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四二章 对峙

    在司机吃惊的目光中,肖林以专业运动员的速度猛的冲进车里,把哭泣的婴儿往副驾驶位置一扔,发动车子就往主路上冲去。(看啦又看♀手机版m.goalkeeping-museum.com)

    两个警察也没想到肖林还敢大摇大摆的出来,一边通过耳机向同事呼叫支援一边跑进门口的警车,打开警灯直奔肖林的车追去。

    小区里面的警察听到呼叫都跑出来,冲上警车跟着往主路上追。

    宁处带着自己的部下开着车正在往小区走。

    这个案子本身就是警察系统的责任,如今又出了命案,他身上的压力巨大,昨天晚上一直在这里部署排查到十点多,想着早上再过来,结果还差几公里的时候听到了现场人员的报告。

    他顿时脑门冒出一阵冷汗。

    劫持婴儿啊!要是再出事,恐怕自己上司的乌纱帽不保!

    虽然肖林逃脱不是他这个部门管的,但追查的事可是他当前的头等要务。

    他当机立断让司机把车直接从入口出去,掉头拐上了对向车道,准备从正面拦截肖林,同时还抓紧向局里报告,请求特警和交警的支援。

    此时的肖林也是热锅上的蚂蚁。

    他本来想趁着上班的人多溜出小区再作下一步的打算,没想还是功归一溃,如今这条路上虽然没堵死,但车也不少,速度根本提不起来,后面警车的警笛声一直紧紧跟着。

    没走多远,前方是一座高架桥,车辆速度渐渐慢了下来,不知是不是出现了事故。

    肖林紧张的看着前方的路况,攥着方向盘的手满是汗水。

    很快,他就发现情况不妙了。

    后面的警车还隔着一段距离,只要车没长翅膀就飞不过来,问题是前面几十米处也停了两辆警车,所有的社会车辆都拐进快车道通行,剩下的两个车道已经被封住了。

    来者不善啊……

    肖林一脚把刹车踩住,心里开始做最坏的打算,双眼紧盯前方正对自己的几个警察。

    对方也发现了他的车,径直掏出手枪指向他,用警车里的喇叭大声喊道:“肖林,马上下车投降!”

    旁边的社会车辆渐渐散去,后面已经没有了新的车,全都被警车半截拦下了,上高架桥的口上也有交警在引导司机从辅路绕行。

    老子就不信今天逃不出去!

    他打开车门,把孩子紧紧的举在手里,下车站到了高架桥的边缘,往下一望,距地面至少五层楼高,一辆辆车正呼啸而过。

    这个位置的栏杆只有60公分多高,顶部处于他的大腿位置。

    他把孩子放在栏杆上,任凭孩子哭着,恶狠狠的对面前的警察喊道:“你们放了我,不然我松手把孩子摔下去!”

    所有的警察都没敢再往前。

    肖林现在已经是绝命之徒,他说到就一定能做到,何况孩子就架在栏杆上,就算狙击手击中了他,孩子也会瞬间掉到桥下,根本来不及救。

    宁处把帽子扔到一边,擦擦脑门的汗:“肖林,你现在逃不掉了,我劝你放下孩子投案自首!”

    “自首?哈哈!”

    肖林笑了,他岂能不知这时候被抓的后果,这条小命不报销才叫见鬼了呢!

    “肖林,这里已经被包围了,你要认清现实,这时候投案还不算晚!”

    “做梦!我只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要不放我走,要不我和孩子同归于尽!”

    环路上,夏威也坐在一辆出租车上往这个小区方向赶。

    昨晚宁处长告诉他已经锁定大致位置,今天一早就要挨家进门地毯式搜索,他实在是等不及了,就自己跟着跑了过来。

    路过高架桥时车速很慢,对面隐约能看到警灯在闪。

    他探出头一看,赫然看到肖林正举着一个孩子在桥边,前方十几处围了几个警察,中间的背影看起来正像是宁处。

    “师傅停车!”

    夏威急匆匆的扔下一张百元大钞,穿过马路中间的隔离栏直奔警车而去。

    一名警察看到他赶紧拦住,他解释道:“我叫夏威,昨晚和宁处联系过!”

    警察把宁处喊过来,还没等宁处过来,肖林已经看到他。

    “夏威!咱们又见面了!”

    宁处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这里危险,你先回去吧,我们会处理的!”

    好不容易见到杀害崔晓丽的凶手,夏威怎么甘心离开?他摇摇头道:“我想在这里看他伏法。”

    宁处指了指警车:“那你先到车里!”

    夏威刚打开车门,肖林又朝他喊道:“夏威,你恨不恨姜海?!”

    这是什么意思?

    宁处和他对视了一眼,都搞不清肖林为什么这么问。

    “肖林,你杀了崔晓丽,跑是跑不掉的,你要是再杀了这个孩子,良心过得去吗?”

    夏威站在车边朝他喊道。

    “良心?姜海要是有良心,我也落不到今天这个地步!”

    宁处见肖林有兴趣和夏威说话,心思一动,在他耳边小声说:“小夏,你尽可能稳住他,我们的支援正在往这赶!”

    “肖林,你说话摸摸良心,之前那些事哪件不是你自己做的?要是平白无故别人也没法诬陷你!”

    “哼,姜海做的坏事比我多多了,你们怎么不去抓他?”

    “你有什么证据?”

    “当然有!”

    夏威一愣。

    莫非他说的是真话?谁都知道姜海做过不少烂事,但都没证据,如果肖林拿出来的话,那可是重大突破。

    “证据在哪?空口无凭,我怎么相信你?”

    肖林侧靠着栏杆,看看左右两边的警察,抱着孩子的手有些颤抖。

    “就在我兜里!既然你认识那个当官的,你和他说,只要放我离开,我就把证据给你们!”

    肖林自认为和夏威没有太大的矛盾,岂不知夏威已经恨他恨到了骨头里。

    让肖林离开是不可能的,但怎么才能把证据拿到手呢?

    看看宁处,对方轻轻的摇摇头。

    对警方来说,姜海根本就是无名小卒,当前最重要的是救下孩子的同时抓住肖林,何况就算有证据,只要抓住他还愁找不到?

    肖林看着对面的夏威和警察都没回答,刚刚燃起的一丝希望顿时凉了下来。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