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二十四章季如风受伤

    沈千山无奈的叹了口气,无论如何,起码也知道了,并不是季如风想要让听雨杀了顾嫱的,这件事情,也算是自己考虑不周,冤枉了自己的小师妹了。(www.goalkeeping-museum.com)

    由于沈千山亲自前往了那家客栈,虽说是低调出行,可毕竟他是沈仲白一直在重点观察的对象,再加上祁白为了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又几次出入,进出了几次,手机的东西却始终都没有变化,自然是会让沈仲白对这家客栈多多少少的起了一些疑心,让沈仲白很快就盯上了那个地方,本来都是平安无事的,可是沈仲白这么一关注,马上就不是普通的事情了。

    沈仲白虽说不认识沈千山在藏剑山庄的这些师兄弟,但是确认识季如风,季如风哭哭啼啼的从客栈走了出来,再加上沈千山进门的时候脸色一脸的凝重,都让沈仲白更加好奇,究竟沈千山是想做什么?

    季如风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从小就陪在自己身边的人,就这样离开了自己的世界,甚至连听雨下葬的时候,她都没有出现过,季如风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出门也不吃不喝的,相比起自己会被沈千山误会,他其实更在意自己的师兄竟然为了自己做这样的傻事,甚至还因此而送了命。

    顾嫱知道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情绪,祁白站在顾嫱身边,“王妃,事情的经过就是这个样子的,属下只是希望,您不要因为这件事情而嫉恨我的小师妹,她其实也是无心的,只是听雨他……”

    看着面前的人没有任何的表示,祁白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继续解释,“季如风她其实只是从小娇惯惯了,所以才会做事,不计较后果,王妃您宽宏大量,还是不要跟她一个小孩子一般见识了,毕竟刺杀你的刺客已经被王爷杀了这件事情,也算是给您一个交代了。”

    祁白还是很希望,顾嫱能够在沈千山的面前再帮着季如风说两句话,本来小师妹现在的心情就已经够糟糕的了,若是王爷还是待她那样冷冷淡淡的,还不知道小师妹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呢。

    “祁白,你现在的意思是不是想让我去劝劝王爷,让王爷去安慰安慰他的小师妹?”顾嫱面无表情的开口,她不是活菩萨,也从来都没有那么宽宏大量过,她也是个女孩子,她和季如风的年龄差不多,为什么自己一定要让着季如风呢?

    “是的,王妃,如果您可以不计前嫌的去劝劝王爷的话,说不定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也能有所改善。”

    祁白想这样成人之美的事情,又能在王爷的面前展现出王妃善解人意,这样的事情,王妃一定不会拒绝的。

    嗯,可是他没有想到自己面前的这位王妃就是因为不是一般人,所以才深得自家王爷的喜欢。

    顾嫱挑了挑眉毛,“那好,那我先问问你,刺杀我的刺客已经死了,这件事情竟然跟季如风没有任何的关系,为什么我还要去劝王爷和季如风改善关系呢?如果王爷和他的小师妹关系变得很好,那你要把我放在什么地方呢?我不是活菩萨,心也没有那么善,我也不是什么圣母,所以你的要求我是不可能去的,我怎么可能会对一个差一点害死自己的人抱有同情呢?如果我真的那么傻的话,我恐怕都活不到现在。”

    顾嫱这一连串的话,显然让对面的人愣住了,他没有想到,自己面前的这个人会拒绝自己这样的想法。

    “可是王妃……”

    “可是什么?难道你自己心里没有什么想法吗?如果有一个人,差一点就害死了你,你还会为了他说话吗?还是为了她和自己丈夫的关系?”

    顾嫱不会原谅一个差一点就害死自己的人,他也不会忘了,那天晚上自己差一点命丧黄泉的时候,脑子里就会有多么恐惧!

    祁白被面前的人说得无言可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确实自己这种做法稍稍有些过分了,但是毕竟王妃并没有受伤,不是吗?

