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十五章 忠告

    “老爷,嫱儿已经回来了。(看啦又看小说)”叶氏将晾好的茶水递给顾丞相,眼睛闪了闪,她知道他在焦躁什么,但她就是要借着这个机会让顾丞相更加的讨厌顾嫱,如今顾知画看上去像是已经失败了,但叶氏偏偏不信这个邪,她只要是努力,就一定能让自己的女儿走到理想的位置。

    顾丞相喝了口茶,勉强平静下来,接着冷冷的问道:“将她给我叫来。真的是越发的没有规矩了,知道我在家都不上前请安,还有没有将我这个父亲放在眼中?”

    叶氏说的将顾嫱的郡主之位收回去的建议,之前顾丞相只当是因为叶氏心中不满,可如今,有太多的理由让顾丞相这样做,他突然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的考虑一下这个事情了。

    顾嫱回到院子中,这屁股还没有坐热,听风就匆匆的带着她到了正厅,给顾丞相请了安之后,她站在那边,眼睛闪了闪。

    叶氏如今整天呆在顾丞相身边,尽心竭力,定然是有什么新的计划,她本不想要再在叶氏的身上浪费时间,却架不住这女人“如火的热情”。

    “你这几日都在忙什么?”顾丞相没有看顾嫱,瞬间气场就提升,冷冷的看着面前的茶杯。

    顾嫱歪了歪头,装作听不懂他的话,便问道:“并未做什么,只是抽了时间去看看大哥。”

    一提到顾淮安,这顾丞相就从心中升起一种不能控制的怒火:“那个男人值得你一遍一遍的过去看?他众叛亲离,目无尊长,怎么就让你如此的留恋?”

    话虽如此,可当顾丞相说了这些的时候,心中何尝不是难受的想要哭出来,那是他的儿子,优秀并且聪慧,却不听自己的管教,不听管教的孩子不管有多么的优秀,都不值得自己往他的身上投入时间和亲情。

    “这并不是留恋,是感情的牵绊,到是父亲急着找嫱儿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顾嫱并不想要在个事情上浪费时间,她今日格外的忙,她希望顾丞相有什么就说什么,不要磨磨唧唧的一说就是半天。

    顾丞相心中的怒火已经升起来了,却还是拼命的压制,接着就道:“我要上报皇上,请求他将你的郡主之位收回,你可是有什么意见?”

    顾嫱面无表情,心中却已经笑出声了,这是自己的父亲?她不知道他的脑子中装的是什么,难道看着自己的女儿过的不好就让他那么开心吗?如果自己的女儿过的好的话,他就要想方设法的阻挡?真他娘的是涨了见识,顾嫱已经气愤都不想要说话了。

    “为何?”顾嫱强忍着心中的怒火道,接着竟然是控制不住的要笑出来,大概是因为觉得自己的父亲被叶氏牵着鼻子走,甚是有趣。

    顾丞相本以为顾嫱能在瞬间爆炸,大吵大闹,但却没有想到她那般的冷静,加上她的眼神,到是让他的心中没有底,她的那个表情,就好像是已经明显的看出了顾丞相的阴谋诡计。

    可顾丞相并没有觉得自己这是错的,或者他在潜意识中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做法是不对的,却还是努力的在对自己进行控制,认为自己是正确的。

    “父亲发现你做为郡主之后越发的目中无人,不懂礼貌,并且那郡主之位也不算是什么,就算是现在很是诱人,但之后的和亲之类的,你如何能承受?”顾丞相就说道。

    顾嫱本是站在正厅的,顾丞相一边说,她就一边坐到了旁边,喝了口茶水。

    她知道接下来将会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既然他能将这种不要脸的想法说出来,就说明他早在心中已经十分的认同这个想法了,并且强烈的想要说服顾嫱。

    但她一步都不想要退让,也就是说,今天注定是一场两个人的较量。或许她永远都不会明白,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到底是什么样的,自己的努力,自己的智慧,都比不上人家叶氏的几句话。

    放下茶杯,顾嫱抬眼,冷声问道:“目中无人?不懂礼貌?父亲您这两句话的意思,嫱儿怎么不太明白?是不是不听父亲的话就会被称为不懂礼貌?”

    顾丞相还没有说话,叶氏就在旁边赶紧插嘴道:“那不然呢?你父亲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你怎么能不清楚你父亲的好心呢?”

    这女人不管是在什么时候都要插一嘴吗?顾嫱本想好好的教训一下这女人,最后还是忍了,在这个时候是万万不能被人家抓住把柄的,刚说自己不懂礼貌,自己就同叶氏顶嘴,这岂不是正中下怀?

