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二十六章不留废物

    “师兄,你现在讨不讨厌我……”沈千山和季如风两个人很久都没有说话,过了半天还是季如风先开了口。(看啦又看手机版m.goalkeeping-museum.com)

    季如风没有办法接受自己,就这样和自己的这个师兄变成了陌生人,他希望师兄能原谅自己,可是她也知道,自己做错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若是他们两个人交换的话,换做是自己,一定不会原谅。

    “咱们两个人是同门师兄妹,我自然不会怨恨你,但是你如果继续留在京都的话,很有可能会影响我接下来的计划,为了让我安心,所以这段时间,你必须要回到藏剑山庄去。”

    季如风瞪大了眼睛,显然不敢相信自己究竟听见了什么,“师兄我已经知错了,就算你不像以前那样宠着我,也不要赶我走好不好?”

    季如风直到现在沈千山有一件大事需要做,所以才会把藏在山中的各位师兄们都找了过来,为什么就要把自己送走呢?自己也是会武功的,为什么不能留在这里帮着大师兄呢?

    难道大师兄真的已经恨自己入骨,甚至不想让自己出现在他的面前了吗?

    季如风眸光暗淡,沈千山看了面前的人一眼,似乎有什么话想说,但是喉头动了动,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沈千山其实并没有怨恨她的意思,但是有些事情都是上一辈的恩怨,若是把他也牵扯进来的话,很有可能,会把这一份恩怨,继续到他们这一辈来。

    其实季如风不是什么外人,就是藏剑山庄现在的三长老,以前云游的时候和一个异域女子生下来的孩子,只是季如风的娘亲,没过多久就去世了。

    全山庄上上下下这么多的人,实际上就只有三个人知道这件事情,一个是死去的大师傅,一个是三长老,另一个就是沈千山。

    季如风从小就没爹没娘的,所以沈千山不能让他去冒这个险,这一次季如风受伤之后,沈千山确实是心有余悸。

    自己曾经答应过三长老,一定会照顾好季如风,但是现在看来,自己似乎并没有这个能力,甚至还把她带到了一个新的火坑里,所以,这一次无论自己要做什么,就算是山庄之中的其他的师兄弟,都愿意为自己帮忙,就算是季如风自愿留下来,他也不能让季如风去冒这个险。

    这一次季如风受伤,或许就是在给自己提醒,沈千山想了好久,或许自己的这一次计划可以稍作改动,反正,沈仲白已经派人来过这个地方了,可能也差不多知道自己究竟要藏剑山庄的这些师兄弟们来做什么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倒是想剑走偏锋,在中途换一个方法。

    “成亲?你是说现在吗?”听到了这个消息,国强显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毕竟前几天,沈千山还说,因为婚礼要筹备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而且这一次,他想把婚礼大操大办,所以可能需要个把个月的时间,没想到这才几天的时间,他就已经筹备好了所有的东西吗?

    沈千山也知道这次自己可能是过于着急了,但是毕竟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准备好了,而且,沈仲白也已经盯上自己了,如果我把这件事情快一点解决的话,很有可能会再出别的事端,所以为了事情不朝着自己所预想的方向偏移过大,他必须快点把这些事情解决完。

    “没错,我想快的话应该就是这两天的事情,正好藏剑山庄的各位师兄弟们也都在这个地方,要是他们能来参加咱们两个人的婚礼的话,我想一定会特别有意义的。”

    顾嫱倒是无所谓,反正自己已经是成过两次亲的人了,这三次成亲价格却是一个人,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害羞的了。

    “他也不是不行,不过你究竟准备定在哪一天呢?起码,我们需要有一个确定的时间,才能准备好剩下的事情。”

    顾嫱摸了摸自己怀里的小兔子,自己怀孕也快有两个月左右的时间了,若是不快点嫁给他的话,自己肚子里这个孩子万一要是生出来了,岂不是要惹别人闲话了吗?

    “成亲的日子,就定在三皇子登基的那一天。”沈千山的神色突然就变得十分的凝重,看起来他也是非常在意这一次的事情,他和顾嫱说了,这一次的婚事,他一定要让这全国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算是他们两个人不被皇族的宗谱所承认,也要告诉全天下的人,他们两个人才是一对儿。

    既然是沈千山想做的事情,顾嫱自然也就奉陪到底,他们两个人分隔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偶尔耍耍小性子,也无可厚非,更何况他们两个人本来就是成过亲得了,现在连孩子都有了,难道还怕别人闲话不成?

