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零八章 突遇变故

    “你不要担心了,我会好好的处理这事情,你就好好的养病,等好了我们一去找你哥哥好不好?”沈千山摸着顾嫱的头,她的头火热,甚至都烫手,汗津津的。(看啦又看手机版m.goalkeeping-museum.com)

    顾嫱还是摇头,她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她并不相信自己在失忆前什么事情都能处理得很好,一定有什么东西是自己没有记住的,此时自己心中一遍一遍的提醒自己不要让哥哥出去,这就是自己的执念,自己最好不要无视心的提醒。

    现在在她身边的人就只有沈千山了,可他却不是站在自己身边的。

    能靠的是不是只有自己了?

    她绝望地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不再说话,李大夫带着药箱就进来,身后跟着一群徒弟,哪些人是就好像是终于有了长见识的机会,一个个脸上带着灿烂的好奇的表情,冒着大雨就都进来了。

    沈千山的眼神扫过这些人,冷声的问道:“这些是什么人?”

    李大夫自然是见过世面的人,知道此时坐在郡主身边的那个身上散发着王者的气息的男人,一看就知道气场强大,这男人就是九王爷。

    “回王爷的话,这些都是顾公子找过来的,希望能在这郡主的事情上帮上忙。”李大夫就恭敬地说道。

    沈千山突然就炸了,他眼睛猩红,声音甚至比窗外的雷声还要大,在这个不大的房间中环绕着:“你们当这是什么啊?我家嫱儿是你们用来做试验的吗?”

    顾嫱仍然是闭着眼睛,她明明都听见了,却还是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的样子。

    沈千山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也不想要去想这些事情。

    他已经失去了一次让顾嫱信任的机会,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他如果没有在她的身边的话,那么之后顾嫱不需要他的时候,他就没有出现的必要了。

    李大夫尴尬的笑了笑,似乎对这奇怪的九王爷已经很是了解了。

    反正像是他这样的皇家皇子,身上总是有一些弊病。

    沈千山是这样,沈仲白也是这样。

    想到沈仲白,老大夫的眼睛亮了一下,接着就恢复之前的样子。

    “我们人多智慧大,大家都希望能让郡主快点好。”李大夫就缓缓的说道。

    他这个年龄的老人,什么场面没有见过?

    顾嫱缓缓的睁开眼睛,抬眼对上了沈千山的眼睛。

    她的意识已经不是很清楚了,可她还是挣扎着起身,凑到沈千山的耳朵边上小声的说道:“调查他!调查他!”

    声音很小很急促,说完之后,就像是做完了自己的任务一样,一下就躺在他的怀中。

    沈千山先是一愣,接着眼睛一亮,她还是那个聪明的姑娘啊。

    姑苏凉适时的走进来,沈千山使了一个眼神,她马上就清楚的明白主子的意思。

    他挥了挥手,李大夫还想要在这里,却被沈千山一个眼神就杀了回去。

    一行人没有能接触到顾嫱的病情,都有些失望,要知道像是她这样的病情,在京城中很少有,能看见或者是治疗一下,那对自己之后的医学之路起到了良好的作用。

    可一回头看那九王爷的表情,这些小大夫就乖乖地走了。

    曾经听说九王爷沈千山是所有的王爷皇子中最好说话的。

    当然他总是过得像是世外桃源一般的生活,却又不能小看,天下人都知道,第一错事是相信感情,第二错事是不相信九王爷的实力。

    好说话不代表就好欺负,像是他们这样的没有什么名气的小大夫,就算是被九王爷误杀了,天下人也不会什么的,能做的就是远离是非之地。

    李大夫叹了口气,突然就紧缩眉头,陷入了无限的纠结之中。

    不多时候,姑苏凉就进来了,她身上的衣服早就湿了,头发上的水滴滴答答的,滴在地上的绒毯上,她也顾不得擦一擦,直接就道:“有问题,那个大夫是沈仲白的姨家的外亲,已经在顾淮安身边做了五年了。”

    果然是同沈仲白有关系,那么顾淮安被支走就说得通了。

    姑苏凉的话还没有说完,从窗户外面就翻进来一个黑色的影子,他落地之后,连自己身上的雨水都没有来得及擦,便严肃的说道:“主子,苏姑娘的情况不是很好,强烈的要求您回去,还说如果您不回去的话,她就从逍遥山的最上面掉下去。”

    沈千山紧紧地咬着自己的嘴唇,那个女人是在威胁自己,在这个时候威胁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

