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90章 茶摊

    陆豪向孙灵明讲述起自己从神农山上下来之后经历的事情。(看啦又看小说网)

    由于受了nn宝的责骂,陆豪负气独自离开,下山之后也不知该去哪里,只得往家乡徐州的方向赶去。

    陆豪乘船沿长江顺流而下,一路向东,打算从扬州下船,然后再改走旱路奔往徐州,可路过宣州附近之时,又想起了在金陵与自己失散的叶翩翩。

    考虑了一番,陆豪决定再去金陵城里探寻一番,看看这叶翩翩是否又回到了金陵城,便从宣州附近下了船,往金陵的方向走去。

    进了金陵城里,陆豪先去了几人曾经住过的那家馆驿,向那馆驿的执事常伯打听叶翩翩是否回来过,得到否定的答复后,陆豪有些失望,当即告辞出来,又在金陵城里寻找了几天,仍是一无所获,而且那罗子浮之前租住的房子也是人去屋空。

    陆豪不禁苦恼道,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这叶翩翩究竟跑到哪里去了?难道回徐州老家了?怎么这罗子浮也不在金陵了,是怕我再回来报复他吗?”

    陆豪思来想去,又觉得这叶翩翩并不是真心喜欢自己,而是为了逃离她那个家才跟自己走的,甚至再遇到罗子浮后便立刻与那罗子浮旧情重燃,自己这么辛苦地寻找她好像是有些自作多情。

    “不管这叶翩翩去了哪里,希望她不要跟着那罗子浮走,那罗子浮绝对会是个负心之人。”

    既然在金陵城中找不到叶翩翩,陆豪便打算从北城门出去,继续往徐州方向行进。

    刚出城门,陆豪只觉得口中有些干渴,看到不远处有个简陋的茶摊,便走过去在桌子旁边坐了下来,冲着茶棚里喊道,

    “来碗茶水!”

    “哎,来了!”

    一个清脆的声音从茶棚里传出,紧接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子快步走了出来,手里提着茶壶茶碗,给陆豪倒了一碗茶水。

    陆豪并未抬头看这女子,端起碗来要喝,又觉得这茶水有些烫,便用嘴吹了一吹,勉强地喝了一口,然后又将这茶碗放回到桌上。

    期间这女子一直站在陆豪身边并未离去,陆豪抬起头来看了这女子一眼,发现这女子正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看,便有些纳闷儿地问道,

    “怎么?你这里要先给钱吗?”

    陆豪一说话,这女子才缓过神来,忙说道,

    “哦,不用,不用,客官,您喝完了再给就行!”

    “那你认识我?”

    “呃,好像,不认识!”

    “呵呵,姑娘,那你一直盯着我看什么?”

    “客官,我只是觉得您有些面熟,不过不太敢确定你是不是我见过的那个人!”

    “哦,这也不奇怪,我以前是跑江湖卖艺的,你看到我面熟估计是以前在大街上看过我卖艺吧?!”

    这姑娘还想询问几句,另一边又走来了两人,看打扮应该是守城门的兵士,一高一矮,一胖一瘦。

    长得又高又壮的这位是个大嗓门,还没到茶摊前就高声叫道,

    “荷花,倒两碗茶水,大爷我渴了!”

    这姑娘听到那位兵士叫喊,顿时脸色一变,赶忙走回茶棚中拿了两个碗出来放到桌上,然后倒满了茶水,对那二位兵士说道,

    “二位官爷辛苦了,茶水在这,您二位慢慢喝!”

    此时这二人刚刚走到桌前,那个矮瘦的兵士看到这荷花立时满脸的坏笑,说道,

    “荷花啊,你这里有没有吃的啊,爷今天没吃早饭,现在有些饿了!”

    “哦,官爷,早上倒是剩了几个烧饼,不知道你爱不爱吃!”

    “呵呵,爱吃,爱吃。荷花,只要坐在这里看着你吃,无论什么残羹剩菜都变n间美味了,哈哈,快去!”

    这个矮瘦的兵士说着“快去”的同时拍了这姑娘的屁股一下,这荷花姑娘顿时眉头一皱,满脸的厌烦,但又不敢发作,只得悻悻地走回茶棚中去取烧饼了。

    陆豪看着这两位兵士的嘴脸,心中厌恶道,

    “为什么当兵的都是这副鬼样子,不是朝老百姓吃拿卡要就是占人姑娘的便宜,看来从上到下都是些乌合之众。”

    那荷花姑娘拿了几个烧饼送到桌前,刚要离开,却不想被那矮瘦的兵士一把抓住了手,笑嘻嘻地说道,

    “荷花啊,最近有没有想哥哥啊?哥哥我盼了一个多月才被换到北门来站岗,就是为了能整天见到你啊!”

