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00章 青白血案

    月上中天时分,血云蔽空,姚俞忽感心悸,惦记着还在外面攀山壁的学生,起身踏出茅屋,然一步未落,雨丝拍脸,朦胧山色中,五六个斗篷人身形如鬼魅,忽远忽近,缓缓靠来,他警铃大作,卷起无心石碑,奔向几个学生。(wWw.goalkeeping-museum.com)

    “休逃!”一声宛如夜枭的暴喝随利风接近,姚俞翻身一滚,背上已然被抓去了一块皮。

    生死境!

    他大骇,连忙催开虚神域,“四时四方,皆我主宰!”

    斗篷人锁定了气机的一掌竟穿透了他,仿佛拍在空气里。

    “好手段,合该成为祭品。”

    六个斗篷人微滞,口中尖啸,霎时腥风大作,血光压顶,六支邪气昭然的血鬼幡被祭出,每一幡上都有一个漆黑的符文,伴着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咀嚼声,化成一张青面獠牙的鬼脸,猩红的舌头狂扫而出。

    到底是哪来的邪魔!

    姚俞定立不动,一切攻击到他周身都消弭于无形,同时他祭出无心之术,隔空掏出一枚符箓,金色宝光绽着克邪之意,一化六光,当头朝斗篷人打去。

    “雕虫小技,也敢卖弄。”六个斗篷人的声音叠加在一起,似凄惨的哭声,手中幡腥血滚涌,击碎宝光,碾破了符箓。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而来!”

    “哈哈哈苍天误道,成为吾主归来的祭品吧!”层层叠叠的哭声混在一起,六幡一扬,青面邪鬼爬出幡外,千万条鬼影紧随横行肆虐,竟要将虚神域撑破。

    姚俞的“意”跟不上它们的破坏速度,一不小心被一条舌头卷住手臂,邪煞之力即时侵入骨髓,泛起黑气,他凛然将臂斩断,接连打出符箓,爆掉一只邪鬼的头颅,然很快,怨灵鬼影钻进邪鬼的身子,又凝出一颗头来。

    六个斗篷人口中念词,所有邪鬼冲向姚俞,姚俞抵一不能抵二,被崩飞出去,嘴角流出黑血,他眼见不能敌,立刻以无心之术携附近的几个学生遁走

    “祭品?”这是姚俞关于半夜之事最直接的记忆,往前推没有预兆,确实像是一场无妄之灾。

    然它本身就是一件不正常的事,六个实力堪比生死境的邪魔,在司巡府总坛旁,血屠青白山,将全村及社学一千三百多口人屠戮祭幡,而十里外的另外一个小村落却没有丁点事,如果不是嚣张到行事百无禁忌,那就是有意而为。

    一团黑气掠过灌木草丛,土木颤颤,邪风怒号,她在隆隆的瀑布声下,些微侧首,手中一道结界护在几个小孩,重剑横斩,卡在黑气中,腥臭之味扑面而来。

    黑气溢散露出一只青面獠牙的邪鬼,舌卷着重剑,黑爪掏向她的心脏,湛长风运力震开那舌头,撩剑将其逼退一步,神识之中,有一斗篷人悄无声息地站在树木阴影里,注视着她。

    “何方妖邪,报上名来。”

    “落之鱼,也敢逞凶。”他挥动血鬼幡,凄风苦雨伴哭声袭来。

    什么风什么雨,分明是怨气的凝结,这斗篷人竟连怨气也收,难怪青白山中血味冲天,却没有怨气。

    怨气乃侵人灵魂的砒霜,此时与这用无数怨灵养育出来的邪鬼一同将湛长风包围,就连隆隆震天响的瀑布声都被隔绝了,只有无穷无尽的哭嚎恶念,似乎聚集了世间所有的不堪。

    斗篷人再次挥动血鬼幡,一般人陷入这怨念阵定被侵蚀心智,她竟没有一丝动容,呵,猖狂!

    邪鬼见长三丈,尖角血眼獠牙外翻,漆黑的十指上有着莹莹绿液,滴到地上便是滋滋的腐蚀声,它悍然跳前,大掌携邪煞之力拍来,煌煌黑芒,恶意昭彰,千年威力尽显。

    湛长风金光透体,佛道金莲护身,抬起手,天空骤然黑云密布,紫金之芒烁耀,“请天之力,诛邪!”

    诛邪之雷狰狞如游龙,数条齐下,抵入此方空间,雷霆天威压得斗篷人背脊颤抖,惊骇欲绝,只觉无处可逃,灵魂炸裂,层层道行被削。

    他祭出数件法器相抗,不过几息就被毁坏殆尽。

    罪恶越重,诛邪之力越强,跟天劫一样的道理,不过湛长风终不是天劫,引发雷霆,也在消耗自己的力量,仅一刻后,雷力渐弱,那已被削至脱凡的斗篷人竟趁此甩出一兜子怨灵,分摊阻力,血遁逃跑。

    湛长风怎容他得逞,地狱眼微睁,“虚兽!”

    空间波纹轻晃,一头无形无状的巨兽,悄然降临,一口咬住斗篷人。

    斗篷人只感受到整个腰被什么东西咬住了,悬在空中,却怎么也攻击不到那东西。

    虚兽图腾术乃规避攻击的大无影术和野兽图腾构成,兼具二者特点,由此而成的虚兽,无形也无法被攻击。

    不过她现在的力量也支撑不过虚兽过久,速战速决!

    湛长风一掌拍裂邪鬼的头,祭出金莲镇住怨灵,一剑直取斗篷人咽喉,却见他脖子一弯露出骨茬黑血。

    湛长风挑掉他的斗篷,底下是张半面腐烂半面人的脸,脸上黑气蹿腾,竟朝她扑来。

    湛长风被其中力量惊住,身体却十分敏捷地避开,一个雷霆将它劈散。

    居然是魔气。

    还真是邪魔。

    这邪魔跟魔道是完全不同的,魔道怎么说也是修道的,就是比较特立独行而已,邪魔却是集天地恶念而生,以恶念为食的魔物。

    藏云涧怎么会有魔物,且看道行,存世应当很久了。难道是当初被第二帝君魔化后的余孽?

    现今四处镇压地接连被破,缠在那道身影上的无形锁链越来越少,魔物又在这时打着迎祖的旗号杀人祭幡,不能让人不多加猜测。

    湛长风感应到有数道气息接近,立马清除了自己的痕迹,思想一二,举剑在瀑布边的崖壁上刻下一行字,迅速遁走。

    十几息后,数条人影踏着林木凌空而来,为首的正是司巡府府师纪光。

    “府师这里有几个昏迷的小孩。”

    “那是什么怪物?!”

    纪光将目光落到那不人不鬼的邪魔身上,心里一咯噔,忙上前检查一番,也看不出什么,只道是被一剑刺喉,身上还有焦痕,可能与刚刚的异象有关。

    转目望向瀑布旁的石壁,上书:气运是幌,破镇压之印是真,五轮聚齐之日,邪魔当道,此前,血祭不会停止。

    是何人所留,连气运之轮的事都知道,且这到底是真是假?

    纪光心神震动,比看到青白山上下惨死还要惊悚,若是真,死的就不是一个村了。

    7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