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十四章 跨越的对话

    他起身,走到皇后的面前,作揖道:“本王同手下在皇宫中游玩,被不明人士伤害,一路追到这里,至于进了皇嫂的寝宫,也是怕那刺客在皇嫂身边有危险。(www.k6uk.com)”

    说完给素歌一个眼神,后者凑到他身边,沈千山接着道:“既然皇嫂的寝宫并不大碍,王弟这就告辞了。”

    从皇后的身边走过的一瞬间,皇后一把就抓住了沈千山的胳膊,肃杀的眼神传来,沈千山对上之后,也眯了一下眼睛,这女人果然不同,同之前的那个顾嫱已经差距太大了,至于为什么有这样的差距,他不会知道的吧?

    “刺客?追杀?”皇后重复一遍,接着转头看着沈千山,扬了扬眉毛,冷笑一声道:“九王爷下次想要调查本宫,最好找一个好一些的理由。”

    话毕,狠狠地将沈千山的胳膊甩到一旁,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纱儿还是之前攻击的姿势,眼睛死死的盯着这两个不速之客,若不是皇上之前就怀疑皇后和九王爷的关系,而此时九王爷出现在这里太让人百口莫辩,纱儿一定喊人将他们主仆两人抓起来。

    沈千山拍了拍自己肩膀上的灰尘,什么都没有说,带着素歌消失在黑暗中。

    皇后坐到了本子前面,看着上面的字,心乱如麻,她不知道沈千山的目的,也不知道此时他发现了这个秘密之后会如何?

    如今她自然不再担心沈千山会去沈仲白面前告密,这两个人如今的关系大不如前,沈仲白虽然没有再次赐死他,不过是因为没有找到机会和理由,贸然的将他赐死不能服众,恐怕沈仲白会再一次行动。

    只要沈仲白不知道这事情,那就还不算太糟。

    皇后提笔,那是很长的一段话。

    在长久的沉默中,顾嫱本以为皇后那边有什么变故,一边心心念念的等着,一边胡思乱想,在她终于是忍不住想要将本子合上的时候,一个个的字就出现在了本子上,那字迹同之前的完全不同,明显是皇后回来了。

    但是之前问自己身份的那个字迹的主人是谁?虽那人的字迹同皇后的有明显的区别,可顾嫱却觉得很是熟悉,自己一定是接触过这个人的字迹。

    她首先想到的就是沈仲白,接着就是一身的冷汗,若真的是他的话,所有的一切就都完了。

    但她回想沈仲白的笔迹,却终于是松了一口气,并不是他。

    接着皇后的字迹清晰的出现在本子上,她一字一字的读下去,心也跟着沉下去了,那是关于顾淮安因何而死的原因,显然皇后已经查到了。

    这个故事曲折离奇,其中竟然还牵扯到好几个人,顾嫱甚至能听见自己的心在狂跳,她觉得自己能改变也必须要改变这个事情。

    为了自己的哥哥,也为了自己。

    将本子合上,顾嫱睡意全无,对在屋外的姑苏凉道:“凉儿,明日出发,去找哥哥。”

    没有回应,不多时候,姑苏凉穿着一件黑色的衣服推门进来,揉着惺忪的眼睛,委屈的噘着嘴“姑娘,你今日不是已经见了大公子吗?难道还有没说完的话?”

    若还有未说的话,她大可写信过去,如今时间紧迫,她必须要将所有的精力都用来保全她的哥哥。

    顾嫱没有回答,转头借着烛光给了姑苏凉一个眼神,后者马上就点头“姑娘的意思,凉儿马上照办。”

    第二日清晨,顾嫱上马,同姑苏凉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就出了丞相府,叶氏和顾丞相巴巴的等了一上午也没有等来顾嫱的请安。

    叶氏悠悠的端起茶杯,装作漫不经心又有一些委屈的对顾丞相说道:“如今真的是女大不中留了,知画眼看着要入了那三皇子家的门,我同她呆上一整天都觉得不够。”

    顾丞相并未说话。

    叶氏接着道:“嫱儿也是,一大早就不见了踪影,日后出嫁了岂不是更加想念?”

    顾丞相“啧”了一声,只是喝茶也不说话,他怎么能不知道叶氏的意思,这两个人等着人家顾嫱请安,昨日的事情大家都尴尬的紧,需要一个人找个台阶下,毕竟是一家人,心中就算是不爽,面上还是要过得去的。

    这顾丞相和叶氏心照不宣,却不想顾嫱根本就没有要请安的意思,叶氏心中不舒服,嘴上却还是要找一个好的理由,证明自己让顾嫱来请安是因为想念,并不是因为礼仪。

    可顾丞相的心中就好受了吗?

