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十六章 柳云波出现

    涉及人事调整,姜海是有通盘打算的,他的目的是尽可能削弱柳云波在公司的势力,设计部总经理是他的人,如果让他晋升副总,把刘扬调到设计部,再让肖林接市场部总经理,那公司形势就符合他的预期了。(wWw.goalkeeping-museum.com)

    既然这样,现在不正好是机会嘛!

    但肖林一直有些担心,毕竟惹了崔晓丽的人是自己,方斌是不会出卖他的,可夏威呢?那天的情形夏威是最清楚的,万一他真的和刘扬有关系,这事就存在很大变数。

    还有就是这个报价单,按说姜总和人家副总谈,也不应该现在就把价格降到公司规定之下,至少要董事会同意了才行,姜海等不及,他性子急,希望一次就能谈好,这才提前敲定了降价幅度和回扣额,这要被董事长知道了,倒霉的肯定是自己。

    现在又把报价单弄丢了,这可不是好兆头,要不要给姜总报告一下呢?

    只要告诉姜总,自己绝对会挨一顿臭骂,还可能影响姜总对自己的看法,万一要是没事,那不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权衡了半天,肖林还是没敢说,心里祈祷着报价单是掉到哪儿了,已经被扫入了垃圾堆。

    真是一步走错步步错啊!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

    周二一早,夏威早早的到了公司。

    肖林进门的时候,眼眶下面有两个明显的黑眼圈。

    估计昨晚一夜都没睡好吧?

    夏威看着肖林惨白的脸色,别提有多爽了,虽然他还搞不清此事的最后走向,但肖林绝对是逃不掉的。

    上午九点,心情大好的姜海突然接到柳云波的电话,说十点会到公司来,而且已经通知了其他的董事,临时开个董事会。

    柳云波这是要唱哪出呢?姜海有些琢磨不透,之前副总调整的事他不是同意先搁置一段吗?如果不是这事,还能是什么事?

    十点整,公司会议室。

    柳云波进来的时候,其他的人都已经到了,一共六个人,除了姜海,还有一个投资公司的老总,一个独立投资人,另外两个是公司财务副总和工程副总,最后一个是独立董事。

    大家都疑惑的看着柳云波。

    柳云波50多岁,身材肖瘦,但看起来很有威严。

    他环视四周,姜海耷拉着脸,这是和他一起创立公司的老朋友,可惜这些年和他越走越远。

    剩下五个人中,除了占股仅为百分之二的独立投资人,其他的都和姜海走的近。

    自己是不是太忽视华夏时代了?

    柳云波的主业是房地产,最近几年实体经济不景气,他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到了资本运作上,华夏时代全交给了姜海,等发现姜海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有些控制不住局面了。

    今天,或许可以打开个缺口吧!

    他从兜里掏出三张纸放到桌上。

    “昨晚,有个陌生人给我送了个快递,打开一看,是咱们公司投标巨岩通信项目的投标策略,上面的内容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

    姜海心里咯噔一声!

    巨岩的投标策略?他说的是哪个版本?怎么会到他的手上呢?

    “标书报价178亿,成本129亿元。按之前董事会明确的原则,我记得最低毛利润率要百分之二十吧?”

    他看向姜海。

    姜海点点头。

    “那就是161亿。这里面也写了,原定最低报价161亿。不过我就不明白了,上面为什么又出现了三个报价,最低的只有147亿呢?”

    柳云波把报价单递给投资公司的老总,让大家传看。

    姜海脑袋里轰的一声炸响。

    这不是昨天下午和肖林商量的方案吗?这个蠢货,怎么会把报价单给弄丢了,还让人送给了柳云波?是不是刘扬?一定是他!

    你以为这就能打击到我了?幼稚!

    姜海回过头朝身后的女秘书招招手,让她赶紧把肖林叫上来等着。

    接着,他镇静的轻轻嗓子:“柳总,这个事我来解释一下吧。巨岩的项目我一直让肖林在跟踪,上周已经正式投标了,投标价和成本价确实和您说的一样。”

    姜海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但前两天巨岩通知我们,开标时间后推至下个月初,中间还要搞现场复核。大家都知道,通信行业是咱们一直想进但没有进去的领域,这个项目如果能拿下来,对下半年继续争取其它通信领域项目有很强的示范作用,我估算了一下,未来两年通信领域的市场空间至少在百亿以上。”

    独立投资人听的有些不耐烦。

    “姜总,我们还有事,你就抓紧时间说这个项目吧!”

    “好,巨岩这个项目原本确定的投标策略是没问题的,但上周出现了一个特殊情况,肖林在和对方采购部经理沟通过程中,一个年轻人不懂事得罪了对方,据我们了解巨岩准备将评分标准进行调整,这对我们是很不利的,也就是说高质高价的策略毫无中标可能。”

    柳云波一愣。

    年轻人?昨天刘扬不是说肖林得罪了对方吗?

    “所以昨天我和肖林临时商量了新的策略,准备提交董事会审议后与对方的副总沟通,这个方案是刚刚商量完的,还没来得及和各位报告,不知道怎么就跑到柳总那儿了!”

    最后一句姜海特意加重的语气,意思是怀疑柳云波找人偷出来,故意挑事。

    柳云波眉毛一挑。

    “你和对方副总准备什么时候沟通?”

    “过些天吧,还没约呢,肯定得先上董事会研究了再去嘛!”

    哐!

    会议室的门开了,肖林急匆匆的进来。

    柳云波一看,没等姜海说话就开了口:“小肖来的正好,你们都不要说,我来问。”

    姜海刚才是临机编的瞎话,还没和肖林勾兑,本来想让他在门口等着,没想到他冒失的进了会议室,但柳云波发话了,他只好冲肖林摇摇头,意思是别把今晚约饭的事说出来,就当不知道好了。

    肖林只知道自己的报价单跑到柳总手里了,什么情况完全搞不清楚,急得满头大汗,见姜海摇头,哪儿能明白他的意思。

    “小肖,巨岩这个报价策略是你和姜总商量的?”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