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五十七章冻了一夜

    这几天,他只有喝醉了酒的时候才能睡上一觉,在他的梦里总是会出现挂在横梁上的床幔,这样可怕的梦,总是会让他在梦中惊醒,他害怕这样的事情会再次发生,现在好不容易,嫱儿回来了,可万一自己回去休息了一下,一觉醒来之后,顾嫱又不见了,那又该怎么办呢?

    沈千山忧心忡忡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因为没有床的原因,他就只能在书房的软榻上凑合一晚,只有等明天祁白找来的工匠,重新做好了床之后,他才有地方休息。(Www.goalkeeping-museum.com)

    顾嫱熄灭了自己床边的灯,转过头躺在床上,开始闭目养神,这么早,其实她是睡不着的,但是在这些天,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她突然就觉得,只有现在这样子,自己才能完全的放松下来,心情也慢慢的平复了下来。

    可是再看沈千山这边,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沈千山好不容易强迫自己睡着了觉,可是梦里,却又出现了顾嫱要走的情景,他一下子就惊醒了过来,哪里还睡得着觉,推开书房的门,就走到了后院,顾嫱所在的房间里,屋子里一片黑漆漆的,他根本就看不见屋子里的人是否还在这里,他想要去推门,却发现门已经从里面被拴了起来,沈千山这才放下心来,既然里面的人还知道栓门,就说明一定还在屋子里呆着吧,沈千山才正准备离开,转过头回书房继续睡觉的时候,却突然好像又想起了什么,走到了顾嫱所住的房间的窗户门口,轻轻地推了一下。

    因为是住在王府里了,顾嫱并没有那么在意安全的问题,所以也就没有栓上窗子,被沈千山这么轻轻地一推,窗子立马就打开了,就着月光,沈千山看到了在床上安安静静的躺着的顾嫱,这才完完全全的放下了心。

    可是在他回到书房之后,左思右想还是害怕顾嫱会半夜起来,突然离开。他索性直接回到书房,拿了一条毯子,倚在顾嫱的门口,睡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顾嫱其实是被流云的声音给吵醒了。

    “王爷,您怎么睡在这里了?外面都下雪了!”

    流云,记得自己昨天明明看着王爷已经回到了书房里,怎么今天一早,又出现在了王妃的门口呢,昨天晚上下了一场小雪,地上积了薄薄的一层,可是只有王爷的身边没有雪,这说明,王爷真的是在王妃的门口整整坐了一夜,这么冷的天气,就算是王爷的体质再好,也恐怕要承受不了了吧。

    顾嫱听到流云这样说话,赶紧推开了门,却没想到,沈千山真的就老老实实的坐在门口,身上只盖了一条薄薄的毯子,他的身边除了流云的脚印之外,在没有别人的脚印,就说明,沈千山真的在自己的门口呆了一夜。

    “你是疯了吗?外面都下雪了,你难道就不知道回到房间里去吗?”

    沈千山就算是体质再好,被冻了整整一夜,整个人也有些麻木了,他运功驱寒,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因为在门口整整坐了一夜,他两条腿都已经冻麻了,此刻听见顾嫱对自己说话,竟然还能笑得出来,“嫱儿,你现在是在关心我吗?”

    看见坐在地上的人还能笑得出来,顾嫱的脸色,马上就从关心,变成了愤怒,“你想用苦肉计糟蹋自己的身体,然后让我心软原谅你对不对?”

    “没有没有!”沈千山赶紧开口解释,他其实,只是单纯的害怕顾嫱会在半夜的时候,突然离开自己罢了,他坐在门口守着,睡得很轻,他必须要确认,顾嫱一直都在房间里,他才安心。

    顾嫱实在是无奈,没有办法,她只好答应沈千山,自己绝对不会轻易的离开,听到顾嫱把这事情应承下来了,沈千山这才放下了心,用手撑着地面,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两条腿早就已经冻麻了,根本就没有知觉。

    沈千山撒娇似的向顾嫱伸了伸手,却遭到了她的一个白眼“流云,扶着王爷回他自己的房间休息。”

    要说一点都不心疼,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顾嫱绝对不会因为这么一点点苦肉计,就这么快的原谅沈千山的。

    流云和祁白两个人,好不容易才把沈千山扶回了房间里,祁白本来是有事情想要和王妃禀告,正好遇见了王爷这副样子,便搭了把手。

    祁白转脸就到了顾嫱的门前,“王妃,四小姐在柴房里关了整整一夜了,又哭又闹的,周围的人都快要受不了了,您看,要不要早点解决这件事情?”

