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四十八章营救

    顾嫱奇怪的抬眼看着沈仲白,她并不明白面前的这个男人的心中到底是怎么想,他难过,是因为他没有得到她,或者说是因为没有如他的愿。(看啦又看手机版m.goalkeeping-museum.com)

    如果所有的一切都是按照他希望的那么发展,现在的他定然不会如此奇怪。

    他周身散发的戾气让人觉得难受,大概是因为他将要管理这整个天下,那种皇家的气场突然就开了,竟然用皇家的气质去压制顾嫱,对这样一个小小的女人。

    在皇宫中,她手无缚鸡之力,背后没有可以依靠的人,能做的,就只是静静的看着他,让他知道自己在抗议。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顾嫱冷声问道。

    沈仲白咬了咬牙,凑到顾嫱面前,绽放了邪魅的笑容,轻声道:“我要让你嫁给我。你同沈千山的婚礼?不作数。”

    顾嫱盯着他的眼睛,仿佛是想要将他用眼神杀了一样,天知道此时的她确实是有这样的想法。

    “不可能,你根本就不知道我们能走到这一步,是有多么的艰难,付出了多少!”她如今风平浪静的坐在这里,是因为有她的哥哥顾淮安在身后默默的支持,正因为如此,哥哥被囚禁在皇宫中,她心急如焚,一直坐卧不安的想要将哥哥救出来。

    沈仲白似乎是对顾嫱这般恼火感觉到很高兴的样子,他能让她注意到自己,就算是恨他,至少她无法忘记他。

    远处有人袅袅婷婷的走过来,就算是此时的皇宫中一片肃穆的气氛,她的脸上的笑容仍旧是那么淡那么美好。

    如果只是看着这个女人的脸,没有人知道这个女人会是从青楼出来的花魁,她的一举一动,都有一种不符合她的优雅。

    沈仲白转头,看着渐渐走过来的女人,就突然转头对坐在椅子上的顾嫱说道:“如果你嫁给我,这天下有你的一半,那后宫之主的位置,只要你想要,我就给你。”

    “如果我不呢?”顾嫱挑眉,挑衅的看着沈仲白。

    “如果你不,那么你哥哥就会永远的被囚禁在皇宫,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死,你知道我为了得到你,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沈仲白说完,转身迎上走过来的沈蔷薇,用手将她揽在怀中,似乎在像顾嫱示威,又似乎对沈蔷薇深情流露。

    他终究还是抓住了她的软肋,所有的感情都将会成为软肋,不管是亲情还是爱情。

    她低下头,紧紧的握住自己的拳头,长长的指甲嵌在手心中,深秋太凉,血一滴滴的滴在地上,她却仿佛是感觉不到一样。

    什么皇后的位置,什么天下?她顾嫱什么时候在乎过这些?她一心希望自己的哥哥能有一个好的归宿,哥哥也同样这样希望自己,结果竟然到这样的境地,可悲可叹。

    院子的花墙后面,长宁披着白色的麻衣走出来,坐到顾嫱的身边。

    她给顾嫱倒了一杯茶,接着自己喝了起来,滋溜溜两口才抬眼说道:“我已经见过你哥哥了,如果你准备好了,今天晚上我们就将他带走。”

    顾嫱惊讶的转头看着长宁,要知道面前的这个女人是国家的长公主,如今已经送走了两个皇上,很有资历了。

    她顾嫱只是太后碰巧封了她一个郡主的位置,同长宁妄想平起平坐是不可能。

    “你说的是真的吗?公主殿下,您也知道哥哥他……”顾嫱压低声音说道。

    驾崩的皇上和沈仲白是亲兄弟,长公主长宁的母亲是宫中的一个不起眼的妃子,按说同皇上和沈仲白的关系也并不坦诚,但皇后苏氏为的就是让天下的人都认为是顾淮安将皇上治死了。

    这其中有没有沈仲白参与顾嫱并不知道,只是如果将长宁也牵扯进来,说不定会有危险。

    “本宫清楚的很,皇嫂如何想将顾公子关起来,本宫同样知道,就是因为顾公子是冤枉的,本宫才想着帮你。如今皇宫乱作一团,很多事情都需要料理,是顾公子离开的最好时候,若等沈仲白真的上位了,他首先着手的,就将会是顾公子的事情。”长宁也同样压低声音说道。

    她的语气平静,但顾嫱仔细一想,就觉得全身冒冷汗。

    长宁为什么帮助她?她记得自己同长宁的关系只是止于平日中相见随便说说话,甚至都谈不上交心,长宁如果帮助顾淮安逃出来,日后这事情暴露了,长宁就算是长公主,也逃不掉被惩罚。

