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傲娇254】吃鹅子的醋!(一更)

    两条线。(Www.goalkeeping-museum.com)

    洗手间的盥洗台上,摆放着五、六根,大大小小的验孕棒。

    在测试区的地方,同样都有着两条一深一浅的红线。

    苏子衿站在盥洗台前,一只手无意识地覆在自己的小腹上。

    这里,已经孕育着一个小生命了吗?

    她要,当妈妈了吗?

    “叩叩叩——”

    洗手间的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慕臻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小玫瑰,你在里面吗?”

    苏子衿买了早餐回来,就说要上洗手间,一口都没吃就上了楼。

    慕臻吃完早餐,也没等到苏子衿下来,当然不放心。

    上了楼,却没在房间里看到苏子衿,倒是洗手间的门关上了。

    慕臻走过去,转了转把手,果然,洗手间的房门反锁上了。

    慕臻在家里上洗手间从来没有敲门的习惯,苏子衿有时候在上厕所,他就那么大喇喇地推门进来,导致苏子衿现在只要跟慕臻在一起,就养成了锁门的习惯。

    “嗯”,苏子衿在里面应了一声。

    没过多久,慕臻听见哗哗地水流声,应该是小玫瑰在洗手。

    不一会儿,打开洗手间的房门打开,苏子衿从里面走了出去。

    “怎么在里面待了这么久,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

    慕臻见到苏子衿,很自然地牵起她的手,结果在牵手的时候,被什么东西给硌了一下。

    慕臻低下头,就看见苏子衿的手里拿着一根条状的东西。

    苏子衿注意到,慕臻原本噙笑的唇角,唇边的笑容一点一点地隐了下去,脸色也变得严峻起来。

    苏子衿认识慕臻这么久,不论何时何地,男人一贯都是漫不经心的笑模样。

    除了睡觉的时候,苏子衿从未见过慕臻不笑时的样子。

    然而,此刻,男人的唇边没有半分的笑意。

    苏子衿这才意识到,原来那双总是漾着笑意的桃花眼,也有脸色竟这般冷峻的时候。

    苏子衿的心倏地一沉。

    ——

    “小玫瑰,我们生朵小小玫瑰吧?你说,好不好?”

    她以为,他是喜欢孩子的,却原来,不喜欢么?

    苏子衿的指尖微微发颤,她垂放在双膝脸色的拳头微微地收拢,又放开。

    “你不必如此在意的。如果你不喜欢,我可以……”

    苏子衿抬手,缓缓地将验孕棒从慕臻的手中抽出。

    然而,苏子衿试着拽了几次,都没能将验孕棒从慕臻的手里抽走。

    慕臻一点一点,机械地低下头,他仍然维持着方才冷峻的模样,表情异常严肃,一双潋滟的桃花眼眼底簇着两团灼灼的焰火,“小玫瑰,我是不是要当爸爸了?”

    苏子衿本来以为慕臻是不欢迎这个孩子的到来的,但是现在看慕臻的样子,又不像是不喜欢的样子。

    她面露迟疑,还是微点了点头,“嗯。”

    “我要当爸爸了?!我真的要当爸爸了!上帝!我刚才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我要当爸爸了!我要当爸爸了!我要当爸爸了!”

    慕臻就跟抱小小孩儿似的,双手绕过苏子衿的腋下,把人给抱了起来,就往门外走去。

    无论是刚才慕臻看见验孕棒,还是得知自己要当爸爸之后,慕臻的每一个反应,全部都不在苏子衿的反应之内。

    身体悬空,顾忌到现在肚子里已经有一个小生命的存在,苏子衿没敢太大力气的反抗,她只能稍微用力地捶了捶慕臻的肩膀,让他把他给放下来,“慕臻,你要带我去哪里?你快放我下来!慕臻!”

    慕臻什么都听不见。

    他脸上的笑容已经咧到了耳后根。

    他抱着苏子衿,咚咚咚地就下了楼。

    关冷在舀苏子衿买回来的豆花。

    新鲜、嫩白的豆花,撒上一点白糖,嫩中有甜,是豆腐特有的爽口、嫩滑。

    听见下楼梯的声音,关冷本能地抬起头,然后,就看见他小舅以抱着孩儿的姿势,两个人就跟连婴体似的朝他走来。

    “咳,咳咳咳咳咳咳!”

