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58章 转缸表演

    葛玉泉能够过来陶公也是没想到,既然是过来那就是给面子,陶公笑看葛玉泉道“年纪大了站得久了,腿也酸先入座吧”

    曹誉在旁道“陶公,国舅还没到,不如在等会”

    要说心里话葛玉泉也是不想过来,只是经过葛怡汐落水之事,葛玉泉还真是怕了,不管南境今后谁掌事,有些面子还是要卖的。(M.goalkeeping-museum.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葛怡汐听说魏元也要过来,脸上没有任何惊诧,事先也是想过这个可能,曹誉既然来曹谨香不会不在,曹谨香自从葛怡汐过来眼珠早就是在看人。

    陶公为魏元付出很多,只不过办差一两件事魏元就有了避见心思,陶公如何不生气“先坐吧,坐着等人”

    陶公坚持曹誉也不好坚持,坚持不代表能够接受,只是这么多人在此也不好在计较什么。

    众人落座,曹谨香和葛怡汐隔着过道就坐,曹谨香眼神就像是楚河汉界般直视葛怡汐,曹谨香笑看葛怡汐“葛小姐上次谢谢你了”

    陶海如就在曹谨香邻座,一听就笑道“哦?葛小姐帮你什么了?”

    上次明明是不欢而散,没由来在这么多人面前口出感谢,葛怡汐也不知道曹谨香这感谢从何而来“谢我?谢我什么?”

    曹谨香一边用绣花绢扇轻轻为自己摇出凉风,一边笑道“你忘啦,在全宝斋不是为我挑选一个好看的簪子”

    明着感谢暗地里却是嘲讽,为得葛家颜面葛怡汐也分得轻重,话是听见也不好有唐突反应,葛怡汐笑得悠然自得“这事呀,我想起来了,那簪子曹小姐喜欢,那么就欠我一个人情”

    曹谨香是想激怒葛怡汐,因为那日葛怡汐脾气很大,没想到现在却是很能按捺,偷鸡不成蚀把米,就在无言可对之时。

    听见陶府下人扬声道“国舅到!”

    魏元故意姗姗来迟本就是显摆身份,没想到一过来见到众人已经就坐,当下眉宇间显得不快,视线看向陶公,陶公以前怎么敢如此对待他。

    自己为什么遭遇如此对待,魏元心里也是清楚,气是气总不能表露出来,魏元只能笑呵呵入座,魏元刚入座潘齐就立身身旁。

    陶海如见厅里没有空桌,忙向陶公道“爹,潘大人还没有座位呢”

    陶海如这话不是在羞辱潘齐,见到潘齐还没有座位是在直话直说,潘齐会不会跟魏元过来,陶公当然清楚,没备下座位就是故意羞辱潘齐。

    一个人不会没有特别愿原因就羞辱别人,潘齐上次怂恿陶海如拆什么观星仪,这才导致城里有流言暗讽陶家,这事陶公心里有气当然不会让潘齐舒服。

    在加上潘齐也被撤职,目前就是一个平头老百姓,如也为他设坐于礼不符,陶海如张口陶公顺话而道“你瞧,人就是越老越糊涂,来人呀,给潘大人设坐”

    在旁伺候下人退下,拿一张圆凳过来放在尾座,潘齐看也不看凳子向陶公道“陶公客气,潘某就是国舅府中陪客,就不坐了”

    魏元是知道陶公有气,也没想到会如此为难潘齐,为难潘齐不就是等于为难自己?

    魏元狠狠盯着陶公,陶公却是一脸和气向葛玉泉道“葛公难得过来,这是用花圃里的花酿成的百花酒,葛公尝尝”

    每桌都有一个丫鬟伺候,陶公话一出自有丫鬟上前倒酒,等到葛玉泉这桌丫鬟将酒倒满,陶公这才向众人笑道“各位也尝尝”

    其余丫鬟这才动身为余人倒酒。

    酒是先入葛玉泉杯子,这不难看出陶公对葛玉泉重视,陶公笑看众人道“这酒除葛公没喝过之外,在座的自不陌生,不过这百花酒是新调制的,尝尝看,看和往年味道有什么不同”

    葛玉泉将杯举起先是闻得酒香这才笑道“有花的芳香,味道也不刺鼻,一定是好酒”

    葛玉泉也不是小孩子,这酒也不能自己先喝,杯是举了还在等陶公说话。

    陶公知道葛玉泉在等什么,扬声一笑“来,我敬各位一杯”

    众人这才举杯将酒喝了,百花酒清香入肚葛玉泉赞道“好酒”

    魏元知道这是好酒,以前也没少喝,只是今夜喝得有些食之无味,魏元含气道“新制的呀?怎么觉得这味道有些苦?”

    魏元是故意暗讽陶公心里有苦水。

    意思陶公听得明白笑道“是吗?各位也觉得苦吗?”

    这时没人做声,陶海如没看出是什么情况,在让丫鬟倒得一杯喝了道“苦吗?我觉得比以前的更甘醇了”

    陶公也没接这话茬,众人杯空丫鬟正要帮葛怡汐满上,葛怡汐却道“不用倒了,我。。”

    葛怡汐话没说完,陶公大是关心询问“葛小姐怎么不喝?是不是不合口?”

    葛怡汐刚张唇要做答复,只听陶公有意无意看一眼魏元提声自道“听说上次葛小姐落水受寒,还有浅咳是不是,酒是不能喝了,来人呀,上杯姜茶”

    落水这事已经过去很久,现在还喝姜茶有什么用,陶公也知道没用是故意提起,魏元这个罪魁祸首就在这里此事一提脸上眉筋颤抖,魏元怎么会听不出来陶公是故意找茬。

    潘齐也是弄不明白陶公此举,在是受到魏元慢待也不该如此行事,也不知道陶公是个什么心思。

    一提起这事葛怡汐瞪一眼魏元,瞪是瞪也没说狠话,葛怡汐道“陶公有心了,怡汐现在没事了”

    陶公缓缓点头“没事就好”

    陶公拍拍手道“开始吧”

    下人道“是”

    开始指的是杂耍表演,杂耍又是转缸又是点火的,当然不会在宴亭表演,宴亭外有空地,陶公领着人余人来道廊上,杂耍七人向陶公余人施礼,这才躺地摆成坐莲模样。

    曹谨香看得好奇道“他们躺在地上做什么?”

    陶海如笑道“这我看过,曹小姐等着看吧,好看得很”

    曹谨香拭目以待,七人开始转缸,缸是缸并不是水缸,水缸又沉又重那是转不动,缸比水缸小两圈,刚一上脚就转缸,有另外一人持着火把上前,火把只是微微靠近也没碰上转缸,缸就着了。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