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24章 血溅三尺

    后厨出来一个人,神色有点慌乱,“老大。(看啦又看小說)”

    熊三虎听到传音,脸色不忿,“好手段啊,那也得看你走不走得出去!”

    原来熊三虎暗里遣派厨房里未露面的人去请几个筑基朋友来助场,然他们根本就走不出这家店,外面被封了结界!

    湛长风温文尔雅,顺道提醒,“你也不用指望你在外面晃荡的人赶来支援了,我刚来时,请他们先去了一趟九幽。”

    “”熊三虎沉了一口气,好似不在意,“就算如此又怎么样,你以为我一个筑基大圆满会怕你一个筑基小成。”

    如同为了印证这句不在意,他不仅和圆脸姑娘亲热,手也往她下面摸去,圆脸姑娘尖叫一声,猛然推开他,踉跄几步,含恨转头,一头撞在墙壁上,血溅,人倒。

    那个拨算盘的瘦弱中年惊叫一声“闺女”,被旁边的两个大汉捂住了嘴巴。

    熊三虎啧了声,“晦气。”

    人没死,就是昏了。

    湛长风看谈不拢,只能再造杀业了。

    熊三虎心知此战已经不可避免,他也是个狠的,当下先发制人,祭出一把铁扇,此扇名云中扇,由三十六片云中赤铁锻造,开则如盾,合则如刀,一扇之下狂风席卷,是上品法宝!

    熊三虎持着云中扇,“长龙破空!”

    霎时狂风迷眼,大堂中人桌凳柜卷成龙卷,袭向湛长风。

    湛长风衣袍猎猎,反手抽出重剑。

    重铁刺啦过地面,传进耳朵里便是另一种折磨,熊三虎不信那个邪,接连振扇,瓦柱开裂,碎片投入龙卷,尖声怒号,他刷地合上扇,扇头倏然射出一道青光。

    湛长风洞穿光痕,一剑劈之,剑光劈落青光,红尘意降临心间。熊三虎咬牙忍住,心中大骇,胡乱扇出三扇造成阻势,另一手掏出一枚玉,吞入腹中,此玉名“镇心”,对压制心魔有奇效,他也是偶然所得,没想到进阶的时候没用上,现在用上了。

    “你休想落好!”熊三虎压住心魔,原以为三扇能拖住她片刻,没想到一抬眼,便见她拖着重剑从龙卷风里走出来,周身一圈金光符文,那是结界!

    “谁又知道是我做的。”湛长风没有松懈,她还是第一次跟筑基大圆满者正面动手,这熊三虎修为业已精深,精气神少有漏点,不能直取罩门,那便只能再制造缺口,她剑光似龙,化分为九,九道红尘意从他心间呼啸而过,抵入神魂深处。

    熊三虎牛眼突瞪,紧攥着手中扇,心绪大乱,化作遁光突破屋顶,攻向上空的结界。

    湛长风习结界术不久,再如何鬼才也不能布置高深的结界,所以这结界阵是她以前买的一个结界卷轴上的,能抗筑基大圆满一会儿。

    在熊三虎的攻击之下,半空偶尔有一丝暗光闪过。

    她怎容他继续攻击,当下甩出捆仙索,那熊三虎一心逃离好去压制心魔,情绪躁动异常,将扇挥舞得仿佛长棍,千钧力量拍向捆仙索。

    捆仙索也是上品的法宝,湛长风毫不避让,在他挥来扇子的那瞬,用捆仙索将扇子缠住了。

    熊三虎陡然一惊,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干出这样的蠢事,好好地拿云中扇拍她的索干什么,然这时已经晚了,云中扇已经被捆仙索卷走了!

    “你敢!”熊三虎怒叫一声,筑基大圆满的真力汇集一掌,破釜沉舟地拍向地上的湛长风,屋瓦顷刻碾作碎粉,未近,掌风已将地板震裂,然巨掌之下的湛长风不动如山,缓缓勾起一笑,云中扇里的神魂被抹去了。

    再三寸便至头顶的巨掌轰然消散,熊三虎灵魂重伤,喷出血来,身形摇摇欲坠。

    所以湛长风对本命法宝这类东西向来敬谢不敏,好端端的把自己的命跟另一件东西拴在一起干什么,她再甩出捆仙索,将熊三虎拉了下来,一旦被捆仙索捆住,他在劫难逃。

    酒馆里静寂如死,刚刚被狂风祸及的人揉胸摸腿哀嚎阵阵,却不敢有任何动作,甚至不敢去看抓着他们老大的湛长风。

    湛长风抬起熊三虎的下巴施展搜魂,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后便一掌将他杀了,然后朝离她最近的那一人招手,“你过来。”

    那一人先天圆满,在这里算是拔尖的,但此时连他们筑基的大当家二当家都敌不过这个人,他哪敢乱动,立马变躺为跪,“都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大人饶命啊,我一定金盆洗手再也不干了!”

    “你洗不洗手关我何事,我看你们这些人中就你顺眼一点,现在你们的当家已经不足为惧,你若是帮我一件事,以后你就是这里的大当家了。”湛长风随意至极地说道。

    那一人惊疑不定,半响说不出话。

    一个大汉怒声,“白条子,你敢背叛两位当家,我就让你死得有多好看就有多好看!”

    另有人喊道,“兄弟们出生入死,你怎么能对杀死老大的人低头!”

    湛长风扔出云中扇,扇如旋风,巡屋一周,适才那些说话的俱都头颅滚地,她接住飞回来的扇子,滴血未沾,倒是把好扇,“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逆者总不会得到好结果,你觉得呢。”

    被叫做白条子的那人扫去惊疑,脸色愤愤,“我们为他卖命,这熊瞎子却屡次克扣我们的灵石,赏点汤就想让我们感恩戴德,简直做梦,死得好!兄弟们,以后我们自己打拼,得来的财宝全都平分,岂不美哉!”

    说完拿起地上的剩菜一把扔在熊三虎的尸身上。

    其他人且惧且惊,慌忙跟着说道,“死得好,死得好!”

    “早该死了,呸,这狗东西。”

    “大人为民除害,大仁大义!”

    他们还怕自己口上表现得不够好,抓起身边的东西朝熊三虎丢去,搞得像是作践杀父仇人似的。

    湛长风冷眼看着,气势一沉,这些人便不敢动了,“你们对金袋赌场熟不熟?”

    白条子狗腿回应,“当然熟,我们对这边的赌场都熟,没有一天不待在那儿的。”

    “一炷香内,你们给我找出金袋赌场里的一个人,此人在几年前因赌被抵押在赌场做工,力气极大,身高非常,名字里带玉“这个读音。”

    “大人,容我们整理下消息,您放心,我们干的营生脱不开赌场,赌场内的各路牛鬼神蛇都在我们的脑子里。”

    强龙不压地头蛇,何况这些人专门从赌场里找下手对象,问他们总比自己去打探方便。

    湛长风任白条子招呼了几人凑在一起琢磨人选,没一会儿,白条子道,“大人,您找的应该是一线厅的硕狱,此人两年前就闹出了一桩大事,挑战十品赌具,结果把赌具毁了,后就被赌场带走,隔天出现在一线厅的名单上,这两年来已经是百万灵石级别的斗士了,身高九尺,怪力乱神,有些名气。”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