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87章 兽潮(5)

    红纹离鸾之上的镜时,见妖兽大潮势不可挡,将军队击了个溃败,直冲斐光城而去,冷目通知其他城池的军队赶来支援,同时打开了城防结界,巨大的结界笼罩着这座城,却笼不住恐慌。(看啦又看小说)

    这些人万万没想到,那被他们当作天然宝库的蛮山,其凶险远超他们的认知。

    现在它发威了,让他们用性命来意识到它的可怕。

    仿佛一头潜藏已久的远古巨兽,在他们洋洋得意时露出了獠牙,杀得人溃不成军。

    妖兽们不要命地冲撞着结界,结界外的人在哀嚎,结界里的人在逃跑。

    “众将听令,百伦弃军逃离,废除监军之位,我等坚守城池,等待救援!”

    斐光的境地,还没传到齐北侯耳里,先让老对手未明侯笑了起来。

    未明侯青年样子,气度沉稳,拿着手中的快报在书房里踱步,大喊了三声好,“哈哈哈,让它乱,乱个元气大伤!”

    他停下步子,问身边的谋士,“老荀,你觉得这兽潮能不能破了斐光?”

    荀谟摇摇头,“蛮山亘在我们和齐北侯的边境,你要在兽潮后面捡漏,也不怕妖兽转头来咬你,除非斐光后边的那些城池都去支援了,留守兵力空虚,我们可从绮城出兵,绕过蛮山,捅了它的后方。”

    “妙妙妙。”未明侯颇感振奋,又有些唏嘘,“我跟齐北侯打了那么多年,头一次看她在天灾上吃亏,实在是天佑我!你去通知绮城的军队做好准备,伺机而动!”

    “遵命。”

    荀谟刚告退,有人来报,“临兆守将传来音讯,说一名修士要见您,事关兽潮。”

    临兆是靠近蛮山的边城。

    未明侯不加细想,既然能得守将传话,应该有见一见的价值,道,“派人去接来。”

    一日后,人便到了,揭下那斗篷,赫然是鹜远。

    鹜远瞧了瞧两旁的侍从护卫,作揖道,“某早慕大人贤德美名,欲来投效,只是怜自身卑微,毫无作为,无颜见您,今终有底气,盼一偿所愿。”

    未明侯大感兴趣,“你且说说。”

    “此事不宜旁人知晓,还请屏退左右。”

    未明侯也不怕他耍什么花样,让人都退下,书房里只剩下他们两人,倒要看看他能说出什么来。

    “大人,可知斐光遭遇兽潮之事?”

    “嗯。”

    “那是我给大人的第一个投名状。”

    未明侯讶然,坐直了身子,“你怎能驱使兽潮?”

    “不急,我还有第二个投名状给您。”鹜远打开灵兽袋,地上青光一闪,出现一头趴伏在地的凶兽。

    龙首狮身,满身鳞甲,须发皆青,幽似寒水。

    “这是!”未明侯拍案而起,连连上前几步,似乎不敢置信,“异兽水麒麟?”

    “正是!”鹜远掩着得意,恭敬回道。

    “它怎闭目,没有动静?”

    “大人,若它醒着,我怎能将它带回来。”

    未明侯抚下心绪,又坐回席上,瞧着鹜远的目光多了几分探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细细说来。”

    鹜远隐去部分事情,侃侃而谈,“早前我在古墓中得了一份牛皮地图,还有一本手札,手札主人称,他偶尔进蛮山深处,无意进入一处秘境,秘境中有一座寒潭一座茅屋,茅屋里有个独眼老人,性子随和。”

    “手札主人与独眼老人结为友,常常一起饮酒论道,生活美乐,后来独眼老人病逝,他替其整理遗物,才知道这老人曾是外界的一名王侯,尊号素衣王,因战败隐居此界。”

    “茅屋旁边的寒潭中,还有一头水麒麟,水麒麟因重伤沉睡,然它的一呼一吸皆是天地异兽的威能,引得山中妖兽参拜,常有妖兽聚集在秘境周围,借其呼吸气修炼。”

    鹜远拱手,“我听闻,水麒麟性仁慈,通晓天意,可震慑群妖,乃王者神兽,若能将它献给大人,岂不是一件美事,便依照手札主人留下的地图,闯过重重难关,带走了水麒麟。”

    “当时,水麒麟被惊动了片刻,一声吼叫,惹来群兽暴动,某险而又险,在它们没有反应过来前逃下山,割了水麒麟的毛发,藏于元孚斐光,诱妖兽群一路北下!”

    未明侯听得异彩连连,忽有凝重,“它再喊来妖兽怎么办?”

    “大人放心,此地离蛮山那么远,它们是不会感应到的。”鹜远又掏出一个瓷瓶,“手札主人其实有贼心带走水麒麟,只是那时候水麒麟偶尔会醒来,哪容他得手,他直到晚年才研制出一种能将水麒麟迷晕的药剂,可惜没机会用了。”

    “好好好,道友可堪大任!”未明侯心上来计,既然妖兽那么在乎这头水麒麟,那么将其毛发精血藏于斐光到齐都城这一路上,会引发什么后果呢?

    他赏了鹜远财宝和官位,忙招来心腹商议此事。

    荀谟道,“此计可以一试,然观妖兽群的战力,它们可能冲不过斐光一关,需我们在后面抄了支援斐光的兵力,同时也要考虑妖兽是不是真的对水麒麟那么忠诚,能为它奔波千里,死伤无数。”

    一将道,“我听说有一种能引妖兽狂暴的粉末,如果能得到它,可借它之力,持续诱发暴乱。”

    “这种粉末哪里有?”未明侯问。

    “如果大人要,包在末将身上。”

    “好,你先将东西找来,这一战天时地利人和,纵然不能彻底败了齐北侯,也要扒下一层皮来。”

    未明侯又跟他们商量了具体行事,末了问,“诸位以为这水麒麟该怎么办?”

    “水麒麟乃仁兽,平白得了它,却没有得到它的认可,恐怕会召来祸端,我建议将它送给长老会议,也免了后患,就算以后齐北侯发现妖兽暴乱和藏于地方上的毛发精血有关,也找不到您头上。”荀谟道。

    “可到时她如果去找长老会议对峙,岂不是让长老会议对我生嫌隙?”这水麒麟虽然重伤不愈,但怎么也算是好兆头,要是这样送出去,他还真有些舍不得。

    荀谟一眼便知他的想法,不过是贪恋王者神兽带来的虚名,“这水麒麟半死不活,留着对您没有什么好处,您将水麒麟交出去,一能换来长老会议的大力支持,保证之后进攻北地,暗援不断,二能彰显您的坦荡之风啊。”

    “再说,您如果想水麒麟臣服于您,怎么也要先治好它,可它为天地异兽,能治好它的也只有天材地宝,我们恐怕有这份心没这份力。”

    未明侯蹙眉深思,又看其他人都不说话,道,“老荀说得对,可我用什么名目送出去?”

    荀谟老神在在,“不是要您直接送,我刚刚从我们在元孚的主事那儿,听闻鹜远此人老奸巨猾,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实为真小人,我不建议您将他留在身边,不如说服他带着水麒麟投效长老会议,说不定此子能让长老会议再乌烟瘴气一点。”

    “有道理有道理,在此之前先取一些水麒麟的毛发精血备用,过些时候就找个名目,让鹜远带着水麒麟去长老会议。”

    5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