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六十三章嫁出去

    叶氏猛然转头,声音尖锐:“嫁出去?嫁给谁?沈仲白?”

    丫鬟点头,叶氏不屑的轻笑:“这像话吗?要了知画不说,现在还要顾嫱?他沈仲白何德何能独占顾家两个女儿?”

    丫鬟不说话。(M.goalkeeping-museum.com看啦又看♀手机版)毕竟也没有她说话的份,叶氏起身,披上外套,气势汹汹的就冲到了顾知章的书房。

    书房中很是安静,天气渐渐的冷了下来,房间中的炉火明亮,顾知章缩在火炉旁边,喝着茶想事情。

    叶氏冲进来的时候,顾知章就转头冷冷的瞧着她,接着道:“你不在自己的院子中,过来做什么?”

    叶氏给顾知章的茶水填满,语气很是平静的问道:“老爷,听下人说三皇子之前来过了?还想要让嫱儿嫁给他?”

    顾知章端着到了嘴边的茶水,并未喝下去,转头冷冷的盯着叶氏,不耐烦的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是不是觉得自己的事情还不够多?嫱而嫁给谁同你有什么关系?”

    叶氏的脸瞬间就变得十分的难看,顾知章的话扎的她心疼。

    虽然她本来就没有将那顾嫱当做是自己的女儿,可顾知章这样就说出来了的话,一点都没有给自己面子。

    “老爷这是什么意思,虽然我对嫱儿没有知画那么好,但是也没有有意为难嫱儿,我做了嫱儿那么多年的母亲,难道在老爷的眼中就一文不值么?”叶氏悲悲戚戚的样子,顾知章知道自己说的有些重了,就赶紧说道:“再说这事情你问的话有什么关系?嫁或者不嫁是我们无法做主的。”

    叶氏如何能不知道,沈仲白眼瞅着就要做了皇帝,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之前沈仲白就喜欢顾嫱要死要活,如今也是如此,既然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位置,接下来自然是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人了。

    “可是知画要怎么办?知画喜欢沈仲白那么多年,最后终于是如愿以偿却得不到他的爱。同样都是您的女儿,难道你就不心疼知画吗?”叶氏问道。

    顾知章想了很久,却也没有了主意。

    门外,下人过来禀告:“老爷,大小姐的丫鬟过来说是想要见见您。”

    叶氏咬着嘴唇,在顾知章还未说话的时候,赶紧就说道:“让她进来。”

    姑苏凉进来之后,给顾知章行了一个礼,似乎根本就没有看见叶氏的样子,便说道:“小姐这几日有事情出去了,她让我留下来同老爷说清楚,她不会嫁给沈仲白,不管老爷用什么方法,希望老爷能将小姐保住。”

    叶氏很是惊喜的道:“那太好了,太好了,我们能保证。”

    顾知章啧了一声,不爽的问道:“这事情如何保证,难道我们能违抗圣旨不成?”

    姑苏凉浅浅一笑说道:“顾丞相在朝中这么多年,对这事情总是有办法的,若是老爷要被人说两个女儿都嫁给一个男人这样难听的话,还觉得脸上有光,我家小姐说您尽情这样,若是您不想办法的话,她就会放弃自己的生命。”

    “这是拿生命在威胁我呢?顾嫱年龄已经这样大了,怎么还是用这些小手段?她难道不知道自己这样的小手段有多么的恶心吗?我们是一家人。”顾知章很是生气,他重重的敲了桌子,对姑苏凉怒目而视,好像此时面前站着的就是顾嫱一样。

    姑苏凉平静的吓人,她似乎是并不在乎顾知章的态度,相反,到是觉得顾丞相的反应很有趣。

    “姑娘已经想到了丞相您会有这样的说法,姑娘的意思是,您是丞相,是朝中的重臣,如果连自己的女儿都保护不了,一再妥协的话,要这丞相的位置有什么用呢?”

    说完,姑苏凉就推开门走了出去,这个时候追上顾嫱不知道还是否来得及。

    马车很快,在傍晚的时候已经出了京城,一路就奔着禹州去了。

    沈千山坐在后座,顾嫱和顾淮安两个人在前面。

    在半夜,终于到了禹州。

    禹州并不如京城那般繁华,但是看上去也很是奢侈,街上有不少的客栈还亮着灯,几个人找了一间客栈就住下了。

    半夜,顾嫱房间的门被推开,沈千山走进来,她起身,吓得不行,就生气的问道:“你来做什么?”

    沈千山扬了扬手中的东西,对顾嫱小声说道:“给你送一点好吃的。”

    她摇摇头,用自己的手抱着被子,似乎是很难过的样子,就对沈千山说道:“如果我真的找回了记忆,你觉得会我想起来什么呢?”

