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47、怪老头儿(一更)

    青秋倒是诧异了一下,随后苦笑道:“所以,这里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的!”

    “难道青秋姐姐和青夏姐姐就没想过出去?”

    “何尝不想!但也要有那个命才行,我们就连这小小的寨子想要出去,还得得到允许,别说是下山了,起初几年或许有过,但现在…不想了!”

    闻言,楚流晨和小包子两人的脸上都闪现出了一抹失落。(手机阅读请访问m.goalkeeping-museum.com)

    随后小包子又问道:“若是有机会让姐姐下山,过正常人的生活,姐姐愿意吗?”

    青秋笑了一下,道:“谁不愿意过正常人的生活?但我们都知道那只是奢望,如今对你们而言,你们只要乖乖的,随后安心等待!凭着你们的长相和胆量,指不定会被卖到大户人家当公子,你们到时候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被困在这里了!”

    小包子:“……”

    楚流晨:“……”

    他本身就是出自大家族,当今楚王爷的儿子,就是皇子公主都不一定比他尊贵,比他得宠!这如今却…

    “谢谢青秋姐姐,我们知道了!”

    “嗯,那就好!”青秋摸了摸他们的脑袋,指着那本册子道:“这个我就先拿走了!”

    “哦,好吧!”小包子和楚流晨无奈的说道,有些事情他们还不能做的那么明显。

    再说小团子这边,小三子和小六子今日似乎特别的忙碌,在外边指挥着二十几个工人,在搬着一袋又一袋子的东西。

    这些袋子里边是什么东西,小团子已经知道了,因为昨日的时候,就有一个工人扛着一袋子的粮食去了他们所住的那个寨子,她当时不经意的问起,才知道原来这里边装的全都是大米!

    今日被接来这里之后,小三子和小六子便把她安置在边上,随后就自己去忙碌了。小团子无聊,于是就悄悄的走出了寨子!

    她每日经过的地方,有一个三岔路口,他们走的是左边这一条,右边的一条路也不知道通向哪里。

    小团子来到岔路口之后,便毫不犹豫的走向了右边的那条路。

    大概走了小半个时辰,小团子又看见了一处屋子,小团子径直走了过去,越往近走,这空气中散发的一股浓郁的药味就越发的浓厚。

    小团子蹙了蹙眉,小手捂住了自己的鼻子,两只眼睛不停的往院子里边咕噜噜的瞧着。

    “有人吗?”小团子开口问了一句。

    无人应答她的话。

    “有人在吗?”

    她再次开口问了一句,可还是没人应答她的话。

    “没人应我,我进去咯!”

    小团子说了一句,就迈着自己的小短腿往里边走。

    越往里边走,小团子浑身就感觉到了一阵凉意,小身子也不由自主的开始抖动着。总感觉四周像是有眼睛盯着她是的。

    咽了咽口水,小团子来到了门边,正要伸手推开门!

    可没想到此时一阵强劲的风刮来,门“哐当”的一声,就被吹开了!

    “啊!”小团子尖叫了一声,小身子往后退了几步,没差点跌坐在地上。

    “哈哈哈…哈哈哈…哪里来的小女娃!”这时,屋子里边突然响起了一阵浑厚且中带着些沙哑的笑声,咋一听还有些恐怖。

    小团子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定了定神,心想里边原来是有人的,于是伸出自己的脑袋,随后往屋子里边探去。

    屋子里,只见一个满头银丝,穿着普通的老头儿不羁的斜靠在在了一张榻上,一手撑着自己的头,一手拿着一本不知道记载着什么的书籍。

    宽阔的衣袖以及一头散落的长发遮挡住他的脸庞,让人看不清楚他的面容,显得有一丝神秘。

    小团子打量了他几眼,睁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问道:“我可以进去吗?”

    老头儿撩了撩自己银白色的头发,放下书籍,转头看着小团子,朝他招了招手,道:“若是你不怕我,就进来吧!”

    “啊!”看见他脸的那一刻,小团子眼睛闪过惊恐,面色有些发白,不由自主的尖叫了一声。

    只见他整张脸像是被分割成两半了一般,一边白皙如玉,另外一边却是纵横交错着青紫色的犹如网状的纹路。像是中了毒一般,就连他的唇瓣也是一边呈深紫色,一边淡粉色。

    还有他的眉毛与长发,亦是一半的银白色,一半的深黑色。他的手,一只手修长,骨节分明,像是上好的白玉一般,另外一只手却满是褶皱,枯骨无形,弯曲不能直立,犹如鹰爪一般。

    他就像是两个人的组合,一个人宛若十几岁的翩翩少年郎,一个宛若十的老头儿。

    两半放在一起,要说唯一的相同的地方,那就是他的那双眼睛,深邃凌厉,宛若大海中的漩涡一般,稍不留神,就会被吸进去。

    见小团子如此,他仰天哈哈哈的笑了一声,眼睛中带着丝丝苦涩。

    小团子咽了咽口水,走了进去,站在了他的面前,歪着脑袋,眼睛亮晶晶的望着他,问道:“我叫言儿!你叫什么呀?我叫你叔叔好?还是叫你爷爷好呢?”

    老头儿的笑声戛然而止,见小团子已经没有了刚才对他的惧怕,好奇的问着他问题,低头与他平视,问道:“你竟不怕我?”

