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十四章 不一样的她

    沈千山用手掸了掸自己衣服上那还没有干的血迹,刚才并没有关注,此时他的一个动作,让她一下就闻到了这血腥的味道,迅速的弥漫到了这个巨大的正殿。(m.goalkeeping-museum.com手机阅读)

    她转头,沈千山挥了挥手,就看见纱儿和锦夜带着灵儿从偏殿走出来。

    灵儿身上绑着的绳子已经解开了,但是衣服上留下的血迹和痕迹触目惊心,她的头发上带着泥土和血迹,脸也花了,她虽然并不出众,但是不管是什么样的女人,都不能接受自己的脸是这个样子。

    灵儿颤颤巍巍的就像是一个百岁的老人一样,往前走了两步就再也没有力气了。

    纱儿赶紧就上前将她扶住,她跪在皇后的面前,声音嘶哑,嗓子已经破了,每说一句话,就是巨大的疼痛,干裂的像是随时都能被撕碎一样的声音。

    “望月灵对不起皇后娘娘。”接着是呜咽的声音。

    皇后站在那里,她想要走过去将灵儿扶起来,但是不论她怎么想,都只是站在原地。

    她是皇后,望月灵只是自己的手下,手下是用来做什么的?之前对于皇后来说,这话简直就像是废话,能做到皇后的这个位置上,所有的人的牺牲都没有关系,如果没有这样的决心,自己如何能巩固自己的地位?

    但现在不同了,这个小小的姑娘,就像是寒风中的一株小草一样,顽强的摇曳着,坚持着,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就会猝不及防的凋落,没有一丝犹豫,根本就不给她伤心的机会。

    是她的原因,如果不是她的话,灵儿怎么能被抓去,并且成了这个样子?

    她沉默,眼睛干涩,眼泪夺眶而出,看着灵儿的眼睛被水汽弥漫。

    所有的站在那里的人都惊讶的不行,在皇后身边服侍那么多年,灵儿从来就没有看见过皇后哭出来,她有些时候也伤心,哥哥的死让她伤心,沈仲白的移情别恋让她伤心,伤心的时候,她总是坐在窗前,一个人静静的,就好像是一棵树,没有情绪的树,可她的周围都是悲伤的情绪。

    如今她堂堂一国之母,竟然是为了自己这样一个下贱的丫鬟哭了?

    灵儿一下就慌了,跪着往前挪动了两步,就绷不住的大哭起来。

    她的声音已经很破了,如今这哭声就像是秋风刮过老树皮一般,又破又难听,但是所有的人都没有嘲笑,只有难过。

    沈千山坐在旁边,他用帕子机械的擦着自己衣服上的血迹,眼睛缓缓地专注的看着皇后。

    沈千山将他的眼神在皇后的身上游离了两圈,接着就淡淡的笑着,她是什么身份那自然是不需要说的,可是今天却还像是一个孩子一样,让在这里的所有的人都看见了她作为一个女人最柔软的一面,算起来,她除了是这国家的皇后之外,也仅仅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啊。

    气氛到是有些不同,皇后将自己的眼睛擦了擦,她知道自己在不该在的人的面前失态了,既然已经将灵儿救了出来,事情至少算是有了一个好的发展,她抬眼对纱儿道:“将灵儿带回望月家,湘儿也跟着回去。”

    湘儿和纱儿都着急的往前走了两步,接着就说道:“不可,娘娘您自己一个人在皇宫,若是……”

    若是被沈仲白欺负可就一点能依靠的人都没有了,当然此时这话也不用说的太清楚,毕竟大家都不是傻子。

    皇后坚定的摇摇头,对这两个人丫鬟说道:“如今同他已经撕破脸了,本宫不能让你们再去冒险,回家等本宫的消息。”

    说完之后她就往偏殿走去,那边有她的衣服,丫鬟张了张嘴,伸手似乎是想要阻拦她,却并没有这样做,皇后这人性格冷淡,决定的事情根本就不会放弃和改变。

    沈千山并未说话,也转身回到自己的寝宫,将身上的脏衣服换下来,直到皇后离开王爷府都没有再出现过。

    回到皇宫已经是第二日的清晨了,她身上的味道很不好,虽然没有动手,那些人的血渍也蹭到了身上。

    未央宫中很是冷清,除了皇后就一个人都没有了,剩下的宫女就像是雕像一般,没有什么动作。

    刚刚将衣服换下来,就听太监奸细的声音道:“皇上驾到。”

    皇后在贵妃椅上静静的坐着,表情很是淡然,眼睛闪了闪,冷冷的扬了嘴角,这男人是踩着点来的,不然怎么会在自己刚刚回来就过来了。

    她起身,还未走到正殿,沈仲白就带着沈蔷薇进来,他设施哪行的龙袍很是显眼,样子霸气,表情却阴冷的可怕。

    沈蔷薇身上的料子华贵的吓人,就连她这个皇后都没有这样好的待遇,沈仲白不是说所有的女人都是他的棋子吗?如今这棋子的待遇怎么就那么好呢?

