷科特是吗?”卫莱的微笑微微变沉。

    起身,拍拍屁股,卫莱走到了雷科特一臂之遥的位置。

    略有阴冷的,卫莱问道:“你今天救了我和我的朋友,但你要知道,德克菲尔也是我幼年的导师,你杀了你的师傅布拉维,就是得罪了德克菲尔,你应该知道,我不能放过你。”

    雷科特点了点头:“我知道,以前是我戾气太重,做了许多错事,你要杀我,一我无话可说,二…是我罪有应得。”

    “你知道我会杀你,你还帮我?”

    “我不帮你,伊巴诺克赢了,他也会杀我。”

    “你没想过坐收渔翁之利吗?”

    “我……”雷科特略微凝固了片刻,说道:“如果那样做,只会得罪更多人,追后汉娜的一线生机也会断掉。”

    汉娜?

    一个陌生的名字。

    但卫莱看得出来,这个女人应该是雷科特非常看重的存在。

    能让雷科特这样自私自利的人,都选择要保护她,想必,应该是个好女人吧?

    “卫莱,你要杀我,便杀吧,我是罪有应得,但杀我之前,我还有一事相求。”

    雷科特诚恳的抬起头。

    雷科特看得出来,卫莱虽然暴力,而且不是人类,但他和伊巴诺克这种人有着决定性的不同。

    卫莱…他讲人情!

    正因如此,面对两条死路,雷科特才会选择卫莱这边。

    “说。”卫莱没有动手的意思。

    无论雷科特怎么罪大恶极,他救了自己,卫莱就有义务听听他的请求。

    雷科特低头道:“我知道,我一生做错了太多的事,活,是绝对活不成了,但至少,我想请你给我一晚的时间。”

    “一晚?”

    “是的,一晚。”

    雷科特点头,无比诚恳的说道:“请你能够放过我的妻子,并且今晚让我回家一趟,与我妻子再见一面,明日一早,我定准时前来领死!”

    雷科特已经认命了。

    他见识到了卫莱的势力,知道,如今得罪了卫莱,自己等于是得罪了整个天启大陆。

    这个世界,已经没了他的容身之处。

    所以,至少…

    至少那碗蒸土豆……

    雷科特只想在死前,能够吃上一口,能够亲口和汉娜道个别。

    卫莱盯着这个男人。

    这个罪无可恕的罪人,眼中竟是朦胧一片。

    卫莱没有说话,而是伸出手。

    旁边,克莱茵见状,立刻动手摸索起来,好像是要掏兵器。

    果然,还是不会同意吗?

    雷科特轻抿着唇,轻轻的擦拭了一下自己的眼睛。

    但下一秒,发生的一切,却让雷科特震惊了。

    克莱茵并没有拿出什么兵器,而是拿出了一个钱袋子。

    “和德克菲尔不同,你师傅布拉维生前是个有武德的人,他若活着,知道你浪子回头,应该会放你一条生路!德克菲尔那边我帮你搞定,拿着这笔钱,好好珍惜你重视的人,好好记住,我给你的这次机会是多大的仁慈?他日你若忘了,我必取你性命,你必无处可逃!”

    说罢,卫莱将钱,塞到了雷科特的手中。

    “兄弟们,走吧,还有很多事等着我们呢。”

    没有等雷科特回复,卫莱一挥手,带着族人,迈出了已成废墟的长老议会。

    夕阳下,看着五个背影,呆滞的雷科特,身子逐渐轻颤。

    啪嗒。

    泪珠打湿了黄土。

    一种从未有过的激动,在胸腔中蔓延。

    紧紧的抱住钱袋子,回顾自己那荒谬的人生,雷科特一个大男人再也忍不住,潸然泪下。

    他想起了,冰冷的北方大陆,自己发着四十多度的高烧时,师傅为自己连夜熬药的场景。

    他想起了,结束一天训练后,师傅为疲倦的自己盖被的场景。

    他想起了,奄奄一息的时候,是师傅回应了自己的呼救。

    而他,却做出了弑师这种罪无可恕之事,杀害了真心待他的师傅。

    对不起,师傅……

    雷科特抖如糠筛,泪如雨下。

    噗通一声,他终于无法面对自己心底的愧疚,跪在地上。

    泪打湿了肮脏的脸庞,他嚎啕大哭着,向北方的天空,重重的磕下了头。

    ……

    “教官,为什么要放他一条生路?”克莱茵不解的问:“无论怎么忏悔,无论他做了什么好事,弑师之人,都该死才对啊。”

    走在路上,卫莱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没有回答。

    旁边的奥利佛,却是感同身受的说道:“如果是我,我应该也会饶他一命。”

    “这是为何?”克莱茵大惑不解。

    “很简单。”

    奥利佛笑道:“杀了他,不足以偿还弑师之罪,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作为父亲,比起惩罚,更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走上正轨。雷科特若真心悔悟,让他带着罪孽和忏悔活下去,比杀了他更好。”

    “噢~”克莱茵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理解其中的含义。

    ……………………

    进博会的工作终于结束了啊啊啊!太累了。

    明天我需要休息一下,故明天断更一天哈。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