    “父亲,您的意思是放下郡主之位也是为了嫱儿好?那郡主之位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也是嫱儿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的奖赏,若是父亲因为自己的内心错误的判断就让皇上将这位子收回去,整个京城的人如何看待父亲?如何看待嫱儿?他们会真怎么认为父亲?”顾嫱就问道。

    到时候整个京城的人都会认为顾丞相的脑子有问题,拆自己女儿的台,如果都这样说了,顾丞相还是执意如此,那顾嫱也没有办法,人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他都愿意堵上自己的声誉毁顾嫱了,顾嫱还能拿什么同自己的父亲斗?

    说到这里,顾嫱就起身,转头看了看叶氏,接着就笑着说道:“夫人,父亲因为要处理的事情太多,难免会在某些事情上一时糊涂,您作为我父亲的贤内助,一定要多多提醒父亲,就像是这种事情,您为何不在第一时间同父亲说清楚利弊呢?”

    说完顾嫱就准备离去,叶氏气得不行,顾嫱这种讽刺让她一时无语,她的意思,是一个人都不会犯这样的错误,叶氏却还是眼睁睁的看着顾丞相犯了,这种泼脏水她怎么能忍?

    难道顾嫱不知道这事情就是叶氏怂恿的?既然是知道了还这样说,就是在羞辱叶氏,也在点醒顾丞相。

    果然顾丞相就转头有些难以言语的看着叶氏,叶氏赶紧就起身跪在他面前,低着头很是无奈的说道:“老爷您听我说,不是这样的,我们都是为了嫱儿好,是她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位子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

    “给知画这个位置,你接受吗?”顾嫱便问道。

    叶氏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低着头,她知道顾知画能坐上郡主之位简直就是妄想,但如果真的有机会,为什么不呢?

    “我当然不会同意知画坐郡主之位,我希望她平安一生。”叶氏将自己的嘴唇都要咬出血了,上面留下两个牙印,声音都变了,就道。

    恐怕这话说出来,她自己都不会相信,却还是为了自己的目的,冠冕堂皇的说了出来。

    顾嫱点头,接着就道:“我会去同太后娘娘说的,看看她能不能封知画一个郡主位置,毕竟只有站在那个位置上才有资格说话,根本就什么都没有得到的人,凭什么说的那么大义凌然?

    叶氏的眼睛一亮,却马上就暗了下来,顾嫱y有多么的讨厌顾知画她难道还不知道吗?如今说什么去求太后娘娘,她当这郡主位置就像是丫鬟一样多啊,随便就封百八十个?诚然现在顾嫱同之前已经完全不同了,却仍旧没有实权,叶氏为自己的幻想天真和蠢感到有些脸红。

    可此时的顾丞相到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转头,眼神在叶氏的身上游离,不管她脸上有什么微小的动作,他都看的清楚,包括她听见顾嫱说要给顾知画求一个郡主之位的时候的那种期待。

    那是一种渴望,对那个位置的幻想告诉她,如果顾知画得到了那个位置,那么境地将会同现在完全不同。

    看吧,所有的人都渴望让自己变得更加的强大,位置更高,就算像是叶氏说的那么冠冕堂皇都不行,她也希望,如此,她却不想要让顾嫱坐在那个位置,甚至找了很多的理由,顾丞相似乎是在一瞬间就醍醐灌顶了。

    怪不得人家顾嫱会是那种表情,甚至对自己有一种叛逆的心态,那还不是因为自己从来就没有切身的替顾嫱考虑。

    似乎是一下就想明白了,顾丞相对顾嫱道:“嫱儿,是父亲考虑不周,这事情我对不起你,我们好好的,不要再吵架了。”

    这还是顾丞相第一次对顾嫱服软,就算是心中有千万的不爽,最后顾嫱只是点头,对他说道:“谢父亲。”

    说完就便走了。

    顾丞相张了张嘴,想要将她留住,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叶氏转头,轻声道:“老爷……”

    千言万语,却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她还好意思说什么?顾丞相既然是已经同顾嫱道歉了,就说明已经看出来了自己的小心思,自己如今只能奢求顾丞相不要对自己太过冷淡。

    顾丞相缓缓起身就走了,甚至一句话都不想要同叶氏说,他作为一个父亲,因为女人的话对自己的孩子起了那种歹毒的念头,他心中很是不爽,甚至觉得自己这样做之后,更加的可悲,在孩子面前一点面子都没有了。

    顾嫱回到院子中,听风走上来帮助她更衣,虽然只是一天,但听风却觉得主子好像是好久都没有回来了,甚至她的身上带着一种陌生的感觉,这种感觉很不好,听风从来就都觉得自己是顾嫱身边最亲密的人,但现在似乎不是了。

    刚坐下没有半晌,姑苏凉就冲进来,脸色难看,对她道:“姑娘,顾公子出京了。”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