    “怕!”小团子重重点头,见老头儿似乎是有些不愉,又说道:“咋一看,是挺怕的,但是现在看看也没那么可怕了,刚刚从门口进来,见你的院子里,晒着不少的药材,你是大夫对不对?娘亲说大夫都是治病救人的,是好人,所以你是好人对不对?”

    “哈哈哈…哈哈哈…”听完小团子的话,老头儿又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我老头儿活了近百年了,第一次见到你这样的小娃娃!好人?哈哈哈…老头儿坏事做尽,竟有人说我是好人!新鲜!真是新鲜啊!哈哈哈…”

    小团子闻言,抿了抿唇瓣,瞪大眼睛看着老头儿道:“你近百岁了?不像啊!”

    “小女娃,这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老头儿是大夫不假,但却是个坏人!”

    “不对,哪有坏人说自己是坏人的?”小团子摇着头道。

    老头儿也没在跟小团子讨论什么是坏人,什么是好人,问道:“你叫言儿是吧?”

    “是啊!我娘亲取的名字哦?是不是很好听!”

    老头儿:“……”

    “你是被那般人抓到这盘龙山上来的?”老头儿问道。

    “对啊,那些人抓了我们呢,那边的寨子里,住着五十多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孩子呢!不过这里不是叫二龙山吗?怎么又成了盘龙山吗?”

    “二龙山?哈哈哈…这只不过是被改了名字罢了!”

    “瞧你这丫头的面相,可是出自大贵之家,怎的也会被捉来!那般人是瞎了眼了,自掘坟墓吧!哼,活该!”

    小团子:“……”

    “爷爷,你这说什么呢?什么大贵之家?您是不是看错了,我跟哥哥从小就生活在王家村里,以前都吃不饱穿不暖,怎么会是大贵之家!”

    老头儿笑了笑没回答她的话,只道:“你这丫头命格虽贵,但也免不了要吃些苦头啊!不过终究会否极泰来的!”

    小团子嘟了嘟嘴,只觉得面前的老头儿说话莫名其妙的。

    眼珠子在屋子里边转了转,说道:“这里就爷爷你一个人住吗?”

    老头儿笑了笑,道:“当然,除了你,谁敢不要命的闯入老头子的地盘!”

    小团子瞥了下嘴道:“那您是怎么吃饭的?外面的药材也是您自己采摘的?”

    老头子哼了哼,道:“那倒不是,这些东西自然会有人送来!”

    “哦!”小团子点了点头,随后自己爬到了榻上,舒服的坐了下来。

    老头儿见此,又哈哈大笑了起来,似乎很开心。

    小团子歪头看着老头儿,疑惑的问道:“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啊?中毒了?您自己不是会医术?”

    老头子吹胡子瞪眼睛的看着她:“医者不能自医,你这小女娃不知道?”

    “嘁,就连自己都医治不好,您还医治别人?”

    老头子:“……”

    “您也是被困在这儿的?”小团子又问道。

    老头子不屑的哼了一声,要不是老头子我受制于人,这个小小的地方,怎么困得住我?

    小团子:“那还不是被困?”

    老头子瞥了小团子一眼,伸手给了他一个爆栗。

    小团子摸了摸脑袋,哼了哼。

    老头儿突然站起了身来,道:“你小女娃更够进来得这里,就是跟我老头子有缘分,跟老头子来,老头子带你看样东西!”

    小团子闻言,眼睛亮了起来,她最喜欢看宝贝了!

    从榻上跳了下来,跟着老头儿走,小团子这才发现老头儿的腿走路的时候竟然时一瘸一拐的!

    老头儿带着小团子来到边上的屋子,一打开这屋子,里边便冒出了丝丝凉意。而进入到屋子里之后,也能感到丝丝的阴冷。

    屋子的边上有一排长长的架子,架子上放满了瓶瓶罐罐。架子底下,还有被黑色的布,遮掩住的笼子,被关在笼子里的东西,还时不时的发出那种奇怪声音,让人不寒而栗,全身上下不由得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小团子下意识的扫了扫自己的手臂,没想到却换来了老头儿的一个冷眼和一声冷嗤“没出息!”

    小团子:“……”

    还以为是带她来看什么宝贝呢,原来是看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正想着,就见老头儿从架子上拿了一个罐子出来,随后坐在了桌子边,把罐子放在了桌子上。

    “过来!”老头儿朝着小团子招了招手。

    小团子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直觉告诉她,这罐子里的东西不会是什么好东西!于问道:“这里边的是什么?”

    “当然是人人求而不得的宝贝!”

    “真的?”小团子怀疑的眼神看了眼那罐子,随后目光又落在了老头儿的身上,像是在求证一般。

    “当然!”老头子点头“我老头儿从来不骗人!”

    小团子:“……”

    小团子也在边上坐了下来,眼睛盯着那个罐子,心却是在扑通扑通的跳着。

    老头儿把罐子移到了小团子的面前,说道:“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打开看看!”

    “这是什么啊?”

    “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老头儿用眼神示意她打开。

    小团子犹犹豫豫的,手伸向了罐子,随后缓缓的揭开了罐子的盖子。

    见里边没东西爬出来,小团子悄悄的松了口气。

    老头儿嘴角轻笑了一下,从边上拿了个碟子过来,放在桌子上,道:“把它倒出来!”

    “啊?这里边还有东西啊?”

    “当然!”

    听到老头儿肯定的回答,小团子抿了抿唇,拿起罐子又开始往外倒。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