    “这样也好,不过你那个小师妹已经能够接受这样的事实了吗?她会不会打到我们的婚礼现场?”顾嫱挑了挑眉毛,其实他心里也明白,那天季如风受伤,自己和沈千山两个人一起去看望她的时候,沈千山就已经和季如风两个人,说清楚了所有的情况,既然季如风当时没有什么表现,现在就自然不会有什么过分的表现了。

    “咱们两个人成亲过后,我就会让如风离开,包括藏剑山庄的所有师兄弟,都必须要离开,沈仲白既然已经派人过来查探过我的底细了,就肯定已经料到了我要做的事情,如果现在不剑走偏锋,让他们快些离开的话,很有可能会引起沈仲白的怀疑,他登基之后很有可能就会先对我动手,如果到了那个时候的话,我们可能就会变得很被动了。”

    沈千山没有接着把话说下去,因为他送走藏剑山庄的所有人之后,下一步的计划,就是送走顾嫱。

    他手下培养的所有死尸都是视死如归,坚决效忠于自己的,所以,他们可以为了自己拼命,但是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这些师兄弟抛弃了自己的亲人,来帮助自己,或许这一次,他应该感谢沈仲白,如果不是他的话,自己可能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如果让这么多的师兄弟,抛弃了自己的家人来帮助自己的话,万一要是事情有所偏差,但凡有一个人失去了性命,自己就毁了一家人。

    顾嫱点了点头,“说的倒也有道理,毕竟你们那些师兄弟也都是有自己的家人的,不过我不一样,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顾嫱放下了手里的兔子,上前去捏了捏沈千山的脸,“放心吧,事情肯定会越来越好的,反正我们又不谋求他的皇位,时间久了,他察觉到咱们对他无害,或许就不会再针对我们了。”

    话虽是这样说,但是顾嫱心里明白,沈仲白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道貌岸然,整天装作一副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的模样,实际上心里小肚鸡肠,疑神疑鬼的,更何况,沈千山所威胁到的还是他最最在意的皇位。

    就算是沈千山,真的无心他的皇位,恐怕那个疑神疑鬼的人,也一定不会轻易放过沈千山,可是现在两边在脸面上都没有任何的举动,沈千山和自己两个人也只能见招拆招,走一步算一步了。

    沈仲白觉得自己最近是越发的不顺心了,刘爽死了之后,自己身边似乎,已经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按照自己的心意,把所有的事情都办好了。

    就更不要说自己派出去的这个侍卫了,本来是想要让他去探听一下,有关于藏剑山庄的事情,却不知道,不仅一无所获,而且还打草惊蛇了。

    他有些无奈,不过还是亲自收拾掉了这个侍卫,自己的手下,从来就不需要这些没有用的人。

    不过其实这也算是个好消息了,他的思维看过了,那个地方所有的房间,大部分都是藏剑山庄的人所住的房间,这么多人,这么密集的出现在京都之中,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做,如果是这样的话,沈千山是不是已经开始准备要动手了呢?

    沈仲白的心里,早就已经盘算好了,如果沈千山一旦想要对自己动手,自己一定会早下一步,找到他想要动乱的证据,这样一来,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顺的除掉他了,不必担心沈千山会威胁自己的皇位,毕竟,不论在什么朝代,谋逆犯上都是罪不可恕。

    “你接着去好好的盯着藏剑山庄的那一群人如果他们有什么异动的话,一定要第一时间回来通知我,这件事情不算难吧,若是你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的话,你的下场就和他一样。”

    沈仲白指了指旁边血都已经快要流干的人,对着面前的侍卫说到,侍卫点了点头,便离开了,真是的,明明知道自己现在这么忙,登记的事情就在眼前了,还要让自己亲自来布置这些事情,果真都是一群废物。

    沈仲白的侍卫领了指令,便出了皇宫,他确实诚惶诚恐,生怕自己会搞砸了这些事情,落得和地上那人一样的下场。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