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七十九章火灾

    可是自己的皮肤在接触了大火的一瞬间之后,就烫的她几乎本能的大声的叫了出来。(M.goalkeeping-museum.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本来白皙的皮肤被火直接就烫伤了,她疯了一样的冲了出去,姑苏凉早就在外面准备好了,一把将她拉过来,接着就用一种球的动作,往山下滚去了。

    顾嫱离开了火堆之后,整个人紧紧绷着的弦终于是崩溃了,她闭着眼睛,一直就滚到了山下,好在至少姑苏凉是清醒的,她们被枯树枝拦住,这时候已经是离山下很近了,她抬眼就看见山上的大火正在用一种非常快的速度蔓延,她必须马上带着顾嫱走,山下不远处就有一条河,这条河在冬天,已经结冰了,干涸的没有多少的水了,但是这是她们唯一的机会了。

    姑苏凉将顾嫱拖到河边,已经用尽了自己全部的力气,她本来就已经到了尽头了,这下还带着一个人,将她带到了河边之后,就转头看着她。

    她的情况很不好,整个衣服都碎了,若不是在冬天衣服穿的很多的话,她这一趟下来估计也要衣不蔽体了。

    姑苏凉累的瘫倒在地上,却忍不住还是转头,用自己没有多少力气的手探了探顾嫱的鼻息,感觉到她虽然是轻微,但是还均匀的呼吸,终于是放心了。

    她都不敢想如果今天顾嫱死在这里自己,自己还有什么脸活在这世界上,她想着自己如果探了顾嫱的鼻息,发现她死了的话,自己马上就当场自刎。

    在休息了很长时间之后,她终于是缓过来了,山火蔓延的越来越大,已经烧到山下了,因为树叶引起的火宅,最后竟然是连树都烧着了。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大火,简直是让人惊讶和害怕,她将顾嫱的衣服整理了一下,将她的怀中的所有的东西都取出来,放在地上,从顾淮安给准备的药中翻找了一下,接着给顾嫱所有受伤的地方都擦上了药之后,又给她喂了一些药,才终于是放心了。

    她的身体比想象中的更加的严重,特别是小腿的地方,看上去完全的烧伤了,起了水泡。

    顾淮安必然不会知道这边的情况。他怎么会知道顾嫱能一把火将这山给烧了?自然也就没有准备要烫伤的药,不过比起这烫伤的伤疤,顾嫱现在昏迷了才是最难做的。

    她又从自己的背包中找到了一些食物和水,虽然是在这样剧烈的逃跑和运动,身上的背包却没有掉。

    吃了两口干粮,这食物果然是好东西,吃了之后身体马上就有了力气。

    将所有的东西整理了一下重新装到了背包中,她看着顾嫱放在怀中的回血草,这些药可是顾嫱拼了命才得到的,一定要好好地带回去。

    她将那些草重新的放在自己的怀中,将顾嫱背在背上,顺着河水往下游走去。

    走了大概有半日的光景,终于是到了那宏州,如果顺着路走,可以直接走到京城,但他们的马匹还在宏州,并且到宏州更加的近。

    山下已经聚集了很多的人了,他们看着这山火,都在摇头叹息,有些老人直接就哭了出来,指着山上的火灾说道:“老天爷这是在惩罚我们,是我们做错了事情,大家还是赶紧搬走吧。”

    姑苏凉背着顾嫱从这些人的身边走过去,所有的人都沉默了,觉得姑苏凉和顾嫱两个人简直就像是魔鬼一样,如果他们没有看错的话,这两个女人是从山上下来的吧?

    当然谁都没有想到这两个女人的其中一个就是造成了这场山火的罪魁祸首。

    只是觉得这两个姑娘真的是福大命大,这样都没有事情,当然能看出来这两个姑娘也差点就没有命了,能从那里出来,也算是捡了半条命。

    他们都看着这两个人,但是姑苏凉却一个表情都没有的从这些人身边走过去。

    晚上,终于是到了毒医的院子,姑苏凉那个时候已经不是靠着自己的身体了,而是靠着自己的意识,她只是机械化的往前走,在毒医院子的门口,终于是昏了过去。

    毒医的侍者出门的时候,就看见了昏倒在门口的姑苏凉和顾嫱,手忙脚乱的叫人给她们抬了进去。

    顾嫱醒来的时候,是白天,她身上多处被包扎,烫伤的地方被涂上了草药,疼痛是一阵一阵的,并不是钻心的疼,却是一种让人不能忽略的,总是隐隐约约的疼。

    她咬着牙坐起来,就有一个侍者马上的走过来,仔细的看了看她之后,就关切的问道:“姑娘你可是感觉身体有什么不舒服?”

