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零五章 蹚浑水

    如果说顾嫱不知道沈仲白说的是什么,姑苏凉却知道,用姑苏凉的理解,就是沈千山现在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同女人幽会,沈仲白想要带着顾嫱去捉奸。(m.goalkeeping-museum.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不管怎么说,姑苏凉还是相信自己家的主子的,沈千山从小到大身边就没有断过女人,那些女人都很是自愿的付出自己的所有,只要是沈千山能给她们一个名分。

    在这世间,有地位自然是好的,但像是沈千山这样的,长相英俊,对女人似乎并不怎么感兴趣的男人,对于女人来说就是最好的挑战,如果能将他收入囊中,简直就是对自己魅力的一种认可,有了他的爱,本身已经赢过了所有的女人。

    不过姑苏凉这姑娘在感情上向来是少一根筋,根本就不清楚这些女人到底是为了什么。加上主子确实是对女人并不是太感兴趣,他用在顾嫱身上的关注度已经够让姑苏凉吃惊了,当她在院子中,冒着雨听着沈仲白简单的话之后,整个人竟然是开始冒冷汗,说实话她作为沈千山的手下,首先是要站在沈千山那边的,但她犹豫了。

    因为她用同样的热爱顾嫱,成为她身边的一个人,让她感觉很幸福,诚然顾嫱并没有给她带来什么,她却早就已经将顾嫱当成是自己的朋友了。

    在朋友和主子中间,她选择那个做的正确的人。

    顾嫱起身,她已经清楚的知道那个所谓的她的男人是谁了,就是在自己醒来之后,首先进入自己眼睛的男人,他身上的气质干净清爽,样子清秀俊俏,整个人的身上带着那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她只是第一眼就觉得这个男人很不同。

    他曾经在自己面前大言不惭的说是自己的男人,不管之前自己同他的感情有多么的好,反正现在自己不记得了,那么那个男人也可以随时的反悔,这样至少她不会因为失去了这个男人而感觉到痛不欲生。

    至于此时?顾嫱缓缓的起身,对姑苏凉说道:“将我的披风带过来。”

    接着将自己的衣服紧了紧,防止出去的时候,雨水会从自己的领口灌进去,她虽不想要承认自己是捉奸,心情却并不轻松。

    姑苏凉将她的披风盖上来,走到门口的时候,雨水就已经从这个翻新的木门的空隙中冲进来,她躲了一下。推开门,头上就已经被罩上了雨伞,沈仲白身上的香味在这雨中已经不是那么的明显了,却还是能闻出来,她似乎是脑中有一道闪电划过的感觉,想到了什么,只是一闪而过,她却没有抓住。

    沈仲白低头,雨水的声音太大,连带着他的声音也跟着急促了起来,他道:“你一定要多穿衣服,不然会着凉的。”

    顾嫱却面无表情,冷冷的道:“带我去。”

    沈仲白一愣,顾嫱这是生气了,她不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吗既然是将过去全都忘记了,那么就应该连同沈千山的感情也都忘记才是,难道这其中有什么他不知道的秘密?

    可他还是点点头,他的眼睛一直跟着沈千山出了顾家,此时顾家是多事之秋,按照沈千山的性格,一定会留在顾嫱身边的,但他却急匆匆的走了。

    沈千山从来不参加国家的事情,他的母妃也早就去世了,在这个世界上,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值得他上心的事情,除了顾嫱,可顾嫱现在的情况,正是需要人的时候,沈千山却走了,这就说明他一定是遇到了更加重要的事情或者是人。

    他沈仲白这些天确实是在女人的身上浪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但这根本就不算是什么,他在关键的时候,总是智商够用的。

    顾嫱从沈仲白的伞下出来,此时姑苏凉已经将她的伞撑开了,她走进去,转头冷冷的说道:“或者,你可以告诉我地方,我自己去,这是我同九王爷的事情,你可以不必掺和进来。”

    顾嫱的话很是决绝,沈仲白却摇摇头,坚持说道:“我要带你去,之前你对我的感觉很不好,那是我们之间有误会,如今你有了一个新的开始,我会全力以赴的抓住你。”

    抓住她任谁都能听出来,其实沈仲白就是想要追求顾嫱了。

    她无奈的伸手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淡淡的笑了笑,雨水已经将她的衣服打湿了,这深秋初冬的雨水太凉,但来的快去的也快,她提了提自己的衣角,笑着说道:“妹夫,你还是对我的妹妹好一些,就凭你将那青楼花魁带回家这事情,我怎么想,都觉得你并不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

    说完就往前走去,沈仲白在原地楞了一下,追上去,笑嘻嘻的说道:“那是有苦衷的,如果有时间,我会同你说说看我同那沈蔷薇的事情。”

    顾嫱冷笑,再没有说话,不多时候,沈仲白就带着手下,顾嫱带着姑苏凉到了逍遥山。

    雨中的逍遥山大雾蒙蒙,视线所到之处,皆是什么都看不清楚。

    逍遥山的宫殿若隐若现,几个人上去之后,就停在正殿中,正殿的门虚掩着,守卫已经不见了。

    沈仲白得意的站在门外,转头对顾嫱说道:“嫱儿你是自己进去还是我同你一起?”