    “可是王妃,如风他现在已经悔改了,他知错了,她以后真的不会再这样做了。”

    “没错,这一次因为王爷及时赶到,所以我并没有受伤,但是你难保会不会有下一次,万一有下一次的话,你是不是要让季如风对着我的尸体悔改?既然刺杀我的人已经死了,我也就不多追究了,我最多是能不追究季如风这一次的事情,但是在这之前的事情,我依旧怀恨在心,我不是什么君子,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子,对一个年龄相仿的女孩子来说,我并不需要给他留什么面子,我也并不需要让着她,惯着她。”

    顾嫱最讨厌别人用这样的话来挑战自己,说什么他还只是个孩子,明明季如风和自己就是同一年生人,为什么自己偏偏要让这几个疯呢?难道就是因为是他师兄的爱人,所以就必须和他师兄一样,惯着他的小师妹吗?

    顾嫱觉得哭笑不得,“你先去处理好你手头的事情就好,你们藏剑山庄的事情,我并不想插手,你们自己内部好好的处理,处理完了之后,我只需要知道一个结果就好。”

    祁白有些无奈,可是王妃所说的话,句句属实,说不定若是换了自己,可能会比王妃更加绝情,事已至此,他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好好的将听雨安葬,以后的事情只能慢慢的再说了。

    只是没有想到,事情远远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

    沈仲白想要知道这些事情并不困难,虽然不知道详细的内容,但是他知道,沈千山这次请到京都来的人,其中有一个人出了意外,剩下的人都会去参加他的葬礼,若是那家客栈里面真的藏了什么东西的话,自己的手下就应该趁着这个时候去好好的调查一番。

    沈千山并没有把听雨的葬礼弄得很隆重,毕竟对于所做的事情,是藏剑山庄弟子所不齿的师傅,早些年就已经教导过他们了,不过他还是想给听雨留点面子,所以还是决定以藏剑山庄弟子的身份将他下葬。

    季如风没有去,一个人呆在听雨之前所住的客栈里,师兄弟们虽然对听雨突然实施的事情表示很诧异,但是看到了沈千山的表情之后,自然都知道,这其中肯定是有一些原因,所以谁都没有开口去问。

    季如风觉得自己身边突然少了一个能听自己说真心话的人,突然就觉得很失落,一个人落寞的坐在桌前,静静地坐了一会儿之后推开了听雨的房间门,想要找一些有关于他的东西,自己做个纪念。

    没想到,季如风才刚刚推开房门,就看见一个黑色的身影猛地从听雨的床后面窜了出来,两个人打了个照面,显然都被对方吓了一跳,季如风手里并没有拿着兵器,根本就不是对面人的对手,还没过三招,手臂就被划了深深的一道,鲜血瞬间就流了出来。

    黑衣人眼见着自己被发现了也不好久留,生怕其他人会在这个时候回来,便转身飞身上了屋檐,离开了客栈。

    沈千山处理好了所有关于听雨的事情,正准备回客栈收拾一下他留下来的东西,随着他一起下葬,却没有想到刚一打开听雨房间的门,就看到了这样一幅场景。

    祁白反应更快一些,不过还好,季如风只是失血过多,昏了过去,实际上上并没有什么大碍。

    沈千山既然知道先前的事情给顾嫱留下了很大的心理阴影,所以这一次,他决定带着顾嫱,一起去看望季如风,也算是让自己能够在顾嫱的面前表个态,不能让她再这么继续误会下去了。

    沈千山推开了房门,季如风已经醒了过来,或许是因为这几天她都没有好好的休息的原因,季如风整个人也显得非常的憔悴。

    抬眼看见了沈千山和顾嫱两个人,季如风的眼神似乎是稍微收了一下。

    季如风背过身去,用袖子揩去了眼泪,自己的师兄究竟是对自己有多好?明明是自己受伤了,生病了他说好了要来看望自己,却带着自己的王妃一起过来了……

    他以前虽说待人冷酷,可是却绝对不会对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的,她喜欢沈千山,谁都知道,可是自己的这个师兄呢?明明对所有的人都那么冷漠,明明对她一直都很好,怎么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

    季如风感觉自己很难受,却没有办法发作,确实,从一开始就是自己做错了,自己不该记恨顾嫱,不该把师兄对自己的那些对妹妹一样的情感,错当成是对爱人的情感,把师兄对自己的那点耐心,都消耗殆尽了……

    “身子怎么样了?”沈千山冷冷的开口,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那样的温柔,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能够让师兄开口跟自己说话,已经是一种奢望了,若不是自己,顾嫱也就不会差一点就失去了自己的孩子。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