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十六章 地头蛇

    接着就从锦夜的手中接过来一个册子,扔在桌子上,顾嫱拿起,一字一字的去看,就看见这上面是宏州知府的贪污记录,其实所谓的官员都不是那么的清廉,只要是想查,早晚都能查到的,或者说朝廷想要让哪个官员下马,只要是使用一点小手段,早晚都要死的。(看啦又看手机版m.goalkeeping-museum.com)

    “拿着这个,去李家,本王保证李沧肆要乖乖的将沈梦送出来。”沈千山扬了扬眉,似乎是在等着顾嫱夸奖自己。

    果然顾嫱起身,满脸笑容的拍了拍沈千山道:“多谢王爷。”说完就起身往沈家去了。

    沈千山像是一尊雕像一样,手伸到了刚刚顾嫱碰自己的地方,静静的感受这姑娘在自己身上留下的痕迹,她的味道,她的力气就好像是一笔一划的刻在他的心中一样,只要是想要想起来,随时都可以。

    到了李家,顾淮安显然早就已经到了,站在门口等的似乎是有些不耐烦了,就冲上来对顾嫱道:“据说沈姑娘已经进去一天了,我们要如何?我尝试敲门了,他们并不开门。”

    之前顾淮安觉得从丞相府离开也没有什么大不了了,难道这世界上还有用钱不能完成的事情吗?

    可现在他突然就有一种无力的感觉,果然除了钱之外,还有权利,如果他还是丞相府的嫡出公子的话,宏州知府无论如何都要卖自己一个面子的吧?

    顾嫱用手指了指身后的沈千山,这宏州知府官位不大,顾嫱郡主的面子可以不给,但九王爷的面子是一定要给的吧?

    沈千山给锦夜使了一个眼神,后者缓缓的走上前去,一脚就将门踹开了,里面站着一排一排的侍卫,转头看着来人。

    沈千山的气质瞬间就炸开了,对那群人说道:“将李沧肆叫出来。”

    一个家丁赶紧就跑了进去,不多时候,李沧肆就带着两个随从走了出来,扬着脖子,气势汹汹的,问道:“什么人啊?”

    这顾嫱和顾淮安两人之前见过,但沈千山就从来不曾见过。

    “这位是九王爷,今日驾到只是为了将沈姑娘接回去。”顾嫱指了指沈千山。

    他瞬间就直了腰板,能帮上嫱儿就是一件开心的事情,撑场面他很在行。

    李沧肆的脸冷了一下,在宏周这小地方,他可以说是地头蛇了,谁不要听他的?在这里就是横着走!

    他脸上的笑容渐渐的凝固,就算自己在宏州很是牛气,但面对的是当朝的九王爷,怎么说都是要给人家一个面子的,京城随便一个官员在自己的面前,都要高太多了。

    李沧肆赶紧率领众人跪在地上,给沈千山行了礼,接着就抬眼笑嘻嘻的说道:“九王爷大驾光临,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未曾迎接,还请王爷赎罪。”

    沈千山站在那边,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区别对待,挥了挥手,声音清朗的道:“将沈姑娘送出来。”

    他的声音很冷,其中似乎是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坚定,他是在给李沧肆机会,但是这男人却不一定能接受这个机会。

    大概李沧肆并没有觉得沈梦这个姑娘值得京城的人亲自做靠山。

    “那女人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人……王爷何必如此在意呢?再说小的同沈姑娘也算是情投意合,将她留下来并不冲突啊。”李沧肆抬眼,他的眼睛像是狼一样,发着黄色的光芒,嘴角咧着,样子很是难看,浑身上下都透露着猥琐的气息。

    这样的一个男人,就算是表情都出卖了自己,明显就是在众人的面前钻空子。

    顾淮安紧张的不行,这男人在宏州因为父亲是知府的原因,在这边很是阔气,见到什么好看的看得上眼的女人,都会收入囊中,过着像是土皇帝一样的生活。

    面对这样的男人,顾淮安这种只有钱没有权利的人是完全没有办法的。

    可沈千山并没有惯着这李沧肆,从锦夜的手中拿过之前的册子,然后扔在了他的怀中,冷冷道:“本王向来不喜欢拐弯抹角,并且在你这种人身上浪费时间让本王更加不值得,这个东西你看了之后,就乖乖的将沈梦送出来,并且保证之后不要动她,还有……”