    她跪在地上,沈仲白从她的身边走过去,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却让她作呕,那应该是别的女人身上的味道吧?

    坐下,沈仲白将手放在桌子上,冷冷的问道:“皇后这些天去了什么地方?可是忘了自己的身份?”

    皇后低着头,轻声的道:“臣妾的丫鬟被抓走了,臣妾不知道那人为什么这样,便出宫救丫鬟去了。”

    他什么不知道,如今还这样说,只不过是想要找一个由头,那么皇后也不想要同他浪费时间,当然还有最重要的,皇后如果欺骗了他,那是欺君之罪,他更加有理由的杀了自己。

    沈仲白想要杀了自己的这种决心,皇后比任何人都清楚。

    “皇后的意思,您堂堂的后宫之主,为了一个丫鬟出宫?你知不知道自己应该在什么地方?你出宫了,外人要如何说?如何想?”沈仲白的声音冰冷,其中甚至是不带一点点的感情。

    皇后突然就笑了,想要强行的将这个帽子扣在自己的身上,显然沈仲白算是用了一点智商,可她不认,她还是要反抗一番。

    “皇上的意思,就算是有人将臣妾的丫鬟抓走了,臣妾连反抗和救人的资格都没有了吗?臣妾是皇后,是这国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竟然连自己的丫鬟都保护不好,说出去就好听了?再者,连臣妾的丫鬟都敢动的人,有没有将臣妾放在眼中?有没有将皇上放在眼中?又何时将整个皇家放在眼中了?”皇后说到这的时候,抬眼对上沈仲白的眼睛,她眼睛闪了闪,似乎是在笑的样子。

    她一定是在嘲笑,说了那么多,她想要证明什么?她就是想要证明自己她根本就没有瞧上皇上,这两个人,有谁将谁放在眼中了?

    一切都是在面上恭恭敬敬罢了。

    “如此说来皇后的意思,到是朕想的太多了?是朕太过分了?”沈仲白的声音顿时就提高了一个档次,看着皇后的眼神似乎是要着火的样子,他面前的这个女人,一身“傲骨”。

    咄咄逼人的样子让人觉得很是可笑,她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为自己辩解?她以为自己做的事情,沈仲白一点都不知道吗?

    “臣妾并未这样说,再者,皇上也并未惩罚臣妾,臣妾到是觉得皇上乃是一代明君。”皇后仍旧是低着头,表情淡然,心情平静,同这个男人纠结这种事情,皇后也不是第一天做了,她深知什么话能让皇上在一瞬间就暴怒。

    当然人若是在暴怒的时候确实是会做一些冲动的决定,但也同样在暴怒的时候,人会在不知不觉中露出破绽。

    果然沈仲白气的全身颤抖,整个人都像是要疯了一样的猩红着眼睛盯着皇后。

    却一句话都不说,只是看着她。

    到是旁边的沈蔷薇突然就来了一句:“果然是皇后娘娘,做事情就是霸气,竟然什么都不管就能如此的,让臣妾好生羡慕啊。”

    说完之后就笑意盈盈的看着皇后,似乎是在挑衅。

    皇后如何能不习惯这样的沈蔷薇?

    她缓缓的起身,从沈仲白的身前站起来,所有的人一点声音都没有了,只是默默的看着皇后,这女人因为气场太强大,就算是沈蔷薇有皇上撑腰,在皇后面前也不过是大气不敢出。

    皇后动作很慢,完全看不出来到底想要做什么,接着就在沈蔷薇毫无反应的时候,狠狠的上去给了她一个嘴巴。

    这一声响声简直是太吓人,沈仲白的脖子缩了缩,眼睛一闪,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她的胆子……真的是太大了!

    接着沈蔷薇就狠狠的被打在地上,身体不自觉的抽动了一下,手捂在脸上,眼睛都疼的出来了,脸上是一大片的红色,还有五个指印。

    她忍住想要骂街的冲动,然后转头积满希望的看着沈仲白,希望他给自己做主。

    却没有想到的是,沈仲白只是轻声的咳嗽了一下,就起身道:“回宫。”

    沈蔷薇惊讶的看着沈仲白,似乎是伸手想要阻拦,这皇后打自己,甚至是在皇上的面前,难道就这样算了?

    这个男人到底有没有将自己放在心上?她不是他心中最重要的妃子吗?被皇后打了,就当是没有看见吗?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