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45章 三大镇门宝典

    陌北辰见五人面色古怪,道:“晚辈来自西北海隅。(m.goalkeeping-museum.com手机阅读)”

    猎人看向花匠,奇道:“陌家旁系会有资格用‘陌北辰’三字?”

    花匠摇头,面色前所未有的盯着陌北辰,道:“孩子,不用怕,你能否离开天弃岛就看你是不是真的陌北辰了,不介意的话,说说你的身世和经历吧?”

    陌北辰满脑糊涂,倒也没有隐瞒,将一些经历徐徐道出,他这半年来除了不知道如何离开这鬼地方,基本上了解了天弃岛是何种存在,这五人半年来看似把他折磨得惨不堪言,其实他心里清楚是为他好,就连起初挖断了一株花,农夫也在关键时刻为他背了锅,着实令他感动了一番。

    故而,在这种与世隔绝的地方,他没必要隐瞒太多。

    夜幕降临时,众人移步到农夫的石屋中席地而坐,几人都看向花匠,目露询问,她沉思良久,朝陌北辰道:“孩子,十八年卧床能走到今天,也不容易,我给你说个故事。”

    “玄天九域中有个极为恐怖的宗门叫力皇宗,当时出了一个妖孽级天才,名叫陌无道,武至巅峰后天下无敌,但此人生性残暴,野心勃勃,企图一统玄天九域,当时天下高手尽出攻山,那一役血流成河,力皇宗基业被毁,几乎与灭门无异,陌无道也寡不敌众而最终被斩杀,不过参战的宗门和高手也死伤殆尽,武修界一蹶不振。”

    “力皇宗当时的陌家直系和旁系还有几个分堂逃走了,直系据说逃入了神秘的北溟死海,无人敢于深入追击。其中武殇堂和陌家旁系好像逃入了西北海域,很有可能进入了西北海隅。经历千年岁月,知晓力皇宗的人已经很少,连当初力皇宗的镇门宝典的九星圣典也被沦为不入流的功法,这个曾盛极一时的宗门和姓氏几乎被遗忘。”

    花匠叹了口气,遂眼中闪过一抹精光,道:“不过,在陌家力皇宗的历史中有着一个难以证实的隐秘,知晓者更是微乎其微,据说力皇宗的血脉后裔中有一个专属的名字,如果有人身怀隐龙,且是空体,又是异兵双天赋,那么这个血脉后裔将继承这个专属之名——陌北辰!”

    “啊?”陌北辰惊讶出声,他猜到了自己是力皇宗的后裔,甚至是直系的血脉后裔,却没料到自己的名字有这么大的来头。

    半晌他才愣愣道:“花匠前辈,你的意思是,我真的来自北溟死海?”

    他问出这句话时,不可自控的想起了祁雍当初所说的西凰战神,令他心头隐隐作痛,却又难以确定其真实性。

    花匠叹道:“如果你是真的陌北辰,那你必然来自北溟死海,那里才有力皇宗的直系血脉。以我们的眼力自然知道你是空体,你是否是双天赋专精呢?”

    陌北辰道:“我只知道开脉时,脑海中有一张弓和一口剑,但并无代表专精等级的流光,所以不敢确定。”

    猎人点头道:“世上双天赋的也不少,不过多是双刀、双剑、刀盾等有联系的搭配,你的双天赋是弓和剑,乃全无关联的两个专精天赋,这就是异兵双天赋,世所罕见。”

    花匠又道:“你不是打通了天芮阴脉吗?感受一下天芮阴脉有多少个穴位?”

    陌北辰闭目感受了良久,道:“二十八个。”

    花匠点了点头,道:“比正常人多一个,你多出那个穴位叫是隐穴,也叫龙穴,这是你力量能超越修为的原因,因为你九大灵脉上都比正常人多出一个隐穴,这就是隐龙,等你以后打通了阳脉之后,隐龙便会慢慢激活。”

    旋即笑道:“除了无法证明你是否是力皇宗直系血脉,你已经达到了三个条件,基本可以确定,你便是陌北辰。”

    “这三个条件很厉害?和力皇宗有什么关系呢?”陌北辰懒得思考,直接发问。

    农夫哈哈大笑,道:“这傻缺,空有宝山啊,哈哈!知道力皇宗三大镇门宝典么”

    见陌北辰摇头,农夫难得有显摆的机会,忙抢先道:“第一宝典自然是九星圣典,据说唯有无属性的空体才能九门星诀的五行属性兼容,不至于相互排斥,如此方能达到九星汇聚的大成之境;其二乃是《铭魔阐微》,这个不用说,牛逼得没天理,不过据说想要让全身铭入至尊魔纹必须是非常特殊的体质才能承受,隐龙便是首选了。”

    接着,他尴尬的挠挠头,朝花匠笑道:“嘿!异兵双天赋与力皇宗有何联系?其实我也不知道,说来听听吧!”

    花匠妩媚的甩了他一个白眼,道:“身怀异兵双天赋的武者具有强大的宗气潜力,但要真正的让异兵双天赋完全展现出威能,必须挖掘出其宗气潜力,而这只能力皇宗的《开天诀》能办到,也是镇门宝典之一。”

    “开天诀?”陌北辰咽了口唾沫,难道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么,力皇宗三大镇门宝典竟然都多少与自己有联系。

    陌北辰微微愣神,难道自己真的是来自北溟死海,他不由自主的想着祁雍所说的十九年前西凰那一场惨战。

    陌北辰紧紧握拳,他不可自控的想起,那女子身中数掌依然紧紧护住怀中的襁褓的画面,更浮现出难男子跳崖的悲愤场面,不可遏制的回想着他那句话——天若不亡我,誓血洗西凰!

    他心头发堵,不知那破虚老者带着那襁褓逃入了海域是否去了西北海隅。

    但他记得很清楚,祁雍说那一家三口和那破虚老者是在十九年被追杀出北溟死海,和自己的年纪十分吻合,而西凰战神在血洗西凰的时间是从玄天历九七八年十月十日。

    十月十日,这是他此生的生辰!

    他有种强烈的预感,那破虚老人便是老奴陌远。

    难怪自己在听祁雍诉说这段惨战时,他会感觉到心头隐痛难言,这难道就是血脉之间的感应吗?

    他记得陌远给自己留了信,让他突破内修境便去星峰岭,以前他不以为然。

    可如今,他迫切的想知道真相。

    但前提是能在三年内离开天弃岛,如今只剩两年半了。

    他长身而起,朝众人恭敬行礼,诚挚道:“还请诸位前辈相告,如何才能离开此地?”

    (本章完)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