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66章 一鼓作气

    王猛一边大笑着,手中的战锤一边用力的向下压。(m.goalkeeping-museum.com看啦又看手机版)王野坐在马背之上,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心中一股凉意袭来,现在的他已经有些不能支撑王猛盖头顶的力道了,但却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咬牙坚持,只能咬牙坚持,否则一个不慎,自己的这条命就得交代在这里。

    不过,就在王野咬牙坚持的时候,令人更加震惊的一幕发生了,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只见得王猛那架在王野头顶的两柄战锤的其中一柄竟然拿开了,即便这样,那王野仍旧被压的动弹不得。

    所有人都不进倒吸了一口凉气,难以置信的望着战场上的王战,原来他一直保存着实力,紧紧凭借一只手就能压制王野。

    王野也惊讶的发现了这一点,不过当他心中侥幸想要挣脱王猛一只手的压制时,却无力发现,自己连王猛一只手的力气都不必过。

    望着不断挣扎想要挣脱的王野,王猛嘴角的笑容更加嘲讽,嘴巴一列,露出森白令人心寒的牙齿“哈哈哈小儿,你以为爷爷和你一样,就这点吃奶的力气吗?虽然比你那草包弟弟要强一点,不过也可惜,也只是能多抗两榔头而已,爷爷不想陪你玩了,这就送你下去陪你弟弟喝酒去。”

    说着,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只见得王猛也已经从刀柄上拿开的一把黝黑铁锤已经再次被他聚过头顶,在他口中雷霆一般的爆喝中夹杂着无尽的威势从天而降,直奔王野的天灵盖而去。

    王野被王猛一只手压的不能动弹,眼前禁不住一阵眩晕,头顶的天空不断阴沉起来,一股的死亡的压迫压的他几乎喘不过气来,那种感觉就好像生命即将消逝一般。

    “不!”王野口中爆发出一阵绝望的呐喊,军阵中的士兵也有的不忍再看到那血腥的一幕,纷纷将头骗了过去。

    “碰~”

    没有丝毫意外,王猛从天而降的铁锤没有任何停顿的砸在了王野的刀柄之上,一声刀柄这段的声音传来,随后铁锤速度丝毫不减的继续向下捶去。

    不过就在众人都以为王野此刻在劫难逃,回想王战一般被锤爆脑袋的时候,只见得王野的身子猛地从马背之上划了下来,在地上滚了两圈,竟然以一个狗吃屎的模样躲开了王战的攻击。

    “吼~”紧接着,一声凄厉的吼声传来,只见那两把并没有捶在王野身上的铁锤直接紧接着直接捶在了王野的战马身上。

    片刻间,战马的整个身躯如遭雷击一般,猛烈的颤抖了一下,随后白花花的脑浆与腥红的血液迸射出来,又是一批战马被王猛硬生生的锤爆了脑袋,不仅是脑袋,就连脊柱也被捶断,在背上形成一个凹陷,无力的倒了下去。

    王猛见王野竟然躲开了自己的锤子,眼中也是掠过一抹异色,不过仅仅是片刻犹豫,杀意便再次涌上了心头,他身体猛然一转,目光死死的锁定在地上将要爬起来的王野,大嘴一咧,露出森白的牙齿,如同夺命的死神一般。

    “小东西,想跑。老子让你跑!”王猛口中爆喝一声,声音如雷,震的地上想要爬起来王野身体一僵,停顿了片刻。二就是这片刻的停顿,让王猛再次找到了机会,目中凶光爆盛,右手铁锤对着地上的王野猛地甩了过去。

    百石中的铁锤如同大山一般划破长空,带着破空之声直奔王野砸去,等到王野反应过来的时候铁锤已经来到了他的背后。

    “不!”

    王野口中发出一阵凄厉的呐喊,绝望而又不甘的望着身后砸过来的铁锤。

    “不甘你奶奶!”马背之上,王猛也被王野的叫声叫的皱了皱眉头,望着已经被铁锤砸的镶嵌进入泥土中的王野,不屑的吐了头涂抹。

    西凉军中,再次换来一片哗然之声,这一次相对于王战之死,更加让他们有些难以接受。军阵之中,仅次于醇春几人的两位将领尽然在敌人的两把铁锤之下,三招解决了。

    这种打击,让他们实在有些难以接受,望着战场之上一个比一个惨死的二人于两匹战马,众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身上毛孔直树打了个冷颤,这人,怎么如此凶猛。