    顾嫱摇摇头,转头看着,正好就是之前带着她上山见萧寒泷的侍者,这个侍者二十多岁,中规中矩,一看就知道是一个老实人。

    “同我一起的人呢?”顾嫱一下就想到了姑苏凉,自己不知道昏迷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姑苏凉是怎么将自己救下来的,她是真的担心姑苏凉。

    那侍者就说道:“姑娘还是担心你自己吧,那凉姑娘的情况比你好多了,只是太累了,睡了两天就好了,而你身上的伤痕,有烫伤烧伤还有划痕,还出了不少的血。”

    不管怎么说,至少她是活下来了啊。

    她接着就想到了一个最最重要的事情,她冒着生命危险带回来的回血草呢?

    她猛然的起身,这一动就觉得自己的头昏昏沉沉的。

    侍者吓了一跳,上去将她扶住之后就说道:“姑娘,你的头被撞了,不能这样。”

    将她重新扶到了床上之后,有人就从外面走进来,手中还端着药,一边开门就一边说道:“顾姑娘,你这次身上的药可都是我的心血啊,这些都是钱啊,你要同我将这些账都算清楚才行”

    来人就是毒医,毒医脸上带着笑容,将药端到桌子上,接着就坐在了椅子上,翘着自己的腿得意的看着顾嫱。

    顾嫱点头,钱这东西她有,但是要感谢人家救了自己一命不是?

    “回血草我已经带回来了,你能不能帮助我将那药方完善一下?”顾嫱就期待的问道。

    本来坐在那边的毒医一下就站了起来,接着就十分不相信的看着顾嫱。

    “那座山已经失火了,山上的火很大,你们为什么没有找萧寒泷要?她上一次带回来了很多,她来我这边打听你,那时候她身上就带了不少。”毒医就说道。

    顾嫱的脑子一转,就尴尬的笑了笑道:“萧寒泷说她没有,还给了我们一张纸,让我们照着去找。”

    毒医啧了一声,低头仔细的想了想,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萧寒泷为什么要这样对顾嫱。

    按照毒医的记忆,这两个人是没有交集的,萧寒泷也不是那种很自私的人,只要是能救,想救,都会试一试的。

    甚至有些时候,她还是一个喜欢钱的女人,为了钱也会做一些事情。

    这是为了活下去,没有人会瞧不起她,甚至还觉得她很有风骨。

    就连毒医这样的玩世不恭的男人,对萧寒泷都很是尊重,没有私心,不是因为是女人就讨好她,只是欣赏她的做事情风格。

    他怎么都想不明白,于是就转头上下的看着顾嫱,接着就问道:“你可是得罪了萧寒泷?不然她是不会为难你的。”

    顾嫱缓缓地走下来,动作很吃力,但是却仍旧坚持住了。

    “我只找到了一株,那山已经被毁了,想要找也不太可能了,你帮助我结算一下这药费,我要回去了。”说完就扶着墙站了起来。

    毒医一时间完全不明白顾嫱为什么要走了,但是还是点点头,侍者出去结算,将门关上之后,毒医才说道:“顾姑娘,我这里也实在是没有回血草,不过这药方你带回去,若是萧寒泷愿意给你一些回血草,那是最好,但如果她不愿意给你,也没有办法,她决定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

    顾嫱心中冷笑,她对这萧寒泷在心中的好印象已经完全没有了,若不是萧寒泷曾经救了她一命,她对她一点好感都不会有。

    但是顾嫱这人也是很大方的,别人不帮助自己,那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人家帮助是情义不帮助是本分,自己有什么资格去埋怨人家。

    可她也想要知道萧寒泷为何要这样对自己?

    她有做错什么事情吗?且不说自己同萧寒泷是第一次相见,难道因为自己是郡主,她救了自己一命之后,自己没有道谢?

    救了郡主的话,皇家确实是应该有一些表示的,但现在皇家的情况不容乐观,她名义上是郡主,其实也不过是顾家的嫡女罢了,指望靠救她发家,那简直是做梦。

    姑苏凉从外面走进来,从包袱里面掏出一包银子,放在桌子上,对毒医说道:“这次身上就带了这些钱,如果不够的话,还有两个首饰可以压着,或者是几张银票。你想要哪一个?”

    毒医低头看着桌上那一包银子,粗略的估计也是要一百多两的样子,只是让顾嫱付医药费不过是一句玩笑的话,没有想到顾嫱竟然当真了。

    他无奈的扯出了一个笑容,并没有伸手去接那钱,而是转头看着顾嫱。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