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十八章 贴心的夏威

    “你自己?行吗?”

    夏威有些担心。(www.k6uk.com)

    “没事,师傅带着我呢。我想自己和他们说说话。放心,我挺得住。”

    杨欣的手一直抓着夏威的胳膊,话音一落,她猛的用手一攥,接着毫不犹豫的松开,转身进了走廊。

    看着杨欣瘦弱的背影逐渐消失,夏威不禁感慨,遭遇了这么大变故,没想到杨欣还能坚持着没有垮掉,这对她来说实在是太艰难了。

    快乐的经历各不相同,可不幸的遭遇却总是那么相似。

    看看屋子外面寂静的空场,夏威又想起15年前的那个夜晚,自己被亲戚带到医院,告知父母已经永远离开了的场景。

    那天,也是这样一个寂静的夏夜,唯一不同的,就是有雨水代替自己哭泣。

    爸,妈,我真的好想你们!

    眼泪不争气的从他眼眶里淌下来。

    今后,杨欣和自己一样,也是独自一个人了,我有责任,也有义务帮她渡过这个难关。

    夏威暗下决心。

    20分钟后,杨欣出来了,她的脸上满是泪痕,看来刚才在里面又哭了好久。

    默默的办完手续,杨欣跟着夏威走出殡仪馆。

    这里位于南城的郊区,路上拦不到出租车,他们俩只好沿着辅路往市区走去。

    气氛太凝重了,夏威轻声打破僵局:“明天我陪你吧,上午去交警队,下午过来处理火化的事,你一个人忙不过来。”

    “算了,你去上班吧,我一个人就行。”

    杨欣有气无力的说。

    “没事,我向刘总请一天假。这么大的事,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杨欣没说话。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我父母15年前也是车祸去世的,也是一个晚上,下着雨,我至今记得那天刚发了期末考试成绩,我第一次考了双百,还准备把卷子给他们看,结果他们却永远也看不到了……”

    杨欣听了突然停下了脚步,眼眶中又泛起了泪光:“你那么小父母就去世了?”

    “是啊,所以你一定要坚强,有什么事就和我说,失去父母的那种心情,痛苦,孤单,无助,我那时的感触跟你现在是一样的……”

    “你哭了吗?”

    “哭了,哭到泪水流尽。”

    杨欣再也忍不住了,猛的冲到夏威怀里大哭起来。

    “夏威,我爸爸妈妈不在了,再也回不来了!我该怎么办?我们昨天晚上还在一起吃饭,爸爸还把我送到火车站,妈妈明天都说好了要做手术,为什么!为什么他们突然就没了!”

    杨欣的泪水打湿了夏威的衣服。

    夏威轻轻的拍拍杨欣的后背,心里也在追问,为什么老天如此不公,让一个人同时失去两个最重要的亲人?

    “杨欣,你父母没有走,他们都在天上看着你呢,看你好好工作,好好生活,结婚生子。”

    “你骗我,他们再也看不到了!”

    “他们能看到,你用心感受,他们就会出现在你的身边。”

    杨欣抱着夏威哭了会,从他怀里出来抹抹眼泪,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我没控制住。”

    “没事,想哭的时候,我这里是敞开的。”

    夏威用手指指自己的胸口。

    走了三公里远,他俩终于打到了一辆出租。

    路上,杨欣感叹:“没想到你的经历比我还要惨,好佩服你!”

    夏威摇摇头:“没什么,人总要适应生活。”

    “可你真的不容易,那时候才八岁吧,不仅要照顾自己,还要照顾妹妹。”

    妹妹?

    夏威愣了,什么妹妹?

    猛的他反应过来了,刚才随口编了瞎话说有个小一岁的亲妹妹,自己都忘了,没想到杨欣还记着呢!

    “呃……是啊,好在她也很坚强,我们两个都特别独立。”

    夏威有些脸红,骗人的感觉实在是不爽。

    “那也不一样,你妹妹还有哥哥可以依靠,你就只能依靠自己了吧!”

    “嗯……是啊,不过她也经常鼓励我,她特别懂事,我心情不好的时候都是她陪我。”

    杨欣长叹一声:“没想到咱们命运这么相近。过些天让我见见你妹妹吧,我真的好想和她也聊聊天,问问她一个女孩遇到这些事是怎么过来的。”

    见她?

    夏威头大了,可既然杨欣提出来了,这个时候怎么好拒绝!

    自己是圆不了话,让她听起来没准就会觉得自己对她太过生分。

    “啊,好,过些天,等她有空的时候,最近放假她在外面打工呢。”

    杨欣倒是没在意这个,她的心思全都在自己的父母身上。

    回到家,夏威把杨欣送到家门口,这才回了自己的房间。

    时间已经接近四点半,夏威也没精神洗脸变身,直接躺倒在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八点,夏威硬撑着起来,他没柳婷的号码,就直接给刘扬打了个电话。

    刘扬一听是这事,立刻批了他俩的假,还让夏威好好陪陪杨欣,千万不要再出什么事。

    一整天,夏威陪着杨欣在交通队和殡仪馆之间跑了好几趟,终于把事基本办完了。

    肇事司机属于疲劳驾驶,昨晚出车祸的时候根本就没看到红灯,交警以交通肇事罪对他进行了刑事拘留,施工公司的老板也被叫了过来,按法律后续不仅要判刑,而且公司也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杨欣父母的遗体最后确定在京城火化,她的一个表哥明天从老家赶过来,等火化后帮她把骨灰一起带回老家安葬。

    忙完这一切都晚上八点了,夏威陪着杨欣找了个小饭店吃了口饭就回了家。

    杨欣打开家门,夏威本想转身下楼,可杨欣突然喊住他:“夏威,可以进来陪我一会吗?我一个人害怕。”

    夏威跟着她进了屋。

    里面的布局和自己的房间一样,只是布置的更加温馨,一看就是女孩子住的。

    他坐到沙发上,杨欣简单洗了把脸坐到他对面。

    “给我讲讲你和你妹妹小时候的故事好吗?你们两个人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

    这怎么讲啊?

    夏威憋了半天,看看杨欣期待的目光,只好硬着头皮瞎编起来。

    胡扯了半个多小时,他实在编不下去了。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