    此时李沧肆已经将那册子打开,细细的看过去,脸瞬间就白了,眼睛也直了,双手在颤抖,全身的寒意甚至让他不敢抬眼对视沈千山的眼睛。

    他怎么能不清楚这是什么?最上面自己父亲的名字十分的显眼,下面是父亲贪污的证据,十分的详细。

    以为从来都不会被发现的事情,此时清楚的让他眩晕。

    沈千山从来不管朝堂之上的事情,如今将这个证据送到皇宫确实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他不会这样做,所有的朝堂之上的事情,都是皇上的事情,如果自己贸然的去做了,只会让皇上认为自己有异心。

    作为皇上,是最敏感的,不仅仅要面对真正的异心,还要时刻提防那些对自己有威胁的人。

    这些年,就算是沈千山在努力的让自己看上去平静而无害,却仍然有不少的流言蜚语在质疑沈千山。

    李沧肆的脸色难看,但却还是转头,对身后的侍卫道:“将沈梦带出来。”

    不多时候,一身白色衣服的沈梦被带了出来,她整个人身上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灵气,看上去更加像是一个行尸走肉。

    看见站在门口的众人的时候,她那暗淡的眼神一下就亮了,像是将死之人终于发现了能救活自己的稻草,并且想要狠狠的抓住的样子。

    她还是害怕的吧?顾嫱抬眼看着沈梦,后者的眼神也马上就对上了她。两个人四目相对的时候,眼神中似乎都包含了什么,却也都没有说出来。

    她们两个人,现在大概是已经有了共同的秘密,成为了很熟悉的但却又不太熟悉的一种关系。

    顾淮安上前扶住沈梦,她对他笑了一下,嘴唇轻启:“谢谢你,我就知道你能来。”

    声音不大,可是周围的人都听见了,李沧肆咬着自己的嘴唇,狠狠的白了这两个人一眼,心中暗骂一对狗男女。

    既然人已经接出来了,沈千山上前握住顾嫱的手,对顾淮安道:“走吧。”

    顾淮安眼睛扫过两个人紧握的手,顿时就奇怪的用眼神同顾嫱交流,可她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没有说。

    当天晚上,众人就到了京城,顾淮安似乎是想要留在沈梦的身边照顾一下,却被顾嫱严格的要求不许再次出京。

    顾淮安虽然心中不爽,但毕竟顾嫱也是为了自己好,加上这次自己不告而别,顾嫱的焦急他也看在眼中,并不想要让自己的妹妹如此的担心,于是他承诺自己若是必须要出京,定然会事先通报顾嫱的。

    丞相府的大门,沈千山将顾嫱的手放开,然后将她的碎发捋在耳后,仔细的看着她那张像是花朵一般娇艳的脸庞。

    顾嫱被他盯得全身都不舒服,脸上的红晕也渐渐的散开,沉吟了一下,就抬眼对上他的眼睛,轻声道:“王爷,这些天嫱儿感激不尽。”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沈千山一把揽在怀中,接着他的下巴就抵上她的头顶,他身上的香味像是风一样的袭来,将她紧紧的包围起来,是那熟悉的味道。

    她的心中一软,整个人升起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她自己一个人孤寂了太长时间,这个怀抱太温暖,让她似乎一下就能沦陷在其中。

    这是一个温柔的陷阱,她眼看着自己一步一步的掉下去,却无能为力。

    “同我两个人,为何要这般见外?”周围有人走过去,不少丞相府的家丁走到这里的时候,脸上的好奇表情已经隐藏不住了。

    男女两个人之间,如果有这样的动作,那基本上是已经确定的事情了。

    再说人家顾嫱未嫁,九王爷未娶,在一起也算是名正言顺了。

    顾嫱似乎感受到了周围的目光,想要从沈千山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却不想他将她搂的更紧了。

    “嫱儿这是做什么?难道是想要反悔了?”沈千山的气息在顾嫱的头上铺开,是他的味道,让她的脸更加的红了。

    “什么反悔?嫱儿并未答应王爷什么啊。”顾嫱装作听不懂沈千山的话,但却低着头,似乎是不敢看他的眼睛。

    沈千山前一秒整个人还温情的像是水流一般,此时却突然严肃起来,认真的将顾嫱扳过来,对上她的眼睛,像是小孩子一般的委屈道:“嫱儿你果然还是反悔了,可是你怎么能做那种事情呢?将本王的贞洁名声都夺走了,现在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果然女人心……”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她就伸手打断,接着说道:“好好好,我同意。”

    她的话有些不耐烦,但是却带着笑的,她的笑太美,他只是站在那边看着,都觉得自己的心柔软的好像是能滴出水来。

    重新将她揽在怀中,就好像是失而复得的小宝贝一般的宠着,一刻都不忍心松手。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