    低头,顾嫱不安的颤抖,身上的汗水已经将衣服都浸透了。

    她的情况同姑苏凉没有什么两样,沈千山张了张嘴,怀中的人明显是需要自己,可那个女人的话?又威胁自己。

    “没有人能威胁本王,你知道吗?”沈千山冷冷的对来的男人说道。

    来人是素歌,是锦夜的哥哥,两个人从小就跟着沈千山,是他最相信的人,也是知道他的所有事情的手下。

    素歌艰难的抬眼,用一种很坚定的语气道:“主子,您必须要去。”

    多的话素歌并没有说,但沈千山已经知道这其中的分量,苏姑娘的父亲对沈千山有救命之恩,这个恩情,他不能装作没有看见。

    姑苏凉并不是很赞同素歌的说法,就走上前面两步,急切地说道:“主子,您不能去,现在正是姑娘需要您的时候,如果您走了,姑娘自己要怎么办?”

    沈千山一下就纠结起来了。

    素歌缓缓地转头,他的性格要沉稳的多了,因为年龄比姑苏凉和锦夜大了一些,对事情的态度要宽宏的很,可是这次,素歌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凉儿,你难道不知道苏大老爷对我们主子有多么的重要吗?如果这次害了人家,苏大老爷是不会放过主子的,并且郡主大人只是生病了,还没有生命危险,有你在这里,难道还不行吗?”素歌说得很慢,有理有据,姑苏凉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可在素歌的面前,所有的一切都很是苍白,因为他还不懂什么男女人的感情,也不知道在绝望的时候那种陪伴有多么的重要。

    男人都过分理智,没有情深经历的事情,自然是不知道这选择有多么的过分。

    她还试图说些什么,但是沈千山似乎已经做了决定,他走到姑苏凉的面前,伸手在她的肩膀上拍了拍,深沉的说道:“凉儿,好好的照顾嫱儿,她身边就只有你了。”

    姑苏凉抓住沈千山,拼命的摇头,她希望他留下来,顾嫱需要他。

    他的身影消失在雨夜中紧紧跟在后面的素歌安慰的说道:“凉儿你能行的,在这种时候,你就是主子的依靠,我们不都是这样的人吗?”

    姑苏凉气的全身颤抖,转头,就看见之前应该乖乖的躺在床上顾嫱已经艰难的起身,身子很重,这个动作让她更加的艰难。

    她大口地喘着粗气,抬眼在满脸都是汗水的情况下,对姑苏凉笑了一下。

    姑苏凉的心中有多么的难过那是不必说的,她走过去赶紧将顾嫱扶住,声音很小,问道:“姑娘你要做什么?你现在的身体不允许你做那么多的动作。”

    顾嫱心中平静,她也知道自己本来不应该这样的平静的,却不能控制自己。那个男人是不是要保护自己,原来感情并不是一个值得相信的东西。

    她静静地感受自己的心脏中的每一寸的律动,她知道自己的心强烈地感觉到一种叫做失落的东西,她明明不记得任何的东西,可偏偏对这男人的反应那么的伤心,就好像是在潜意识中,她也认为这个男人也应该像是他说的那般对自己。

    凭什么?男人说的话是真的吗?她早就应该清楚不是吗?

    她一边艰难的起身,一边冷静的断断续续的说道:“备马车,追上哥哥,如果那个李大夫是沈仲白身边的人,他给哥哥的消息就是假的,是沈仲白故意透露给哥哥的,有人想要对哥哥不轨。”

    姑苏凉打量着顾嫱,就算是在她这样艰难的时候,还在考虑别人的事情,并且自己的脑子还无比的清晰,对所有的事情都看得清楚,这才是顾嫱啊。

    “姑娘,这是不可能的,你要知道,主子很担心你的安危,如果你出发了,我们会受罚的。”姑苏凉就说道

    如今姑娘可以说是自身难保了,如何还能去拯救别人?

    顾嫱虽然身上汗如雨下,但是却仍然将自己的外衫穿上,苦笑着摇摇头:“他并没有那个资格值得我去听他的,并且我现在做的这一切,是我自己的事情,别人无需负责,也无需干预。”

    姑苏凉怎么听出来了一丝不爽的意思?顾嫱说的这些都没有什么问题,可仔细一听就好像是在抱怨沈千山的不作为。

    她也是在乎沈千山的,只不过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诚然是这样,我也是要对你负责的,姑娘你不能去。”姑苏凉坚定的说道,好像自己的这个态度就能让顾嫱改变主意,但显然这是行不通的。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