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78章 寂静的森林

    士郎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他们一行小队这次出来的任务是绘制地图,借助护林员对野外环境的熟悉,侦查类工作是最适合他们的。(M.goalkeeping-museum.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奇怪了……”

    “士郎队长也发现了?”

    “这里意外的安静,就好像这里的精灵都远远的就避开了我们。”

    士郎和两位中级护林员轻声交谈,都发现了自离开营地执行任务的半个小时来,除了远远看到一些一闪而过的身影外,竟然连绿毛虫和独角虫都没见过,更不要说铁甲蛹或者铁壳昆这些应该有时候会挂在大树上动弹不得的蛹精灵。

    对于一片正常的森林来说,这种情况称得上相当诡异。

    梧桐依然押在队伍最后面,他和仁志还有另外一位中级护林员是最后面的三人,一支队伍在对生命具有威胁的野外进行探索的时候,除了最重要的队首之外,队尾重要性是其次,腹部则往往是被保护的一部分。

    此时此刻,梧桐没有和另外两人交流,半小时没有遇到任何活的精灵,他们也都察觉到了这份诡异氛围,仁志不知不觉也闭上嘴,没有更加的话唠。

    他悄悄放慢了一些脚步,以更广宽的视野看四面八方,并没有看到之前用小刀留下刻痕的任何树木,但是记忆里有好几处景象都像是重现了几次。

    前面的那名中级护林员发现了落后一些的梧桐,见他在不动声色打量四周,于是也悄悄落下了前面队伍一些,走到面具少年身边,轻声询问:“梧桐,你有什么发现吗?”

    “我们应该是一直在兜圈子,在不停的打转,阿泽你也察觉到了吧。”梧桐压低声音,他可不想给别人说什么扰乱队伍人心的指责借口。

    被称为阿泽的这位青年护林员点头,他并不因为面具少年的年纪而小看,因为士郎早就给他们这三名中级护林员提过醒,这个面具少年可是以几乎第一名的优异成绩在学校护林员课程里毕业的新人精英。

    “会不会我们已经迷路了啊?”阿泽猜测。

    “也许吧。”梧桐随口回答,实际上他另有发现,只不过并不想说出来。

    眼下还没有遇到真正的危险,他也没打算太跳太欢,天塌下来,也还有前面的士郎和三名中级护林员顶着,他没必要在领头人没有什么明显动作前就急于表现,何况无论是什么地方,笨的人多,可是聪明人也不少,他不会把自己看成天下第一。

    又过去几分钟,整支队伍依然在抬头不见天日的阴冷森林里穿行,明明应该随着太阳渐渐升高而回暖的温度,反而是奇怪的变得越来越冷,丝丝冷意让大部人穿着一件单衣和外套的护林员,都感觉这些冷意森森腻腻的往衣领子里钻。

    “大家停一下!都过来”

    终于,前面的士郎停了下来,举手大喊一声,让整支队伍都聚到了前头去。

    众人都汇聚在了一起,士郎原本就不言苟笑的脸更加的阴沉了,让这里没有人敢于多话,只看着他。

    “大嘴雀,飞到森林上空看看这里是怎么回事。”

    士郎没有说什么,只是在众人面前拿出他的一颗精灵,放出了一只强壮的大嘴雀。

    大嘴雀发出高亢叫声,扑腾几下翅膀,掀起的大风让不少人衣服头发都翻飞起来,呼吸间,它已经升起了好几米高。

    可是当它飞上了十几米高,没入那森林各颗大树的树盖间散发出来的晨雾里后,却一下子变得诡异的安静下来。

    大嘴雀原本有力拍动着强壮翅膀发出的呼呼风声,在它进入那厚雾的一刹那,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像一下子消失了似的。

    有些人敏锐发现这一点,原本就感觉冷森森的,这时更是浑身毛发悚然。

    “大嘴雀!大嘴雀!”士郎脸色难看,连忙呼唤了几句,可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又大喊道:“大嘴雀!听到就马上飞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一种让人难以言喻的诡异压力悄然出现,众人脸色都变得各异,不再聚过去盯着士郎阴沉的脸,而是带着几分惊恐的东张西望。

    十几秒了,没有任何回应。

    如果是在正常的环境下,哪怕是大嘴雀飞到森林上空几十米,也应该能听到训练家的呼唤,可是现在它却好像消失得无影无踪。

    所有人心里都浮起一个疑问,大嘴雀去哪了?

    梧桐感受到队伍里此时弥漫着的不安情绪,他面具下的脸色也不好看,这种诡异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和能力范围之外。

    哪怕是大嘴雀突然惨叫一声,浑身鲜血淋漓的从上方掉下来,也好比现在这种死一样的寂静,连一声虫鸣都听不见了!

    “走!我们马上沿原路返回!”

    士郎此时果断抛弃那只下落不明的大嘴雀,果断的带着队伍沿着原路回去,在路上的树上,他们都有留下护林员们独有的一套刻痕路标。

    梧桐默默跟着队伍往回走,双手中指指腹按压微微刺疼的脑袋太阳穴,他极力回想起从最初离开营地,选择了朝着西南方向这边的森林前进后,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了异常?

    一开始是没有任何异常的,他回想自己看手表的时间,从出发到大约连续两次的十分钟记时,至少还能隐约透过晨雾看到些许天色,四周也还有一些杂声。

    梧桐呼吸不知不觉加重,回忆起应该就是从第二十分钟开始,他们队伍看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然后异常就开始了。

    那个东西本身不算奇怪,是一颗鲜艳的红色花蕾,单枝有小孩膝盖高、花蕾成人巴掌大,鲜红的花蕾边上有三片绿叶托起。

    怪异的是,这种色泽美丽鲜艳的奇怪花朵,出现在时候,四周树木都是绿,一路花儿也是素雅淡色,唯有它鲜艳发红。

    队伍里有不少人看到,都只是看了一眼就忽略了,只有梧桐现在回想起来,在记忆里它显得越发鲜艳娇红。

    走过那颗红花之后,梧桐拼命的回想,只是脑袋越来越混沌沉重,感觉自那之后四周声响越来越小,四周景象也越来越单调和重复……

    砰!

    “梧桐!”

    “快醒醒!”

    突然之间,梧桐只觉得额头鼻子都袭来剧痛,耳边也忽然有人大声喊他名字。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