    其实祁白才是那个最最受不了的那个人,因为他住的地方,离柴房实在是太近了,顾知瑶整整闹了一晚上,让他整个晚上都没有好好睡上一觉,今天一早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出来的时候,他自己简直连杀了顾知瑶的心都有了。

    “还有力气闹,就说明她还没有好好的反省自己的错误,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再饿上两天!”

    顾知瑶想要在自己不在的时候,勾引自己的男人,就一定要负起这件事情的后果,她从小那么欺负自己,现在还敢在自己身边做这样的事情,看来还是以前自己太善良了,这种人早就应该给她一点教训了。

    叶氏的事情,就是给自己一个警醒,自己不能再对这些曾经害过自己的人,有一点点的心软了,万一要是自己再对他们心软的话,他们不知道哪一天,又会想出什么新的妖蛾子,想出来陷害自己了。

    沈先生回到了房间之后,过了好长时间,才慢慢的缓过劲儿来,昨天晚上确实是太冷了,他也没有想到,在顾嫱的房间坐到半夜的时候,竟然开始飘起了雪花,可是自己又实在放心不下,害怕顾嫱会半夜离开,只好在门口运功驱寒,直到早晨,顾嫱走出门来,给了他这样一个承诺之后,他才放心的回到书房里。

    对于这样的顾嫱,他其实心疼的要命,在面对同样的事情的时候,顾嫱所想到的第一件事情是相信自己,先处理了顾知遥,而自己却是直接动手打人,并且对她恶语相向。

    沈千山真的觉得自己很该死。

    这件事情不会这么容易就解决了,既然事情都已经闹得这么大了,顾临江这边不肯给他们一个交代的话,他就只好把这件事情,闹得更大了。

    既然这件事情已经牵扯到了顾丞相府和皇宫里的顾知画,那么他就不会这么简单的把这件事情盖过去,这件事情也不能只有自己头疼,他在朝堂之上提起这件事情,让沈仲白这个新君,也好好的头疼头疼这件事情。

    第二天一早,沈千山就去上了早朝,因为他身份特殊,如果没有特殊的事情的话,他是不会去上早朝的,所以今天,当他出现在朝堂上的时候,所有大臣都在对他的出现议论纷纷,每次九王爷出现,都会有什么大事发生,所以很多的朝臣都在心里暗自嘀咕,自己最近是否做了什么错事,被九王爷抓住了把柄,所有的人都在胆战心惊的,直到沈仲白走上了龙椅。

    “哦?皇叔倒是很久没有上过早朝了,不知道今天来,又有什么事情要禀报吗?”沈仲白自然不可能不知道,顾嫱和沈千山之间的事情已经解决了,虽然说有些心有不甘,可是毕竟顾嫱已经安全的回到了九王府里,他也就没有什么别的好说的了。

    沈千山低头作了个揖,“启禀皇上,最近这段时间,京都中议论纷纷的本王的王妃失踪的事情,在前几天也已经处理好了,不过这件事情涉及的范围实在是太广了,不仅涉及到了顾丞相府上的侧夫人,还涉及到了皇上现在身边的妃子顾知画,所以现在,只是顾丞相认为这件事情是他们家里的家务事,不能让本王插手,所以本王想让皇上下个口谕,让您的妃子顾知画回到顾家,既然是自己家里的事情,那就放在家里解决,我们几个人都已经是一家人了,这件事情还是想要让我们自己解决一下的好。”

    “哦?是吗?九王妃已经找到了吗?既然皇叔已经开了口,朕自然不可能拒绝这样的要求,既然这样的话,那朕马上就会派人把顾丞相的二女儿送回去,等你们解决完了这件事情之后,再接回来就好了。”

    沈仲白不明白现在的沈千山究竟是想做什么,不过他倒是很好奇,他为什么一定要让顾知画回到顾家呢?

    “还有一事,本王想要请皇上给一个承诺,这件事情涉及面甚广,如果这件事情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的话,皇上是否能给我们交代?”

    “皇叔刚刚才说了,这件事情是顾家自己的事情,那这要朕怎么给你们一个交代呢?”

    “不不不,皇上误解了本王的意思了,本王的意思只是,既然顾家的二小姐已经是您的妃子,就不应该再去干预宫外的事情了,如果下次再有这样的情况发生,是不是就是皇上没有管理好自己的后宫的的妃子了?”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