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八十三章敲定亲事

    萧寒泷听见顾嫱同意了之后,心中十分的高兴,但面上却淡淡的。(m.goalkeeping-museum.com手机阅读)

    她将自己身后背的包袱拿出来对顾嫱说道:“既然郡主殿下已经同意了,那么正好我的东西也收拾好了,今日便可入住逍遥山,殿下可否给我安排一个房间?”

    这他娘的……

    这女人今天看样是吃定了自己一定会同意,竟然将自己的行李都准备好了,还能不能要一点脸了?

    顾嫱在心中对萧寒泷狠狠的痛骂了一番,但是无奈自己毕竟曾经得到过人家的帮助,于是就对站在不远处的姑苏凉说道:“凉儿,你去带萧姑娘找一间房间去吧。”

    站在不远处的姑苏凉点点头,便走到萧寒泷的面前说道:“萧姑娘请跟我来吧。”

    萧寒泷提起包袱就走在姑苏凉的身后,出了大殿一路往后。

    萧寒泷便发现整个逍遥山的装潢很是不同,十分的精致。

    整个后院修建在一座人工湖上面,上面有横贯着到各个房间的水上走廊,此时已经是初冬,水已经冻冰了,整个水面都是冰,似一块晶莹剔透的无瑕美玉。

    这些小房间都在水上却依旧保存的很好。每个房间都非常的精致,小巧,带着淡淡的温暖的气息。

    似乎这逍遥山下面的人工湖有什么不同,虽然水已经冻冰了,但是房间却暖暖的。

    她就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眼睛目不暇接的,往四下看去啧啧称赞。虽然她的性格还是淡然,在别人的面前也依然要装作自己十分的有见识有涵养的。

    但是看见这样一座巨大的精致的建筑,她也会忍不住赞叹的。

    虽然逍遥山的房子不少,但是好像多数的房间都是空着的。

    山上的丫鬟也并不是很多,每一个丫鬟都忙忙碌碌的,长得十分的清秀,穿着白色的衣服,看上去很干净。

    她们都在认真的做着自己的活儿,并没有抬头看萧寒泷。

    这着让萧寒泷感觉到放松了一些。

    如果所有的丫鬟都停下来看着她,像是在看一种不同的生物一样,反而会让她觉得全身都不自在。

    她还未来得及将自己的眼神收回来,走在前面的姑苏凉突然就停下了脚步,转头静静地打量着她。

    她同姑苏凉之前是有过几面之缘的,她也曾救了姑苏凉的命,并且姑苏凉一直跟随在顾嫱的身边,萧寒泷就算是再笨也知道她是顾嫱的丫鬟,不过这女人的身手不凡,这一点萧寒泷作为一个会武功的女人,一下就发现了。

    萧寒泷也停下来,抬眼对上姑苏凉的眼神,那眼神十分的淡然,不过萧寒泷却从其中读出了不一样的意味。

    于是她就笑着问道:“你是叫凉儿是吗?你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

    为什么?

    这女人问得好,姑苏凉为什么这样看着她,难道她心里会不清楚吗?

    萧寒泷为什么一定要在沈千山的身边,难道是看中了沈千山?

    不过之前她明明从来就没有见过沈千山,难道只是听沈千山的名字,就喜欢上了吗?

    姑苏凉从来就没有谈过恋爱,自然也不知道感情是一个多么神奇的事情。

    但是她会用最理智的方法去看事情,她认为既然沈千山和顾嫱已经在一起了,那么就不应该有多出来的女人插入这段感情。

    沈千山作为九王爷有几个女人在倾城也是很常见的,那些贵家公子美其名曰是为了繁衍后代,其实哪个不是看中了女人的国色天香,满足自己对女人的。

    不过沈千山对顾嫱的爱从来都是从一而终的,容不得任何女人的插手。

    如今顾嫱终于愿意敞开心扉同沈千山结婚,在这个时候出了什么岔子,姑苏凉不能接受。

    她作为顾嫱的丫鬟,沈千山的手下,是这个世界上最支持他们两个感情的人了。她甚至比这两个当事人都要在乎这段感情。

    因为她看见了自家姑娘和主子的不容易。

    这一段两个人都愿意为此付出生命的感情,如果被另一个女人插手进来,那必然是要变味儿了。

    而这个萧寒泷突然想要进来,难道不是带着私心的吗?

    她若是想要证明自己的医术高超有千百种的办法。唯一有可能的就是她想要勾引沈千山。

    这种事情在之前也经常发生。

    那时候沈千山还并不认识顾嫱,而顾嫱也只是顾家的一个傻乎乎的大小姐。

    沈千山是整个京城最受女人欢迎的王爷,他长相英俊,气质不凡,身家千万不风流。

    姑苏凉眼神冷冷的,她忍不住就问道:“你为什么一定要留在王爷的身边?”

