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41章 生死一战

    东北海岸交界,断崖之上,湛长风背海而立,海风吹起她的墨发,衣袍猎猎,身后是惊涛骇浪,那惊涛骇浪仿佛一头凶兽,从海天一线处携着滔天气势奔腾而来,它昂起脑袋,发出震慑人心的怒吼,巨大的身影遮天蔽日,好似下一秒就会吞了断崖上的身影。(Www.goalkeeping-museum.com)

    而在前方,裘万尊张狂放肆地逼近,手中长棍举起,那未落便已惊天动地的棍影夹着毁灭的力量,要给她当头一棒。

    湛长风的重剑插在身边,瞬息迫来的气势让她感受到了血肉的震颤,然她心中一片平静,郑重地缔结手印,卷过她头顶的海浪刹那间蒸腾,化作薄薄雨雾凝聚成云,海上的天忽然变得特别低,风和云如同在触手可及的头顶咆哮奔腾。

    裘万尊身形微滞,好像想起了令人恐惧的事,棍势就泄了,但眨眼,他又变得凶悍坚决,重新聚起棍势,毫不犹豫地劈向湛长风。

    湛长风手印变化,一指划下。

    裘万尊看见一道细小的紫金之光从天而降,落在他的棍端,手中棍化作碾粉,突现的电流顺着手钻进身体,三重法衣接连破碎。

    此时湛长风扔出捆仙索,趁其失神空隙将他甩向下面的大海,裘万尊反应也是快,人在半空翻身稳住身子,结果冷不防被一腿鞭踢下海。

    浪头溅起来,他耐着身体中的剧痛屏息游向水面,叫人心颤的气息铺天盖地压来,仰头望去,云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翻滚的黑色,雷霆电光在天地间腾跃放纵,一道惊雷落入水中,紫色电弧流窜蔓延,将此方海域化成了雷海!

    裘万尊手脚焦麻,催动真力燃烧精血,拼力破出海面,他狼狈地凌空而立,头顶是黑天,脚下是雷海,周边雷电交加,任他左突右冲都无济于事。

    此地正是海妖潮生和索尤的交界处,底下守着双方海兵,这刻都被炸了出来,弱者直接在雷海中飞灰湮灭。

    海水将此地的惊悸传出很远,那正在府邸练功的潮生,巡视海域的索尤,皆面色惊诧,纵身跃出海面,只见海天相连,巨浪翻腾,声浪狂怒。

    尤其在靠近海岸之处,仿佛九天落雷将其化作了雷池,凭他们脱凡的道行,亦心有颤颤,再仔细一看,中间困着一个披头散发的狼狈修士,竟然是海星群岛的裘万尊!

    他们同为海外修者,互相间多少是认识的,更别说裘万尊还是新秀榜上者,实力卓群,连他们都不是一合之敌。

    “湛长风,我若出来,定要将你挫骨扬灰!”

    随着这声怒号,两海妖才看见立于断崖之上的修士,她几乎与夜色融在一起,自然而然存在,极易被忽略,但她又好像一直在那里,万古不移。

    潮生倒吸了口冷气,他初遇她就见她将海哲何明公绑走了,以为摸到了她实力的限度,可今天,她在这里战脱凡,榜上的脱凡!

    还处于上风!

    潮生从遇到湛长风起,就持观望态度,若她要收回海域,少不得打一场,简而言之,敌不动我不动。

    他透过翻涌的海浪看向索尤,据说他一直有攻岛再行劫掠索财之意,不知现在是做何感想。

    是如他一样,还是另行险招。

    索尤面有松动,当初锦衣侯跟他说过岛上有地火脉,能建造炼器坊炼器,他要不要趁此帮裘万尊一把,如果能联手将其除掉,相当于直接攻下了此岛,锦衣侯要从他手中拿去,少不得给他一杯羹。

    他心中一定,谅她一个筑基,再如何强大,也不能长久维持这等威力的术法,身体已是强弩之末。

    索尤没有轻敌,张口就是一道水行秘术,其快如闪电,无踪无迹,刺向湛长风,却在瞬间被虚神域绞碎。

    湛长风低缓清隽的声音传来,“既然阁下不守规矩,你的海域我接收了。”

    雷霆怒降,索尤万万没想到她还能从那雷海中分出一道来,立马以护身法器抵挡,法器在那一击之下,焦黑碎裂,余力劈到身上,半命已去,他又感下一道雷霆正要降下来,哪还管裘万尊,立马遁水逃走。

    雷海中的裘万尊疯狂之下,终究也生了惧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他催动最后一滴精血,激发秘术,身形渐淡,再次消失!

    只是这一次,湛长风不会让他逃了,他的灵魂已然沾染了雷霆之息,也不可能在她眼皮下逃走。

    一眨眼,三者俱都不见,只有雷海余威未消。

    潮生张了张嘴,满目萧索。神情不由莫测,这内海怕是不好占了。

    湛长风服下一颗五品回气丹,滞缓的元力重新流转,力气渐生。她在山峰谷地间提剑纵横,路过了一场雨,两场大风,挥剑斩向一株三人合抱不过的古树,古树应声而断,树身上留下一行血迹,一个渐渐浮现的身影,仓皇逃向更深处。

    裘万尊先是与湛长风在岛上追逐许久,期间真空之域棍势不断,又在雷海中被消耗了所有精血,现在气势一卸下来,才觉身体掏空,连凌空杜海离去都做不到。

    不甘之意填满了心,他几时如此狼狈过!

    “投降,自废修为,或者臣服,我可以不杀你。”

    “竖子休想!你这等年轻便如此猖狂,定活不长久!”裘万尊滚地躲过一剑,眼中闪过决意,张口吞下一枚血丹,真力激荡,身体重回巅峰,脱凡高手的威势节节攀升,甚至比之前更强。

    血丹能短时间内提升恢复力量提升修为,但后遗症特别严重,十天半个月动弹不得是轻的,根基也可能废一半。

    不过这不要紧,如果能杀了她,完成自己的愿望,完成自己的任务,就值了!

    裘万尊又抽出一根长棍,以无可匹敌的威力朝湛长风横扫而去!

    湛长风持重剑,同样势不可挡地挥出一剑,棍剑相击,摧枯拉朽的余波撕裂空气,冲断林木,砍进山壁,足足有数米深。

    同时裘万尊被两力一激,后退十来步,湛长风退得更远,却中途脚蹬地上石块,高跃而起,斩下红尘业力!

    裘万尊没有精血了,只有小半个时辰的威能。

    他躲不掉,只能迎接!他一边沉沦,一边保持着本能,朝湛长风攻杀过去。

    真空之域展开!棍影来!

    湛长风魂力元力也到了低谷,不能再用无心之术九霄雷霆红尘业力,只有手上这把剑,还有依旧坚定的意志。

    虚神域抵消真空之域,剑抗棍影,两个人都陷入了最后的死战,谁先倒下谁就是输!

    不需要有什么深仇大恨,不需要有什么理由,一个立场就能解释所有问题。

    7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