    荷花顿时满脸通红面带惊吓地说道,

    “官爷,您别这样,我还要招呼客人呢!”

    “招呼客人?哪有什么客人啊!不就那边一个喝茶的小子吗,别害臊,跟哥好好亲近亲近。”

    这荷花三拽两拽终于把手抽了出来,转身往茶棚里跑去。这两位兵士见状同时哈哈大笑起来,这矮瘦的兵士又冲着那茶棚喊道,

    “荷花,还是早点从了哥哥我吧,我每天都在这里站岗,你逃得了今天,逃不了明天的,哈哈!”

    二人笑完之后便吃着烧饼喝着茶水在桌边闲聊了起来,陆豪在旁边听着这二人口中聊的尽是些男盗女娼、龌龊下流之事,眉头皱得是越来越紧。

    时间不长,那胖子站起身来将碗中的茶水一饮而尽,又大声冲着那茶棚里喊道,

    “老孙婆子还在吗?出来!”

    这胖子喊完,一个老太太拄着拐杖从茶棚里慢吞吞地走了出来,冲着二人问道,

    “两位官爷,您还有什么吩咐?”

    “孙婆子,这个月的税钱该交了啊!”

    “税钱?官爷,我前两天刚刚向那两位守城门的官爷交过了,怎么现在又要交啊?我这小本生意也挣不了几个钱,你们得给我老婆子留条活路啊!”

    “哼,你昨天卖茶水今天就不卖了吗?你明知道每个月这把守城门的都要换岗,你为什么要交给他们?反正我们兄弟两个没收到钱就不算数,要不打今儿个起你这茶摊就别摆了!”

    这胖兵士说完抬脚就把这桌子踹翻了,上面放着的两个茶碗当即摔了个粉碎,把这老太太心疼的抱怨道,

    “我的茶碗呐,二位官爷,你们,你们也太欺负人了,我这小摊挣的钱还不够孝敬你们的,你们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呵呵,孙婆子,我们又不是土匪强盗,怎么会不让你活呢?只是这官府里有规定,只要是买卖铺户就必须交税,你把钱交了,我们就不难为你了!”

    “哼,你们这些贪得无厌之人,良心都被狗吃了,我把钱都交给你们了,还怎么往下活?你们既然不让我老太婆活了,我也就不活了,今天就跟你们拼了!”

    这老太太说着拿起拐杖来就要打这胖兵士,胖兵士一把抓住老太太打过来的拐杖,用力往便旁边一拉,这老太太随即趴在了地上。

    那茶棚里的荷花姑娘闻声跑了出来,一见这老太太摔倒在地,赶忙过来将其扶起,并冲这二人怒道,

    “你们这些当差的眼里还有王法吗?就知道欺负我们穷苦人,我们在这里摆摊卖茶才挣几个钱,连养活自己都不够你们还要过来盘剥。再说我们这点小生意就算要交税钱恐怕也不用你们这守城门的兵来收吧?你们就不怕我上衙门里去告你们吗!”

    那个矮瘦的兵士走上前来,仍是坏笑着说道,

    “荷花,你不想交这税钱也可以,今儿个就跟我回家伺候我两天,这一个月的税钱我就给你们免了,你看怎样?呵呵,今天你好好想想,明天要是不给我个准信儿,嘿嘿,你这个茶摊以后就别再干了!”

    那老太太听这矮瘦的兵士说完,当时气得呼哧带喘的说道,

    “荷花,不能答应他们,今天我就跟他们拼命。反正老太太我都活了七十多了,也早就不想活了,今天就让他们把我打死,然后你再去衙门报官,我就不信这两个当兵的s会没人管!”

    老太太说着站起身来就要用头去拱这两人,那胖兵士飞起一脚重新将这老太太踢躺下,说道,

    “死老婆子,想死没那么容易,我兄弟刚才说的话你们两个好好想清楚,明天我们两个会再过来的。”

    这二人刚一转身,陆豪挡在二人身前说道,

    “二位官爷,不必等到明天了,这税钱我替他们给了!”9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