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四十五章水深火热

    顾知颜泪如雨下,尽管听风已经在旁边手脚麻利的给她擦去了一些泪水,却也仍旧控制不住她潮湿的心情。(m.goalkeeping-museum.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终于她冷静下来,抬眼尴尬的咧了咧嘴,算是笑了说道:“姐姐,如果我不是庶女,情况是不是就会不同?”

    顾嫱显然已经知道她的身份,听她这样说,心中竟然毫无波澜,盯着她的眼睛,淡淡的道:“知颜,错的不是你的身份,是你自己,为什么你要任人欺负?”

    顾知颜抬眼难以置信的看着顾嫱。

    为什么要任人欺负?问得好,她何时有过机会能反身?她能做的,只是像是一个可怜的小动物一样在黑暗中舔舐自己的伤口。

    “姐姐,你如何这般风轻云淡?你明明知道,知颜从来就没有可能做什么。”顾知颜一边说一边哭,看的顾嫱心烦。

    她的这一生过的并不算是太好,虽然在外人看来似乎风光无限,只是苦水只有自己知道。

    如此的一个人,自然也没有什么资格教育别人要怎么过。

    但既然人的一生只有一次,不管身份是什么,都无需承受太坎坷的命运。

    “这般也是极好,你就被那蒋敏踩在脚下好了,反正你也好欺负,你自己难道不是这样认为的么?”顾嫱一边喝茶一边说道。

    这天下好欺负的人多了去了,虽然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顾嫱也知道,自己定然不能将所有的人都归结到这类人中。

    她宁愿相信顾知颜只是太善良,只要想反抗,总能做到的。

    顾知颜想了半晌,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平静下来,看着顾嫱,娓娓道:“姐姐,我能行的是不是?”

    顾嫱微笑,没再说什么。

    顾知颜转头看着姑苏凉:“烦请姑娘将我送到我母亲的院子中去。”

    顾知颜的母亲是院子中的一个姨娘,说是姨娘,其实也只是一个丫鬟上位,伺候了顾知章一晚,生下了顾知颜。

    有了丞相大人的孩子,生活自然就不同了。

    但其实那位三姨娘在生了顾知颜之后,只是不再需要做活了,整日守在自己的院子中,静静地感受四季的变化,看着花开花落,秋去秋来,谁知道这是不是一种惩罚和煎熬。

    有些人觉得繁重的活计让他们不能抬头,不能停下来仔细看看自己的周围,享受一下简单的美好,但是那些看上去就很美好的人,心中应该也有不为人知的痛处。

    夜深了,在顾家的西南角落中,一个干净却贫瘠的院子中,顾知颜扑在了自己母亲的怀中。

    那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岁月并没有在这个女人脸上留下什么痕迹,她的容貌精致,虽没有昂贵的首饰和胭脂,但她未经世事打磨的美貌和天真让人惊讶。

    姑苏凉自喻已经看过无数的美人,却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能在这顾家看见一个三十多岁的美人。

    说不上来是如何的感觉。似乎此时只能感叹岁月的美好,就算是让这女人过的清贫可怜,也同一般的女人不同。

    三姨娘将怀中姑娘的脸捧起来,仔细的看了看,那张脸并没有她的母亲那般惊艳,可看上去却也水灵的很。

    三姨娘的声音就像是温水一样,慈爱的问道:“颜儿,你还好吗?”

    不好,听风问她的时候,她就已经哭过了。如今自己的母亲这样问,她更加的难过,只是她这次终于忍住了。

    姑苏凉站在旁边,恭敬的行礼了之后,三姨娘就问道:“你是嫱儿那边过来的姑娘?长得真好,这么多年,也不知道嫱儿长得如何了?”

    姑苏凉微笑,轻声的说道:“郡主殿下长相精致美艳,很讨人喜欢。”

    三姨娘这才自知失言,赶紧就补充道:“如今嫱儿已经是郡主了,我再不能没有规矩的叫她乳名了。”

    顾知颜奇怪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如果按照母亲说话的意思,似乎小时候同顾嫱的关系很好。

    她到没有觉得顾嫱这人有什么问题,只是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冰冷的气息,不想要同任何人亲近。

    顾嫱之前并不是这样的,在失去了记忆之后,好像失去了更多的东西。

    本来她就对感情很是淡漠,如今竟更加薄情。

    “您对姑娘的过去知道多少?”姑苏凉将笑容收起来,冷眼瞧着三姨娘。

    顾嫱身上缠着的那些事情,都是上一辈的事情,那些恩恩怨怨纠缠在一起,怎么都解不开了,影响显然也是显而易见的,顾嫱即便是要出嫁了,那些事情都还如噩梦一样的萦绕着。

    三姨娘的眼睛闪了闪,浅笑莹莹的说道:“我当初是大夫人的贴身丫鬟,算是看着嫱儿长大的,只是那时候夫人同老爷关系不好,他整日寻花问柳,夫人性子温顺,为人宽容,便一直放纵没有管,若非如此,怎么会有叶氏的出现?”