    沈千山坐到了顾嫱的身边,就说道:“你失忆是因为听见了什么不该听见的或者是看见了不该看见的,有人陷害,如果你能找到记忆,说不定会是一个惊天的大秘密。”

    顾嫱抿着嘴,似乎在纠结,但是自己已经决定的事情,所以不管最后的结果是什么,顾嫱都是要承受的。

    她转头,眼睛亮晶晶的,就问道:“我之前是喜欢你的吗?”

    沈千山带过来的东西已经吃完了,他漫不经心的回答:“喜欢或者是不喜欢有什么关系,反正我曾经说了,会让你重新喜欢上我的。”

    这并不是她要的结果,她无奈,只是默默的说道:“你走吧,我要休息了。”

    沈千山却站在床前并未走,而是伸手将顾嫱揽在自己的怀中,将她的头靠在他的胸膛中,对她说道:“嫱儿,你要相信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在你的身边的。”

    顾嫱的心就像是一片汪洋一样,潮湿的让人想要哭出来。

    第二日清晨,众人经过多方打听,终于是知道了这禹州的毒医在什么地方。

    禹州的山上,一座很有特色的庙宇就坐落在山中,顾嫱顾淮安沈千山带着各自的下人就出现了。

    这毒医果然是名不虚传,门口排着长长的队,顾嫱的前面是一个两个姑娘,这两个姑娘长得水灵清秀,但是脸色惨白,相互扶持着,似乎是得了重病。

    其中一个姑娘就对身边扶着她的姑娘说道:“灵儿姐姐,我们还是回去吧,就算是知道了我们这是什么病……也没有钱啊。”

    被叫做灵儿的姑娘同样的脸色难看,她听见妹妹的话之后,眼眶就红了,她咬着牙,注视着前方说道:“如果回去了,那么之后就没有机会治病了,等着我们的就只有死了,你纱儿你甘心吗?”

    “那还能怎么办?”纱儿一边擦眼泪一边哭,看得出来对这个世界还是有很多的眷恋的。

    顾嫱站在后面静静的听着,就走上前两步,对那两个姑娘说道:“两位,这是一百两银子,将病治好。”

    灵儿和纱儿转头都有些诧异的看着顾嫱,接着低头看着她手中的银子,眼睛都湿了,对顾嫱道:“姑娘,我们虽然是很需要钱,但是我们也真的是一点钱都没有了,这钱若是拿了,恐怕就也还不上了。”

    顾嫱浅笑,对她们说道:“你们两个人正是好时候,年轻美貌,若是因为没有钱治病而放弃希望的话,岂不是太可惜了?好好治病养病,若是日后有缘就再见。”

    正好此时毒医的侍者就过来将顾嫱接过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搞特殊当然不是什么好作风,不过他们时间宝贵,容不得耽误。

    毒医在偏房中静静的坐着,旁边焚香,周围的空气全都甜甜的,让人心神宁静。

    顾嫱坐到了毒医的面前,就看那毒医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男人,脸上戾气很重,似乎是因为年纪轻轻就有了这样的成就,整个人都趾高气昂的。

    只是他转头看着顾嫱的时候,一下就顿住了,接着轻笑一声,就说道:“我只是听说你是淮安的妹妹,没有想到竟然这样美貌动人,气质不凡。今日一见,算是涨了见识。”

    那毒医说完,就起身从里屋走出来,站在顾嫱的面前仔细的端详了一下。

    本以为自己这样说,顾嫱定然会像是一般的小姑娘那样很是害羞,然后不好意思的别过头,可是这姑娘就直直的迎上来毒医的目光,完全没有在害怕的。

    此时站在顾嫱身后的沈千山就走上来,伸手揽了一下顾嫱的肩膀,微笑着说道:“先生,劳烦您好好看看我未婚妻的症状,最好能快一点治疗她,如您所见,她并不是一般人。”

    同样是作为男人,毒医自然是知道沈千山是什么意思,他这是在宣示自己作为顾嫱未婚夫的权利。

    毒医也是明眼人,虽然人在禹州,但是其实对京城的事情也是有些耳闻的,至少他知道顾淮安的背景也并不简单。

    毒医就静下心来问道:“你说自己是失忆了是么?”

    说完就伸手去碰顾嫱的手腕,这一次顾嫱并未反对,沈千山也没说什么。

    周围药的味道很多,毒医仔细的辨别了顾嫱的脉搏之后,表情顿时就凝重起来,转头看着顾嫱,一改之前的灿烂贱兮兮的表情,就问道:“你的身上的药,是我配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