    关冷就那样悲催地被豆花给卡了喉咙,咳得要死要活。

    好在豆花入喉即化,纵然这一小块豆花有些顽固,在关冷的咳嗽当中,总算是滑进了食道。

    “冷,我要当爸爸了!你马上要有小表弟了,开不开心,惊不惊喜?”

    苏子衿万万没想到。

    慕臻抱着她下楼,是为了来关冷面前炫耀来的。

    仔细一想,也不难理解。

    这栋行动屋里,只有关冷。

    慕臻想要跟人分享当爸爸的喜悦之前,除了找关冷,还能找谁?

    苏子衿把头埋在慕臻的怀里,没脸去看关冷现在脸上是一副怎样的表情。

    总之,这一下,是丢脸丢大了。

    不过,苏子衿总算知道,原来慕臻见到验孕棒之所以是那样的神情,不是对新生命的到来不欢迎,而是太兴奋了。

    太兴奋,所以才会导致脸上面无表情。

    苏子衿唇角微微地勾起,之前误以为慕臻不喜欢小生命的到来所产生的难过顿时褪去了大半。

    心底有一丝丝得甜。

    关冷纵三将那块豆花吞下去,也总算是消化了慕臻方才的那句话。

    小舅跟小舅妈马上就要升级为准父母了吗?

    关冷的视线下意识地朝苏子衿的小腹看去,慕臻这会儿还抱着苏子衿。

    苏子衿嫌丢人,把脸埋在慕臻的怀里,关冷只看见了个后脑勺。

    当他小舅的女人,太不容易。

    关冷同情地看了眼苏子衿的后脑勺。

    家里马上就要迎来新成员,当然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关冷认认真真地跟两人道了声恭喜,“恭喜。”

    “谢谢,同喜,同喜。”

    慕臻眉眼弯弯,笑容灿烂,露出一口白净的牙。

    关冷:“……”

    他儿子都已经五岁了,同得哪门子喜?

    三秒钟的冷场之后。

    “冷,你说,孩子会像我多一点,还是像小玫瑰多一点?其实像谁都不重要,因为不管是像我还是像小玫瑰,继承了我跟小玫瑰的优良基因,我的小小解语花肯定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小女孩。冷你说对不对?”

    “冷,你说,你说我的小解语花会先叫爸爸,还是先叫妈妈?啊!软软的,糯糯的声音,一听就会把人的心都给融化了。”

    “冷,你说,如果我的小解语花在幼儿园太受欢迎怎么办?会不会很多小男生想要做她的小男朋友?不行!我得从小就叫她拳击!要是有哪个臭小子敢占她的便宜,来一个走一个,来一双揍一双!”

    “冷……”

    慕臻完全沉浸在即将成为爸爸的喜悦里无法自拔,并且想象在抚养贴心小棉袄的过程当中会遇见的各种甜蜜的烦恼。

    关冷是不懂这种初为人父的喜悦的。

    毕竟,当年关重送到他的手里时,已经是一个皱巴巴的小团子。

    那时,关冷也是单身。

    对于生命中突然多了一个儿子这种事情,关冷更多的是惶惑跟烦躁。

    在他的计划当中,连成家都是很久远的事情,何况是突然多了一个小生命。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关冷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处理这个生命中冒出来的意外。

    一开始,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去当一个父亲。

    他分辨不出关重的哭声是因为尿包满了,还是因为肚子饿了,很是兵荒马乱得过了一段时间。

    到现在,关冷回想那段好不容易有个假期,结果天天被孩子的哭声所吵醒的日子,至今对他都是挥之不去的梦魇。

    好不容易小婴儿一天天长大,不用再一把屎一把尿,男孩子又总是有无穷无尽地精力。

    关冷仔细回想这些年,人们常说得那种养育孩子带来的快乐他没感受到多少,倒是觉得孩子实在是这个世界上最麻烦的生物。

    充电三十分钟,超长待机36小时。

    永远有用不完的精力,比大闹天空的泼猴还要具有破坏力。

    关冷也不止一次听人提及过,女孩子会贴心许多,懂事许多,乖巧许多。

    于是,当慕臻张口闭口我的小小解语花如何如何时,家里只有比泼猴还要顽劣的小破孩的关冷嗤笑一声,兜头一盆冷水浇了下去,“小舅,如果小舅妈这一胎怀的男孩子呢?”