    姑苏凉皱了皱眉,似乎在想着什么,只是她知道,关于上一辈的恩怨,没有人能说的清楚,到底谁对谁错,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争执出来的结果也没有什么意义。

    毕竟有些人已经死了。

    姑苏凉完全懂了这个女人的意思,她当初是蒋柔的侍女,可蒋柔同顾知章的关系不好,于是她抓住了机会,成功有了孩子。

    虽说三姨娘长得不错,样子好看,但抢走自己主子的男人这种事情,还是让姑苏凉不能接受。

    显然现在三姨娘的结果也是可以预见的,顾知章只是让她怀孕了,让她生下了孩子,生活并没有什么改变,飞上枝头变凤凰这种美梦,最后还是要醒的。

    可想而知,蒋柔那个不争不抢的性格,最后连自己的丫鬟都爬上了自己丈夫的床,估计没有心病也要气出心病来。

    姑苏凉点头,三姨娘自然是不能承认自己之前的过错,于是突然就凑上去,对上三姨娘的眼睛,冷冷的说道:“三姨娘,我家姑娘是早晚有一天要查到她生母蒋柔的事情,如果您知道什么,还是早些说出来,不然后来姑娘查出来了,她定然不能原谅你。”

    姑苏凉这姑娘因为普通,气场和长相都不出众,可这姑娘身上多多少少还是有肃杀之气,她作为暗卫,平日中都将自己隐藏得很好,可今日,她终于是释放出来,为的就是将三姨娘吓唬住。

    这女人能在院子中平静的生活那么多年,既没有被赶出去,也没有透明到被人遗忘,如此说来,她定然有些手段。

    三姨娘竟然没有惊讶姑苏凉的霸气,微笑着说道:“嫱儿身边能有你这样忠心的丫头真是好事情,作为姨娘,我希望你能全心全意的对她,莫要让她吃了苦头。”

    说完,就将顾知颜迎进了房间,将姑苏凉晾在外面。

    姑苏凉没有停留,飞身回到了清水苑。

    院子中,顾嫱和听风两个人正在清点送来的礼物,那些东西价值连城,听风转头看了看自己的房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就小声的问道:“姑娘,您真的要拿这些东西置办一处房产么?上次您给我的钱,我已经在京城边上找了一个地方,在山脚下,山清水秀,很是不错。”

    顾嫱满意的点头,就笑着道:“如此甚好,你为人向来谨慎,定然不要将此事暴露出去,越低调越好。那是我们最后的归宿,如果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中,恐怕会威胁生命。”

    听风懂事的点点头,自从姑娘越来越清醒之后,身旁总是隐藏了一些不怀好意的人,姑娘这样谨小慎微,她觉得反而更好。

    “姑娘,听风还有一个事情想要问清楚,关于吹雪的事情……”她似乎还不能接受吹雪带着男人来自己的房间做那种伤风败俗的事情,并且对吹雪的印象也一落千丈。

    在身边养着一个怀着春心的丫鬟没有什么,只是不要因此让主子蒙羞便好。

    “喜欢男人到也没有什么,你去查查她的男人是谁,将她安排到厨房,多的不要说,她已经不能留在身边了。”顾嫱就说道。

    同男人有了肌肤之亲的女人,就有了软肋,只要男人在床上三言两语的哄骗,结果定然是女人七荤八素的就将自己的秘密说了出来。

    听风低头,就下去了。

    第二日清早,顾嫱在院子中吃早饭,就见姑苏凉从院子的墙上跳下来,脸色苍白。

    她这人什么事情都不会放在心上,如此定然是遇见了让她都慌张了的事情。

    顾嫱擦了擦嘴,然后坐定,防止自己在听见这个事情之后,惊讶的从椅子上掉下去。

    姑苏凉跑过来,声音颤抖道:“皇上怕是不行了,听宫中的暗卫说,皇后将这个事故都怪罪在顾公子的头上,将顾公子软禁起来,姑娘你看要怎么办?”

    明明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听见这话之后,顾嫱仍旧觉得天旋地转。甚至连耳朵都不好用了,周围是一片嗡嗡的声音,她扶着旁边的桌子,用自己都听不见的声音颤抖的说道:“我要进皇宫,将哥哥带出来。”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