    明明知道这后果这样严重,但长宁还是要做,甚至已经安排的很清楚了,她不能明白。

    顾嫱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就见沈千山从不远处走过来,坐下之后,就同长宁点点头。

    两个人像是已经商量好了一般,让顾嫱更加紧张。

    营救顾淮安这个事情,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只是关乎她自己。

    长宁从身后的女官的手中,拿出了一把钥匙递给沈千山道:“将顾公子接出来之后,拿着这个钥匙去京郊的宅院,那是先皇赏赐给本宫的,没有任何人能进去,另外,沈仲白一定会对顾公子严加看守,既然已经撕破脸,一定要做到最快,带最出色的暗卫,沈仲白就算是发现了也无济于事,毕竟他还没有册封。”

    顾嫱知道,就算如今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沈仲白将会是未来的皇上,可皇上刚刚驾崩没有多久,要将所有的丧事都料理好才能让新帝登基,在这段时间中,要做什么就要赶紧,不然之后都找不到这样好的机会。

    这也就是长宁和沈千山那么着急的原因。

    长宁吩咐了之后,就起身去准备,她转身要走的时候,顾嫱突然站起来,恭恭敬敬的给长宁行了一个礼,声音悲悯:“多谢公主。”

    长宁转头,她头上还带着孝布,所有金簪首饰全都换成了银饰水晶饰品,她灿烂一笑,同之前的每一次都不同,似乎是发自内心的笑,不过她的语气一如之前的冷漠:“可不是为了你。”

    顾嫱反应过来,也跟着笑了。

    沈千山拉着她重新坐下来道:“沈仲白对你说的话我都听见了,他的司马昭之心,大家都看在眼中,嫱儿,你没有必要扛着所有的事情,如果不知道怎么做,就告诉我,我永远都在你身边啊。”

    顾嫱吸了吸鼻子,感动之余,却总是觉得有什么事情让她无法安心,她抬眼浅笑着说道:“有你在我的身边自然是很好,可如果我让你的生活一团乱糟。我可怎么有脸在你的身边呢?”

    这个傻丫头,她根本就不知道,只要是有她在身边,纵然未来是万劫不复,他都能带着笑容面对,有她在的日子才是生命中最美好的存在。

    只是她不知道罢了。

    顾嫱静静的倚在他的肩膀上,他身上的香味盖下来,让她心中一片沉静。

    当晚,皇宫仍旧是一片白色的海洋,那是难得一见的景色,庄严肃穆让所有在此地的人都觉得被囚禁了,在宫中行色匆匆,却找不到自己心中的归宿。

    顾嫱换上了丫鬟的衣服,她身边站着的,是她这次带来的姑苏凉,听风知道了她们的计划之后,想要跟上来,可无奈由于身手不行,她只能先出宫,不然将顾淮安救出来之后,听风一个人在皇宫无法脱身。

    有姑苏凉在身边,顾嫱底气顿时就足了不少。

    往皇宫的深处走去,越走到后面,两个人的心中就越紧张。

    在皇宫的外面看见的,是这个巨大的宏伟的建筑最威严不可侵犯的一面,在后花园中,能看见的,是这个建筑温柔美丽的一面,只有在这无尽的院子房子中间,才能看见它不为人知的一面。

    那些小院子中隐隐约约的亮着灯,像是萤火虫一样的漂浮在半空,顾嫱不知道那些院子里面是不是有一些女人,她们在等待,却也放弃了等待,她们被遗忘在角落中,过着无人问津的生活,享受着平静,忍受着孤独。

    姑苏凉牵着顾嫱的手,她的手冰冷刺骨,这些天在宫中守孝,她的身体已经受不了了,但她仍然咬牙坚持。

    姑苏凉仔细的用鼻子闻了闻,这似乎是他们逍遥山上的一种秘术,只有同门的人才能闻的出来。

    她靠着这个鼻子带着顾嫱走到了一座巨大的宫殿后面,就看见已经有两个人在那边等着了。

    那两个人都穿着白色的衣服,在黑夜中显得格外的明显,但是好在如今皇宫中都是这般,并没有人注意这边。

    两个人就是锦夜和素歌,他们站在那里,一身的轻松,就差没有磕着瓜子八着卦等着了。

    显然这样的任务在他们面前根本就不算是什么大事情。

    锦夜走上来道:“主子和公主身边的女官进去了,估计再有半个时辰就能出来,我们放了十人份的迷药,就算是老虎也都迷倒了,放心吧。”

    姑苏凉却摇头道:“不要小看了沈仲白,他定然知道我们要动手,说不定早有准备。”

    姑苏凉的话刚说完,周围猛然就亮起了灯。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