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十七章 突遇意外

    夏威有点纳闷,看看时间快一点了,催促她说:“给你爸打个电话吧,要是快到了咱们就出去等。(wWw.goalkeeping-museum.com)”

    杨欣掏出手机打电话。

    “咦,怎么无法接通呢?”

    电话里传来的是忙音。

    杨欣有点奇怪,按说五个小时怎么也该到了,医院地址她给发给了父亲,怎么现在联系不上呢?

    信号不好?

    不至于啊,从老家到京城一路都是平原,应该有信号。还是说手机没电了?也许老爸出来的急,没顾上充电吧?

    夏威看杨欣拿着手机半天不吭声,觉得不太对劲。

    “怎么了?他们到哪儿了?”

    “联系不上,估计是手机没电了!”

    杨欣脸上露出一丝着急的神情,不确定的说。

    “啊?那咱们到外面等会吧,可能夜路车走的慢,没准马上就到了。”

    杨欣跟着夏威出了大厅,站到医院大门里面。

    现在正值京城的伏天,虽然是半夜,但天气依然闷热。医院外空空荡荡的马路上车不多,偶尔有一两辆出租车驶过。

    杨欣越等越心急,一开始还能和夏威聊两句,过了会就不说话了,绕着门口的花坛来回转悠。

    夏威也有点着急,但他还要保持冷静,不时的安慰杨欣。

    “别急,应该很快就到了,这才过了半个小时,有可能高速出口堵车呢。”

    杨欣不停的拨打她爸的电话,可电话里依然是熟悉的忙音。

    “到底怎么回事啊,急死我了!”

    杨欣低声嘟囔到。

    夏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在旁边陪着她,偶尔和她聊几句,平复一下她急切的心情。

    叮咚叮咚!

    杨欣的手机突然响了,她迫不及待的接起来。

    “……您好!……喔,对,他们还没到,路上不太好走……对……好的!添麻烦了!”

    放下电话,杨欣对夏威说:“护士站打来的,她们说值班医生要休息了,让我妈一会来了后直接找夜班护士开住院单。”

    “再等等,快了!”

    夏威看看手机,已经半夜快两点了。

    等到现在还没消息,杨欣急得满头大汗,说话也开始哆嗦起来,手心攥得紧紧的。

    “夏……夏威,你说他们路上不会出什么事吧?”

    “不会!咱们耐心再等等!”

    夏威虽说心里也怀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但也不敢说出来,怕影响杨欣。

    他猜测可能会有两种情况,一个是半路车出故障了,另一个是不巧追尾撞车,所以要在原地等交警处理。

    可不管哪种情况,总该给杨欣说一声啊,就算手机没电,司机总有电话吧!

    又过了二十分钟,杨欣急得在原地跺脚,跺了一会又蹲到地上,带着哭腔低声自然自语:“爸妈,你们现在到底在哪儿啊!”

    夏威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好帮她拿过包和文件袋,然后跑到医院对面的24小时便利店,买了两**冰镇饮料,回来递给杨欣一**。

    杨欣打开后喝了一口就喝不下去了,心里杂乱如麻,猜测着各种可能。

    夏威困的有些受不了,坐在花坛上不停的打瞌睡。

    两点五十,杨欣的手机终于又响了,她焦急的接起电话,刚说了两句整个人就呆住了,身子晃了晃,手机啪的一声滑落到地上。

    “怎么了?”

    夏威赶紧上前捡起手机,又用手扶住杨欣。

    “车祸……”

    杨欣的目光有些呆滞,转瞬,又像突然发疯一样看着夏威,眼里带着泪水:“我爸妈出车祸了!怎么办?他们出车祸了!”

    夏威惊呆了,到底怎么回事!

    他扶着杨欣坐到花坛边上,拿起她的手机,翻出最近一个通话记录打过去。

    杨欣的精神已经紧绷了一夜,早就到了极限,现在突然听到发生车祸,算是彻底给崩溃了。

    让她先缓缓吧,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搞清楚什么情况。

    “您好,我是杨欣的朋友,她父母发生什么事了?”

    一个男声传了过来。

    “我们是京城南城区交警支队,她父母乘坐的小客车在通过红绿灯时,被一辆超速闯红灯的渣土运输车给撞翻了,她父母和司机当场身亡。死者手机已经损坏,我们刚从车内的医疗单中找到了她的联系方式,现在遗体已送往南城殡仪馆,我们有警察在那边,请她过去处理一下。”

    当场身亡!

    夏威脑子嗡的一声炸开了。

    怪不得杨欣精神崩溃呢,本来刚联系换肾,好不容易有了生的希望,怎么就在这时出了车祸呢!

    “好好,我们马上过去。肇事者呢?”

    “已经被我们现场控制,现在正在支队接受调查,事故现场也处理完了,对方全责没有任何异议,请你们放心。你们先去殡仪馆处理吧,明天上午到支队事故科来就行。”

    “谢谢了!”

    挂了电话,看看身边捂头痛哭的杨欣,夏威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个时候一切安慰的话都是苍白的,还不如让她哭个痛快。

    淡黄色的路灯打在杨欣的背上,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只有杨欣的哭声在天地间回荡。

    过了会,夏威过去轻轻拍拍她:“杨欣,咱们走吧,去看看叔叔阿姨。”

    杨欣抬头看向夏威,泪水已经花了脸,双眼无神,似乎她的全部灵魂在这一刻已经被吸走了,只剩下一具空旷的躯体。

    夏威上前拉住她的手,冷冰冰的。

    俩人在路边等了一会,拦住了一辆出租车。路上,杨欣一直望向窗外,但眼神一片空洞,好在已经不哭了。

    到了殡仪馆,只有一个值班的小门在亮灯,边上停着一辆警车。

    夏威拉着杨欣进去,一个警察正和值班的老头交代事,见他们来了,警察仔细验证了**,然后说:“遗体就在里面,但还没有整容,你们在这里办个手续,最好明天再过来告别。”

    夏威也是第一次到殡仪馆,说不怕是假的,他看看杨欣,她似乎已经从刚才的脆弱中缓了过来,坚定的说:“我想现在就去看看他们,可以吗?”

    老头点点头。

    “夏威你在这等我吧,我自己进去。”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