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三四章 撞到了

    夏威愣了。(看啦又看小說)

    什么三分钟?

    望着柳婷的背影,他莫名其妙的琢磨了片刻,突然明白了。

    ……

    这说的是方杰啊!

    刚才这俩人在外面的运动时间一共也就三分多钟,确实有点给男人丢脸。

    电梯到了,夏威赶紧跟着她进了电梯,嘿嘿一乐道:“确实是没用的东西,我要是他早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柳婷说这话也就是发泄发泄对方杰的愤怒,没兴趣跟夏威继续讨论下去。

    “你怎么回家?要不我送你吧。”

    看看时间已经一点二十了,刚才加班是柳婷提议的,夏威跟着自己忙了三个多小时,都不是外人,她也不好意思让夏威再打车回去。

    “这……不麻烦吧?你要是不方便我打车也行的……”

    夏威当然愿意,自己连一层的按钮都没按,明摆着是想蹭柳婷的车。

    在厚脸皮方面,夏威已经对柳婷做到了说任何话做任何事不脸红不愧疚不拒绝,妥妥的三不标准。

    柳婷对他也没什么担心,大方的说:“走吧,关心下属是我应该做的!”

    跑车驶出地库,外面的街道上路灯依然明亮,只是没什么车,显得空旷而寂静。

    听着车内温婉的音乐,夏威心里有点不舍。

    过几天按照刘扬的要求和姜海走近后,自己恐怕就很难在公司和柳婷这么接触了,至少也要保持一些距离,让大家能感觉出自己对柳云波一系的不满。

    到时候再想坐她的车,恐怕也没这么随意了。

    虽然就是短短的两个月不到,可还是觉得舍不得,和柳婷相处的每一分钟都很珍贵,为了帮她上位,自己真是付出了太多的代价……

    走了一会,柳婷见他一路不怎么说话,开口问道:“怎么突然沉默了?想什么呢?”

    夏威叹口气:“我在想,要是必须在公司和你装出关系不合的样子该怎么做。”

    柳婷恍然。

    她虽然不知道父亲的计划具体是怎么回事,但大概的情况还是知道一些的。

    前两天晚上柳云波告诉她的时候她也很不解,夏威倒向姜海对自己这边能有什么好处?

    在她心里,既然要竞争,就应该堂堂正正的竞争,搞这些下面的动作是没用的,这也是她国外留学培养的价值观,可父亲坚决不同意,只是让她静观其变。

    “这件事我知道一点,既然我爸非要这么做,你忍忍就是了,要是觉得不愿意,我可以和我爸说。”

    “我没事,就是觉得面对你还要装出有仇的样子,这个有点难。”

    柳婷没说话,他明白夏威的意思。

    “就算咱们关系不合,工作上的事该说还得说啊,又不是见不到,要是确实有不方便说的,你可以给我发信息。”

    “这我知道,就是心里觉得别扭。”

    “刚才你不是还劝我要忍吗?你也是一样的。”

    夏威闷头嗯了一声。

    车子驶入了一条小路,前面没什么车,时间已经很晚了,柳婷有些心急,车速也比较快。

    路过一个小区门口时,前方路边突然蹿出一个人,晃晃悠悠的准备穿越马路,似乎喝醉的样子。

    由于小路灯比较少,两边的光线比较昏暗,这个人穿的又是黑色衣服,柳婷一边开车还在一边想父亲的计划,直到这个人走到路中间才发现。

    夏威赶紧喊道:“小心!”

    柳婷也被吓了一跳,猛的踩住刹车,可车子速度确实快了些,剩下的距离远远不够停车的。

    吱……咚!

    随着车子急刹,俩人明显感到车子轻微震了一下,前方的身影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以柳婷的车技按说不会出这种事故,可今晚她确实累了,精神不是特别集中,等车停稳,她双手紧握方向盘,神情紧张的望着前面,有些不知所措。

    好在夏威反应比较快,赶紧推开门:“我去看看情况!”

    下了车,路边两侧都停满了车,中间的空道大概有三个车身宽。

    走到车头,雪白的车灯发出刺眼的光芒,前杠下的地上赫然蜷身躺着一个黑衣醉汉,年龄大概40多岁,一动不动。

    想起之前新闻报道的事件,他没敢动手,小心翼翼的蹲在面前问道:“哥们,有事没事?”

    醉汉没反应。

    夏威心里有点紧张了,刚才撞到他的时候车速已经减的很慢很慢了,周围又没有石头之类的硬物,应该不至于把人撞死吧??

    “兄弟,咱们该怎么就怎么着,你可别吓我们啊!”

    这时柳婷也镇静了不少,下了车站在旁边。

    夏威用手试试他的鼻孔,呼吸还挺匀称。

    他无奈的朝柳婷摇摇头:“报警叫救护车吧,怎么叫都没反应。”

    话音刚落,醉汉身子突然挪动了一下,接着转了转身:“哎呦……谁开车这么快把我撞了……”

    柳婷赶紧接话:“对不起啊,路太黑没看清楚,你怎么样?哪里不舒服?”

    醉汉挑了挑眼睛:“你撞的我?这么宽的车道你就撞我身上,瞄的够准的啊!我刚才都晕过去了,现在全身骨头都疼……”

    夏威一看情况不妙,接话道:“那你别动,我们马上叫救护车和交警。”

    “哎呦……”

    醉汉侧着身子又往前杠靠了靠。

    “你们这违法撞人得蹲号子的,哎呦……你们说怎么办吧?”

    夏威闻了闻,这人身上虽然确实有点酒味,但不是很浓,听他说话的语气也不像是迷糊状态。

    不会是想讹我们钱吧?

    他看看柳婷,语气没有刚才那么客气了:“哥们,别说虚的,你想怎么办?”

    这人眼中一亮,探头看了看车标,似乎在评判车主的经济实力。

    “我动不了了,你们撞的太狠,要不我把我哥们叫来接我,这大晚上的也别折腾警察和医生,我回头自己去看,你们赔我点钱吧!”

    果不其然!

    夏威心里冷笑一声:“赔多少,你说个数。”

    这人略一琢磨:“我也不讹你们,骨折至少休息两个月,加上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你们赔五万得了。”

    柳婷刚要说话,夏威把她拦住了。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