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神通鉴- 第242章 乾坤在否-看啦又看小说网 -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

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42章 乾坤在否

    “后生啊,乾坤还在吗?”

    发现遗迹什么的,倒不让人惊奇,怎还有活的生灵,湛长风仔细打量那尾大鱼,此鱼非鱼,似乎是某种化身,她感自己见识浅薄,行了道礼,回:“乾坤依旧,苍黄翻覆,冒昧打扰,还请见谅。(www.k6uk.com)”

    天地照常运转,世间却已沧海桑田,大鱼听闻她话里的意思,悠然一叹,久久无语。

    这条灵河迤逦东行,像是奔走在光秃的地面上,又像是流淌在另一个时空,大鱼摆起尾巴,跃出水面,灵动的眼睛里有一丝金芒划过,它轻咦了声,落水后再次从水下探出头,“后生啊,你进来找什么?”

    湛长风看它不是怀有恶意的样子,便道,“不找什么,偶然至此,恰好发现此地曾存有生灵居住痕迹,感变迁与起落,就想来探寻一二。”

    “世有聚散,这不是常理吗?”大鱼声音空灵,带着一丝探究。

    它有心交谈,湛长风也就不急不缓道,“生灭交替聚散,都是常理,然若身处其中,谁能置之不理。”

    “我观此处地脉被毁,生机已失,难道这是当初生存于此的生灵愿意看到的吗,难道他们没有尽力去挽回吗。”湛长风眸光深沉,藏着刀剑,“只是他们无能为力罢了。”

    大鱼:“那是他们自找的痛苦,如果看透,自身的生死聚落的消亡此方世界的没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湛长风:“你是十足的看客,已经不在意自己是生是死了。”

    “这样不好吗?”

    “不好,这样就少了许多乐趣。”湛长风看着它道,“我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人,喜欢未知和挑战未知。”

    大鱼:“如果你的世界在消亡呢?”

    “那我会获得改变局势的乐趣。”

    “”大鱼无言以对,“你这样的人,为什么会承担一方运势。”

    湛长风讶然,能遇到钦擅这样会望气的人已是难得,怎这里还有一个。她的眼型细长,内勾外翘,眼尾斜斜上延,开合有神光,此时微阖,多了分让人捉摸不透的深沉,“我想承便承了,倒是你,既然不在意外界的变迁,也不在意自己的生死,为什么还存在呢,不如顺着这里毁天灭地的威能消失。”

    她将这劝死的言论讲得理所当然,大鱼好像也没觉得有问题,“这不是我能决定的,它生我生,它亡我亡,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湛长风猜道,“你是此方地脉孕育的灵吗?”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看来不是了,它缺少地脉被毁的痛苦。

    湛长风思忖几息,“刚刚你提到了运势,想必你也能看出几分我的究竟,你觉得我怎么样呢?”

    大鱼摆了摆尾巴,“正在消亡。”

    “这是为何?”湛长风已经第二次听到这个言论了。

    “后生啊,这是不能避免的。”它转过身,朝远处游去,“如今的天命,不在你。”

    “我相信命由己造,境由心转。”

    她从容淡漠,并没对它的话有什么特殊的情绪。大鱼嗟叹,掉头望着她,“你本身的运气很强,无愧于你的实力,但是,你牵连的那方运势,不会胜利的。”

    “我知道。”

    “你知道?”

    “这就是我来寻此处龙穴的真正原因。”湛长风道,“我生而为王,担负一国重任,却眼见它支离破碎,本欲将这块土地上的生灵带向新的方向,又发现它沉疴已久,内不安,外有患。”

    “我有耐心变革,然而如今看来,他们是不会给我时间的。”

    他们是谁,是人丹的隐患,是公孙氏的靠山,是藏云涧的暗潮涌动,“但从我有意识起,还没有我想做而做不到的事,结局还没出来之前,谁也不配给我下定论。”

    她盯着大鱼道,“你就是此方空间的气运化身吧,介意跟我聊聊藏云涧还有这秘境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那冷然的声音里含着威势,大鱼看见紫金色的气运之柱赫赫有华光,心头莫名一紧。

    她的运势再弱,有它弱吗,何况她正处于衰弱的前夕,最是强盛的时候,要压制它轻而易举。

    只是大鱼并不看好她,此界的运势已经无可挽回了,包括她的在内。一如三千年前一样。

    “你想知道,我告诉你又怎样呢。”大鱼潜入水底,叼出一张图。

    湛长风接过展开,图上是一个空间层叠的球体,小部分山势脉络还是她熟识的,“这是小黎界?”

    “这是乾坤界。”大鱼道,“乾坤界在十二万年前毁了,遗留下来的空间碎片就是现在的小黎界,小黎界和它的衍生空间都不适合修炼,索性此间生灵心思清澈,自有自的活法,天地气运云集。”

    “有一点你说错了,我不是气运的化身,而是气运的守灵,守护的是水德之运。看见罡风里的裂缝了吗,其实这里是小黎界水源的发源地,后来被外面那些东西入侵,让人斩断了此地和小黎界的联系。”

    “所以阻碍了小黎界的水德?”湛长风惊然,“那些僵尸是怎么回事,藏云涧又是哪来的?”

    大鱼:“我并不知道清楚,也就一夜之间吧,僵族突降,此地和小黎界间也被斩开了一条裂缝,我曾尝试出去,但好像跟僵族一样,被镇压在这里了。”

    它又是一声叹息。

    “若破除这里的镇压,水德之运可能重回小黎界?”

    “来不及了,消磨了这么多年,小黎界的气数已尽,就连从此界本源诞生的五德气运都要消散了,还有什么办法。”

    它眼神终是流露了一丝凄凉,“你不是见过木德守灵了吗,它已经消失了。”

    木德?

    湛长风大叹,这水德守灵肯定没好好学习,说话东一句西一句,基本故事全靠自己猜,“木德是额上开眼的小人吗,你们五德守灵间能互相感应?”

    “五德本就是一体的,自然知道相互的处境。”大鱼道,“三千年前小黎界被灭,人运财运福运等从生灵中而来的气运尽数消散,唯我五德因此界诞生而苟延残喘,却也被困在各方。”

    “困你们干什么?”

    大鱼幽幽道,“也可以是用我们困其他人,这小黎界,就是一个监牢啊。”

    “此话怎说?”

    “当时事发突然,我等全都没有反应过来,后来才知道,这是第一第二帝君引起的恶果。”

    第一第二帝君?

    藏云涧没有中榜大榜,她不知道所谓的第一第二帝君究竟是何人,但料想,应是统御一界的大能。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