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29章 筹谋起义

    河源城外一里的那条沙滩绵延整个东南海岸,设有五个港口,其中两个是军用港。(看啦又看小說)

    珍珠岛发迹以来,遇到过几次海盗与周边家族岛屿的侵略,再加上朱有福做珍珠和药材生意,常要往返海陆之间,所以水师招了整整五万人,他要给自己立个侯爷当当也没多大问题。

    不过他的珍珠岛拥有藏云涧一大药材来源地的名号,他也游走在众多势力间而备受追捧,这比当诸侯爽多了。

    水师也不认为自己比哪支诸侯的部队低一等,开玩笑时还把离他们最近的锦衣侯舰船骂成落水狗,因为珍珠岛起家的时候,宁家岛就曾因为利益问题派舰船来打过珍珠岛,最后被打回去了。

    几十年前还没有锦衣侯,只是他姓宁,是宁家岛的少岛主。

    海星群岛有九姓,各占一座大岛,也各自为营,直到宁少岛主打出名声,接替岛主之位,将九姓或征服或联合,当了九姓之主,号称锦衣侯。

    锦衣侯崛起的时候,珍珠岛也在快速崛起,兵力不相上下,所以也一直相安无事。

    而今天,澎头角的水师驻地里,有人想要他们向锦衣侯投诚。

    星辰夜幕下,海浪冲上沙岸,抹去大头蟹留下的痕迹,却碰不到三步远的篝火。

    “行,那些胆小鬼,吓得不敢来了,正好我们商议。”

    有几个头领两边都想兼顾,要么派了手下去岛主府,自己来了这里,要么自己去了岛主府,派了手下来这里。

    朱山民干脆就将与他们的谈话改到了晚上,一起等岛主府那边的结果。

    岛主府上的事一出,某些人就忙着告辞走了。

    朱山民四十上下,身板魁梧,留着络腮胡,火光将他的面容衬得凶神恶煞,他两指并剑,指着围了篝火的一圈人,“珍珠岛被我那混账叔叔卖了,还改名成什劳子瀛洲,累得我们朝不保夕,实在可恨!”

    “遣散吧,你们能甘心自己重新变得一无所有?”他拍着胸脯道,“我不甘心!”

    “但要接受招安,我就不信这新岛主能没芥蒂地重用我们,到时候定会分散我们的兄弟,削弱我们的实力,没准哪天海族攻上岸,要我们第一批去送死,古来受降受招安的,没一个好下场。”

    “那你说的投诚锦衣侯就靠谱?”问话的就是虎崇欢,他也从手下那边知道了大厅上的经过,深觉那新岛主不是好对付的,若真伏小任其拿捏,指不定被坑的连骨头都不剩,还不如试试铤而走险。

    “说是投诚,其实是我们自己干,锦衣侯那边会给我们提供帮助,只要我们占领岛后,将祁山方圆两百里割让给他们。”朱山民道,“现在海族频繁袭击过往船只,锦衣侯不敢打海战,我们也不用怕他背后捅我们一刀。”

    “我编收了水师的一部分残余力量,目前手上有七千人,虎兄弟有六百人,还有你林伯长有五百人,你潘巡卫长最有才,珍城五十几号巡城卫能发展成一千人!”

    被朱山民指着的潘巡卫长连连摆手,“见笑了,都是生活所迫。”

    “可不是生活所迫吗!”朱山民的眼睛亮得发光,“那我们不得反抗啊!”

    “然她可是战力榜第五,听说能战普通脱凡,还有她身边的筑基有二十几个!”虎崇欢指着周围的大小统领,“我们之中,算上你,算上我,再有林潘,还有你那水师中的七位,也就十一个,底下的几千人没死,我们就先被弄死了。”

    “虎兄弟,不用担心,我是有计划的,岛主府的筑基,有锦衣侯那边搞定,我们只需要见机行事,这第一步,就是集结更多的人,多到她想杀都杀不完。”

    他露出一口利牙,“此人一来就要关闭几十座城镇,埋怨的人可不少,民心已失,我们只需联合岛上本地村落和怀有怨念的人,共同起义,恢复我珍珠岛的安乐!”

    “别忘了,她手上的人,没多少!”

    岛主府

    “白天,周道友慷慨直言,还未谢过,失礼。”

    “岛主客气了,既然我加入了昼族,为你说话,就是为我说话,何况也不需要我特意去开口,众人就该知道岛主不是他们想讹就讹的。”周潜明谦谨道。

    湛长风看完最后一份公文,神色微松,起身道,“周道友可与我一起去外面走走?”

    “自然愿意。”

    岛主府的小径四通八达,常有别趣,湛长风随意走了一条道,“周道友能留下来,而不像是其他人一样一走了之,让我很意外,且本来我想将你请到岛主府帮我处理岛务,不想你选了军营。”

    周潜明忽然意识到这是一个说出想法的机会,便没有迟疑,说道,“人人都赞扬我将一座城管得很好,但不知道我的修为多久没有精进了,就连我自己也以为我要止步在这里。”

    “珍珠岛破,我也想过离开,只是希望有始有终,将城中事物和新岛主的人交接好,没想到新岛主自己一个人来了,也庆幸我消息比较灵通,得知了岛主你是战力榜之人。”

    “我很好奇,战力与新秀榜之人的天赋实力被传得神乎其神,更有甚者说,只有在榜上前几的,才是真正的修道人,啊,我并不是怀疑岛主的实力,我只是想知道我与榜上人,究竟差在哪里。”

    前岛主是个很会享受的人,廊上挂着装了照明石的红灯笼,草地花丛里也会按几颗,一到晚上,光束透过绿叶黄花,晕染成迷离的景致,周潜明无暇欣赏,话一出口就止不住了,那曾让他辗转失眠的心思都倾倒了出来,“更不可思议的是,优秀者竟然可以跨越大境界的鸿沟进行越阶反杀,实在不合常理。”

    湛长风对他的惊讶也表示不合常理,他好歹当了珍珠岛一座主城的城主,南来北往通达了不少事,怎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你难道没接触过榜上者吗?”

    “接触是接触过几个,然感觉并未有什么特别,我当时甚至能打败一个新秀筑基第七十名的,可打败了他,我也没有上榜。”周潜明回想起这件事就怅然,犹记得当时他还怒骂三榜不公,也是那时,他一怒之下远走海上。

    今日再忆,年少时的不甘委屈好像又溢上心头。

    湛长风似乎明白了点什么,“那你可知道道种?”

    “这当然知道,我记得有几个人凝成道种时还有天地异象,被广为流传了许久,最近那个,不就是新秀筑基的头名?”

    “是这样没错,你应当也知道,新秀榜以天赋为主实力为辅,评定上榜资格,战力榜则以实力为主。如果你的天赋没有领先绝大部分人,实力高强也上不了新秀榜。”

    周潜明大叹,“天赋真的那么重要吗,我中品根骨,不也修到筑基大圆满了吗?”

    “如此认识就浅薄了,天赋,不单单指根骨。”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