    萧寒泷嘴角挂着浅浅的不屑的笑容。

    虽然她还不知道姑苏凉的武功如何,但是她相信自己绝对不会败在姑苏凉的手下。

    因为她是一个大夫,她可以用草药让一个人死去。可能硬碰硬,她打不过姑苏凉,但是玩阴的没有人比她更适合。

    “这个事情之前郡主殿下已经问过我了,我已经在今天回答了无数遍,你再问我并不想要回答了,你只需要带着我去我应该住的房间就可以了。”

    说完萧寒泷就从姑苏凉的身边走过去,一间一间的看着房子。

    姑苏凉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她这人不喜不悲,并没有气得要死的经历。

    这次她也只是感觉到了这个萧寒泷的傲慢,就随便指了一间房间,示意她住在那里面,接着就走了。

    正殿,炉火噼里啪啦的响着。

    沈千山看着炉火出神,道:“你为什么要让她在我的身边?难道是因为她救了你一命,你必须要回报她吗?可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还要用自己的丈夫去回报别的女人的。”

    他这话似乎是带着小女人的委屈。

    顾嫱听了一下就乐了,接着却严肃的说道:“可是你想她为什么一定要在你的身边?像她那么高傲的一个人,竟然还能厚下脸皮要求在你的身边,那必然是有目的地的,我需要知道她的目的。”沈千山点头,顾嫱在他昏迷的那段日子中,必然是经历了很多的事情,才会有如此果断的决定。

    顾嫱对他的反应十分的满意,就说道:“你既然现在身体也已经好了,不如今日我们便回顾家同我父亲是商量一下我们成婚的事情。”

    沈千山曾经十分希望听到这句话。不过当他真的从顾嫱的嘴里听到这话的时候,他却沉默了。

    因为他知道顾丞相现如今必然是不希望自己同顾嫱成亲的。

    眼看着沈仲白就要坐上皇上的位置了,顾丞相希望顾嫱能够嫁给未来的皇上。

    顾知画也没有什么大出息,嫁给沈正白之后,居然连正妻的位子都没有。

    作为顾家的第二个有价值的小姐,顾知画并没有发挥她应该有的实力,也没有抓住沈仲白的心。

    众所周知沈仲白又那么喜欢顾嫱,必然想要得到顾嫱。

    顾丞相如果想要讨好他的话,会将顾嫱嫁给沈仲白。

    若不是顾嫱如今性子刚烈不听顾丞相的话。恐怕顾丞相早就一辆小轿子将顾嫱塞给沈仲白了。

    “此时估计有些困难,我还并未准备好什么说辞。”沈千山便道。

    他说话的时候,顾嫱已经将自己的外衣给穿上了,一边穿衣服一边笑着转头对他说道:“这还需要什么说辞?当初先皇还没驾崩的时候,你便已经将聘礼送了过去,这聘礼到现在都还没有退回来,这事情就应该继续做。”

    这话倒是说的很有道理!

    沈千山立刻也浑身充满了激情,就跟着站起来说道:“嫱儿,那你等着我,我便去换一身衣服就跟你过去。”

    傍晚,两个人的马车就缓缓的进了顾家。顾家府上十分的安静,仿佛是没有人住一样,院子中的丫鬟都不知道去哪里了,只有看门的人在打瞌睡。

    自从顾嫱总是不在府上,这叶氏和顾知画两个人也安静了许多。

    老夫人去世之后,整个顾家便渐渐的出现了萧条之势。

    他们到了正殿之后,居然没有人。只好就从正殿下车去顾丞相的书房中看看。

    书房的大门紧闭着,顾嫱推开便看见顾丞相正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打瞌睡。

    听见这动静,猛然的就清醒过来,抬眼有些惊恐的看着门口。

    看见事顾嫱之后,顾丞相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便起身说道:“你这些日子去什么地方了,为何不在家中?作为一个姑娘,你可要时刻爱护自己的名声。不能总是要往外面跑,成何体统。”

    这父女两个人见面,向来都是这般相互横眉冷对看不顺眼。

    但这次的事情必须要请求顾丞相的同意。

    顾丞相刚将这话说完之后,便看见了站在顾嫱身后的穿着十分厚重的沈千山,他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他从椅子上站起来,走了两步,站在沈千山的面前,给沈千山行礼之后,便有些严肃的问道:“九王爷来这里是有何事?”

    顾丞相依稀还记得上一次同沈千山相见的时候,是沈千山要将顾嫱带走,说是要给她恢复记忆。

    可是顾嫱现在人好端端的出现在这里,并没有表现出一点自己已经恢复记忆的样子。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