    被关重呲过尿,追着闯了祸的顽猴跑了十多条晏清长街,还被缠上睡前讲故事,越讲越精神,最后连哄带吓才把小顽猴给弄睡,最后自己也累得只去半条命,比在外执行任务还要累上一百倍的慕臻,唇边的笑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僵了僵。

    “小舅。记住,孩子不是上辈子折翼的天使。父母才是。相信我,他们有的是办法,整得你生不如死。”

    关冷语气沉重地说完以上这番话之后,在慕臻的肩膀上拍了拍,转身上了楼。

    小小解语花?

    呵。

    那也得有那份运气才行。

    “等孩子三个月,我们就去照一次b超。算了,还是不照了。”

    慕臻终于从即将拥有一朵小小解语花得魔怔当中清醒过来,他抱着苏子衿来到客厅的沙发上,把头埋在苏子衿的脖颈处,整个人像是惨遭风雪蹂躏的小嫣儿茄子,简直跟方才那一脸兴奋的他判若两人。

    “你不喜欢男孩子?”

    苏子衿背对着慕臻,看不见慕臻脸上的表情,只是慕臻情绪低落得太过明显,纵然她此刻看不见他,也感受到了他的心情,“如果是男孩子,你就会不要他吗?”

    “当然不会!怎么可能?!我只是……我只是不想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令一个男人跟我抢你而已。”

    苏子衿:“……”

    ?

    嗯?

    慕臻这会儿已经是把眉头都拧上了上,“我听说儿子都会很黏妈妈。我不管,你是我一个人的!就算以后宝宝出生,你最爱的人也只能是我,孩子只能排在第二位!当然,我的最爱永远是你!我决定了,以后孩子出生,如果是男孩子,就让他一个人睡婴儿床吧。男女有别的意识得从小开始培养。小小婴儿,不自己睡,睡在老爸的媳妇儿身边,多不像话。媳妇儿,你说,老公说的话是不是很有道理?”

    慕臻双臂紧紧地箍着苏子衿的腰身,一双潋滟的桃花眼灼灼地看着苏子衿,一副“快夸我,我怎么这么深谋远虑”求表扬的表情。

    孩子还没出生,慕四岁已经在实力争宠,并且坚定地将儿子划为情敌那一派,与方才女儿奴的样子判若两人,有的全是日后面对情敌时如临大敌的谨慎。

    苏子衿不由地想起她刚回国时所做的那个梦。

    ——

    “加油。

    苏医生。

    用力。

    用力啊!

    我看见孩子的头了。”

    “苏医生!加油!加油!

    再加把劲!

    苏医生,孩子马上就要出来了。

    感觉到了吗?

    孩子在跟你一起加油噢!”

    “呜——哇——”

    伴随着一阵嘹亮的哭声,耳边响起医生们雀跃的声音,“出来了,出来了!

    苏医生。

    孩子生出来了!

    是个活泼机灵的小公子呢!

    苏医生您要抱抱他吗?”

    糯米团子被抱到了她的旁边。

    可爱的小脸,睁着一双乌溜的眼睛,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世界。

    苏子衿情不自禁地伸出了手。

    一只手臂伸了出来,把孩子给抱了过去。

    “媳妇儿,你看。

    这小家伙的那儿白得跟汉白玉似。

    随我。

    你说是不是?”

    男人指给苏子衿看,小家伙的汉白玉小挂件。

    苏子衿:“……”

    为什么在即将成为父母这种喜悦的时刻,她的关注点也如此地跑偏?

    果然是,近墨者黑么?

    ------题外话------

    亚洲。慕。醋王。臻了解一下。

    哈哈哈。

    ……

    18:55前二更··~

    今天依然有三更哟。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