    “这嫱儿自从被封了郡主之后,越发的没有规矩了,早晨也不知请安,眼中还有我这个父亲吗?”说完便将手中的茶杯狠狠的放在桌子上,负气的抱着膀子。

    叶氏一听便计上心来,凑到顾丞相的身边,小声的说道:“老爷,如今嫱儿被封了这郡主,您不好管理和教育,要不要去请皇上将这郡主之位收回去,换成别的奖赏,比如赐婚之类的,方便您的教育,还能让嫱儿有一个好的归宿?”

    顾丞相本是看着前方的,听了叶氏的话之后就惊讶的看着她,接着似笑非笑的问道:“你说什么?”

    叶氏的心思那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顾丞相不彪不傻怎么可能不知?

    看见顾丞相的脸色都变了,叶氏就知道自己的心思表现的太过明显了,赶紧就补充说道:“老爷您想太多了,我这也是为了嫱儿好,那郡主有什么好的?到头来还不是要同外族和亲?成为这国家的牺牲品?只不过是一个名头好听罢了,可未来茫茫的几十年,嫱儿就被嫁到边疆,我们可还能有机会同她相见?”

    顾淮安然淡然一笑,伸手就要将顾嫱拉走,却在这个时候,顾嫱走上来,对沈梦说道:“沈姑娘,你万万要小心刚才的那个李沧肆的男人,那男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沈梦有些惊讶,但这姑娘多多少少至少是教养很好,表情控制的也还不错,就小声的问道:“为何?”

    能为何?若是她知道自己的人生将会因为这个男人改变的话,是万万不会像是现在这般淡然的。

    顾嫱张了张嘴,却从未如此的犹豫,只是说道:“小心就好。”

    话毕姑苏凉就上来将她拉走,对沈梦笑了一下,算是打招呼了。

    三个人上了马车,夜色正浓,想要到京城大概已经是深夜了,顾淮安坐下之后,顿时就直视着顾嫱,很是严肃的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为何突然就到了宏州,为何知道沈梦的名字,为何会在要走的时候对沈梦说那么奇怪的话?他迫切的想要知道,毕竟在他看来,顾嫱的安全很重要,但沈梦也是无辜的,他不想在自己身边的人都受到伤害。

    “大哥,你问的是什么?”顾嫱就淡淡的问道。

    她知道的太多了,想要说是完全说不清楚的,并且知道那么对顾淮安也没有什么好处,难道有人会希望自己马上就要死了?

    “嫱儿,沈姑娘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朋友,我当然也不希望她有什么意外,如果你能阻止她的话,那么就去做吧。”顾淮安在沉默了好久之后,终于是缓缓地说道,他的眼神很是淡然,似乎已经将这个事情都想好了。

    如今顾嫱确实是变了很多,顾淮安都看在眼中,她更加的强大冷静和睿智,但是这并不是顾淮安想要的结果。

    一直以来他都是一个男人,是应该保护妹妹的人,可妹妹的强大却让他有一丝没有用武之地的感觉。

    他一直在纠结犹豫,最后终于是放弃了。

    不管顾嫱做什么,怎么做,只要自己能更加幸福便好。

    可顾嫱如何不知道,她要阻止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沈梦,沈梦同自己任何关系都没有,她要阻止的是顾淮安,自己的哥哥不能被这女人间接伤害,所谓红颜祸水,她顾顾嫱深知其中的意思。

    到了药铺,顾淮安对顾嫱道:“今日太晚,你在这边住下,明日就回去,一定要奥万万小心。”

    听上去为什么就像是在道别一样,顾嫱赶紧问道:“哥哥你要去什么地方吗?”

    顾淮安转头,没有再说话的就准备要走,顾嫱追上来,着急道:“千万要记得我同你说的话,不要出远门……”

    话毕,他已经走出了很远。

    顾嫱愣愣的站在原地,眼睛干涩,像是要哭出来的样子,姑苏凉上前拍拍她的肩膀,算是宽慰。

    第二日清晨,顾淮安将嫱儿送到了马车上,伸手在她的手上拍了拍,笑着说道:“回去之后好好的,千万不要委屈了自己,你现在身份已经很是不同了,没有人有资格欺负你,你可知道?”

    顾嫱点头,顾淮安一挥手,马车就缓缓的动了。

    虽心中总是放不下,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在上午的时候到了丞相府。

    府中似乎是流动着一种浮躁的味道,眼神在顾嫱的身上游走,似乎都带了不能说的秘密。

    正厅中,顾丞相上了早朝回来之后,坐卧不安。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