    顾嫱狠狠地白了沈仲白一眼,然后推开门就走了进去,随着她的进入,狂风席卷着大雨就将门口的毛毯打湿,她看见正殿的灯并不甚明亮,房间很黑,里面并没有什么人。

    沈仲白随后就跟着进来了,看见这个场景的时候,顿时就一愣,接着就尴尬的看着顾嫱。

    他的眼线明明说沈千山带着一个女人在正殿,如果不是十分准确的消息,那眼线是不可能说谎的。

    顾嫱之前对这逍遥山还是熟悉的,可现在就像是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根本就不知道往哪里走。

    雨在房间的外面越来越大,她伸手掸了掸身上的雨水,寒冷和潮湿让她打了一个寒战。

    锦夜从偏殿走出来,看见顾嫱和沈仲白的时候,顿了顿,显然是没有想到这两个人能一起进来,并且看着顾嫱的眼神,她似乎是知道了什么。

    姑苏凉在灰暗的灯光下不断的给锦夜使眼神,锦夜咽了口口水,尴尬的走到顾嫱的面前,小声的说道:“郡主大人您如何过来了,这大雨,您身体还没有好利落,小心顽疾复发啊。”

    说完就想要地上热茶,却不想顾嫱一把就将他手中的热茶打在地上,冷冷道:“九王爷呢,让他出来见我,将事情说清楚。”

    她并没有多么喜欢沈千山,但当初自己醒过来的时候,沈千山说自己是他的女人,由此证明了两个人的关系。

    就像是她自己想的那样,她的失忆其实是一个新的开始,沈千山若是不想要同她在一起,在这个节骨眼上就可以放手了,根本就不需要纠缠,更加不要做什么勾引的戏码,很是无聊的好不好?

    她才刚刚醒过来,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并没有时间搞捉奸的那一套,也希望两个人好聚好散。

    锦夜的脸都白了,自家主子此时正在做一个重要的事情,为了还那女人的人情,可顾嫱是怎么知道的?

    为了得到顾嫱,主子做了多少的努力?能想到的都想到了,想不到的也在之前做了预防,可是现在要怎么办?主子一时半会无法回来,他要怎么稳住顾嫱?

    如果这事情不能处理好的话,主子一定会要了自己的命的,他跟在主子身边那么多年,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还从来就没有见过主子对哪个女人这样用心,并且完全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

    像是他那种在京城孤身一人的王爷,本来就是所有女人的梦想对象,如今他同顾嫱在一起的消息在京城不胫而走,简直伤透了那女人的心。

    “主子现在还不能回来,他身上有重要的事情要做,郡主大人是在这里等着还是……”锦夜一边恭敬的说道,一边在心底期盼顾嫱能回去。

    在这里等着的话……如果主子回来还不算是什么,若是带着那女人回来的话,这事情就一辈子都说不清楚了。

    锦夜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门被重重的推开了,一阵风夹着雨冲了进来。

    站在门口的几个人都向后退了两步,就看在硕大的雨伞下面,沈千山白色的衣服已经透了,他的头发贴在额头上,发尾在衣服上,他搂着一个女人,那女人似乎是已经昏过去了,紧紧的闭着眼睛,微微张着嘴,身上全都被淋湿了,湿漉漉的衣服贴着她傲人的曲线,胸前的起伏若隐若现,即使是在这样灰暗的光芒下,她好看的也让人出神。

    沈千山抬眼,雨水已经让他的眼睛有些模糊,看见对面的顾嫱的时候,他先是一愣,接着猛然站直,身边的女人因为失力,一下就倒到一边,好在锦夜眼疾手快,冲上去将那个女人扶住。

    女人似乎还是有一些意识的,在倒下去的瞬间,轻轻的哼了一声,那声音太,听着就有一些不同的东西在其中。

    沈仲白和沈千山都转头看着那女人,只见女人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肚子,缓缓睁开眼睛,那双眼睛真的是很好看,就连什么都不在乎的顾嫱都觉得那女人看上去很舒服,优雅美丽。

    尤其是那双眼睛,一看下去就十分的有灵气。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