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黑手再聚议范宁

    乌衣巷,黑手党总坛。(Www.goalkeeping-museum.com)

    四大镇守,戴着面具,分坐圆桌的四周,大殿之中,火光熊熊,映着堂上挂着的那块铁匾,上书的黑手乾坤四字,格外地刺眼。

    白虎冷冷地看着坐在北方的玄武:“玄武大人,什么时候开始,你连家里的一个小女子也管不好了?”

    玄武平静地说道:“这世上最难掌握的就是人心,老夫既然无法让你们三位遵守承诺,那尊重妙音的决定,也是理所当然。只不过,老夫原本以为她会直接拒绝,却没有想到,她会用这种方式。”

    朱雀冷笑道:“她比你的女儿更勇敢,我看,她是学到了王家那种宁折不弯的家风遗传,王献之为了拒婚用艾草把自己烧瘸了,王徽之在谢道韫改嫁他人后直接出家为僧,有这些例子在先,你应该早作预案的。”

    青龙平静地说道:“你们怕是低估了玄武大人吧,在我看来,这早就是他的计划,他清楚王妙音的个性,知道让她断了对刘裕的情,改嫁他人,就是逼她自杀或者出家,无论哪种选择,都会绝了我们利用王妙音重新联姻的念头。玄武啊玄武,我自认冷酷无情,但要是跟你比心狠手辣,还是差了点。”

    玄武的眼中冷芒一闪:“青龙,我不是你,不会有那么多见不得光的下作手段,上次嫁王妙音入皇家的提议是我作的,倒是你一力反对,这回该不是你又使了什么手段吧。”

    青龙哈哈一笑:“我反对的可不是什么妙音当皇后,而是你谢家借此机会再次跟皇帝攀上关系,借皇帝的力量来对付我们。这回你的想法终于实现了,司马道子空有一个录尚书事和扬州刺史,可是北府军在谢玄手上,尚书令由谢石担任,宿卫京城的辅国将军由你儿子谢琰担任,等于军政大权还是在你谢家手上,这绕了一圈,又回来了,除了你玄武大人解职归家,幕后操纵一切外,和以前没有任何不同。”

    白虎冷冷地说道:“玄武,我本以为上次的协议,我们各方都能遵守,没想到你还在跟我们耍花样,这样可不好,你难道想我们三家再来针对你一次吗?”

    玄武冷笑道:“你们也不想想,妙音拒绝嫁入皇家,为什么皇帝反而给我们谢家保留官职和军权。”

    朱雀若有所思地说道:“你的意思是,这是皇帝的离间之计,想让我们自己斗起来吗?”

    玄武点了点头:“皇帝身边不是没有能人,范宁和王雅都不是易与之辈,听说这些天,范宁天天和皇帝在一起,出谋划策,他们大概也看出来,这个时候的权力斗争会很激烈,贸然卷入,会提前暴露自己的实力,所以宁可把这些给我谢家,想我们真心为皇帝出力,与其他大世家争斗,他们好坐收渔人之利。”

    青龙的眼中闪过一丝疑色:“范宁?他一个儒生,能有这本事?现在可是玄学的天下,没几个人学经学。而范家世代学儒,本就跟大世家来往很少,要对付他很容易。而且,他还是王国宝的舅舅,按说应该帮着自己的外甥才是。”

    玄武冷笑道:“我还是王国宝的岳父呢,不也是势成水火?范宁一直不参与各种政治斗争,看起来没有威胁,但可能我们都低估了他。司马曜没有什么本事,只可能是他出的点子,看起来,他是想趁着我们内斗,把玄学人士顺理成章地驱逐出去,然后让信儒家经学那套的人上去。”

    青龙的目光炯炯,直投向玄武:“你们谢家以前就是经学家族,后来为了当官才由经入玄的,这回不会又改信经学了吧。”

    玄武勾了勾嘴角:“青龙,我们都知道,要想维持世家天下,就得玄学当道,这样才能让我们的身份地位不弱于皇帝,若是再谈经学,儒家,那君权神授,我们必须听命于这个天子,那还有什么权力可言?我们谢家既然尝到了玄学的好处,就不会这样放弃。”

    青龙冷冷地说道:“既然如此,那范宁就交给你处理了。你有什么办法?”

    玄武转头看向了白虎和朱雀:“这也是你们的意思吗?”

    白虎点了点头:“不错,尚书令还在你谢家手上,北府军也一样,这事你不处理难道还让我们出面吗?要获得我们的信任,证明皇帝跟你不是一路,那就先把范宁除掉,范宁不在皇帝身边,司马曜自己玩不出什么花样。”

    朱雀也沉声道:“玄武大人,我也同意青龙和白虎的说法,你得让我们放心才行,现在我们最缺乏的就是信任。”

    玄武的眉头一挑:“也罢,我也不希望范宁借此宣扬他的那套儒学理论,要人忠君报国,若是人人忠君,那我们还混什么?要对付他也容易,但不应该由我来做这事,而是王国宝。”

    青龙的眼中冷芒一闪:“王国宝的眼光没这么远,他不会没来由地对付自己的舅舅。玄武,你想借力打力,怕是没这么容易。范宁现在并没有跟王国宝结怨。”

    玄武微微一笑:“怎么没结怨呢?我们可以告诉王国宝,之所以我们谢家还控制着权力,是范宁的进言,所以会稽王只是得了个虚职没得到好处,会稽王没有实权,那他王国宝自然也没有。”

    白虎冷笑道:“你有办法让王国宝相信这点?玄武,现在你说的话,他恐怕是连半个字也不信的。”

    玄武摇了摇头:“涉及利益,由不得他不信。我可以找来王国宝,告诉他非是我谢安不想辞职,非是我谢家子弟贪恋权力,而是皇帝身边的范宁向皇帝进言,说他心术不正,身边俱是小人,不能把权力给他。他若不信,可以让他的党羽上书,在朝野之中造声势,举荐王国宝接掌大权,到时候看范宁怎么说,如果范宁阻止,那王国宝必然怀恨在心,报复也是必然了。”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