    王猛一锤杀了王战,眼中的战意渐渐退去,脸色的狂傲丝毫不减,马蹄前点来到被砸进地面的王野面前,一伸手将战锤拎起,在王野尸体旁边的草地上蹭了蹭“兄弟俩一人脏了我一把战锤,也算是你们此战有所收获了。

    下辈子别做人了,不带眼睛的胡乱认主子,就连死还要老子费力气,你活着是用来恶心别人的吗”

    众人听的王猛口中所言,心中忍不住一阵恶寒,这小子真不愧是出了名的嘴炮,杀人诛心恐怕也莫过于此了,再往向那此刻的西凉军阵,原本来势汹汹的气势早已消失不见,一个个悻悻的缩了缩脑袋,谁也不敢喘一个大气,生怕自己会被王猛盯着,大战之时被砸的全尸都留不下。

    马背之上,醇春望着王战与王野竟然接二连三的死在了王猛的捶下,脸上神色黑到了极点,眼神不断变化,有些忌惮的望着疯狂叫嚣的王猛。

    这家伙当真有些勇猛,两个人加起来竟然没在他手中撑过三招,恐怕就算是整个西凉军中,能够与其一战的恐怕也不过一手可数。

    如今西凉军的气势,已经被这两战的失败彻底打压,若不能在取胜的话,恐怕很难翻身,到时候真正的大战开始被震慑住的西凉军,即便两边军力相当,恐怕也发挥不出来什么战斗力。

    正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汉中军阵之中,身经百战的公孙无极怎会意识不到这一点,兵者有云‘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

    公孙无极也敏锐的捕捉到了战场之上的变化,手中血红长枪一挥“擂战鼓!”

    “咚咚咚”

    战鼓声如同雷鸣一般的从落雁关下传出,一声声的轰击在西凉军的每一个人心中,那些原本有些悻悻之色的士兵们听的着轰隆的战鼓之后,脸色瞬间有些惨白起来,一个个手中紧握着武器,警惕的望着远处的汉中铁骑。

    “嗡~”号角声连天响起,四十万汉中铁骑同时大喝一声,脚掌猛跺地面,熊熊的杀意涌出,仿佛随时都要向西凉军冲杀过来一样。

    西凉军军心一乱,马背上的醇春心中也是一凉,急忙大喝一声“擂战鼓,所有人不要惊慌,他们不敢冲过来!”

    “咚咚咚”两边的士兵急忙用力的将战鼓擂响,两边的鼓声相应响起,西凉军中的躁动在战鼓声中这才渐渐平稳了下来。

    醇春目光凶狠的望着战场中疯狂的叫嚣着的王猛,牙齿咬的咯嘣响“所有人不用惊慌,王野与王战技不如人,但我西凉军中仍旧有猛将没有触动,有哪位将领愿意请缨,前去击杀那王猛小儿,为王将军兄弟二人报仇?”

    “”

    伴随着醇春话音落下,身后躁动的西凉军瞬间安静了下来,一个个面面相觑,而后忍不住悻悻的缩了缩脖子,目中掠过一抹忌惮。

    醇春见此,心中不犹一阵震怒,望着众人一幅躲避的样子,目中闪过两道寒芒,牙冠一咬似乎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一般“好,既然诸位都不愿意出马,那本将军就亲自前来会一会他。”

    众人一听醇春竟然要亲自出马,皆是抬头惊讶的看了他一眼,不过旋即目中又多了一些欣喜,因为醇春乃是司徒空手下的两名猛将之一,虽然王猛力大无穷,但在他们看来,与醇春对抗还是有些差距的。

    醇春见众人的眼中的忌惮少了几分,这才松了口气,心中暗道‘看来,这一次真的需要自己出马来为西凉军取得一场胜利了。’

    想罢,醇春也不怠慢,胯下战马一催,便欲要直奔战场中心奔去。

    战场中心的王猛见醇春终于肯触动了,眼中也是浮现狂喜之色,手中双锤铛铛铛的捶在一起,疯狂的大笑出生“哈哈哈终于恳和老子干一场了吗?早出来不就不会死这两个没用的草包了吗?”

    醇春也是听见了王猛的狂笑声,心中怒火爆炸,愤怒的爆喝道“小儿王猛,莫要猖狂,看本将军今日不将你碎尸万段!”

    万更,欠补上。

    (本章完)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