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神通鉴- 第208章 灯中幻世-看啦又看小说网 -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

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08章 灯中幻世

    女英曾无意跟她抱怨那座青楼里的人让男的女的练魅灵心经,适才那女子拿出来的功法恰是魅灵心经。(Www.goalkeeping-museum.com)

    当时未出浔阳城,她们大胆地回到青楼查探,发现那座青楼一夜之间空了。

    算上那青楼有恃无恐的行为专修合欢的作态,恐怕是哪个邪道组织在背后操持,所以才有了刚刚那一出,湛长风趁势从她的眼睛里读取了表层记忆,至于什么上街买糖葫芦被迷昏了,其实是那女人的经历。

    嗯还下了个镜鉴魂印。

    如果大胖娃娃知道这厮的真实目的肯定会再次把心哭得稀巴烂,值得高兴的是,她并不知道,所以此刻能傻甜傻甜地拉着湛长风的衣角,对另一个傻甜的人表示鄙夷。

    施杨乐充满了愧疚,“道友可伤到了哪里,都怪我识人不清,差点让令妹被拐带走了。”

    “此事到此为止,告辞。”湛长风干脆利落地了断所有无意义的语言往来,带着大胖娃娃走了。

    施杨乐瞧着转头朝他做鬼脸的大胖娃娃也很无奈,只能安慰自己幸好人没事。

    大胖娃娃迈着小短腿哒哒追上湛长风,“可以让我回到灯里吗,我想回家。”

    “回家,灯?”

    大胖娃娃瘪嘴,“你不要跟我谈深奥的问题,人家才三岁,你去跟长大的我谈吧。”

    湛长风稀奇,“长大的你在哪里?”

    “我回到灯里就长大了。”

    “那我如何跟长大的你谈?”

    “我可以带你进去啊。”

    “长大的你不能出来吗?”

    “噫。”大胖娃娃打量了下湛长风,“你太穷了,一点都不金光闪闪,在外面是见不到长大的我的。”

    “这是为什么?”

    “因为你身上财气太少了,不能帮我修炼,我不修炼就不能重新长大。”

    湛长风眉微挑,用财气修炼,天下之大果真无奇不有,这倒是要见一见。

    湛长风进到客栈开了间房,布置好防御后拿出青铜灯,大胖娃娃安慰似的拍着胸脯对她说,“长大的我脾气不好,你别怕,有我呢。”

    大胖娃娃拉着她的手钻进灯火中,黑暗一层层压来。

    湛长风见黑暗中时不时有流光闪过,越看越心惊,这里至少有十六道神通级的封印。而她们现在走的这条路,像是积年之下封印松动后出现的缺口。

    愈加深入,压力愈大,仿佛有什么在撕扯着自己,连影子都变得万分扭曲,直至有光罩来,天旋地转,像是在往一个地方坠落。

    湛长风感觉到大胖娃娃骤然攥紧且微颤的手,揽臂将她护在怀里,下一息背撞上坚硬之物,突如其来的玄寒之息让她抽了口冷气。

    还没来得及观察环境,手下先摸到一片光滑柔软的皮肤,低头一看,不知何时怀里多了个衣衫不整的妙曼女子,此时她也仰头望来,潋滟的眸子先是迷惘继而羞怒惊慌,“啊啊啊啊啊流氓!快来人呐!”

    “”湛长风头一次产生了想要吐槽的心情,立马推开她翻身下玄冰榻,数道强大的气息迫近,犹在脱凡甚至生死境,她想也不想就破窗逃了,逃完就扼腕,都是这两年逃惯了,应该直接挟持那女子的。

    翻过墙就是街道,那些人似乎没有追上来,湛长风四顾,两边屋宇鳞次栉比,有符箓店剑器阁万宝斋也有酒肆茶坊饮食摊,有吆喝也有讨价还价,还有人坐在四五人高的青敖猩猩上从她跟前路过,阴影劈头盖脸遮下。

    这是灯光中的世界。

    湛长风也能想到适才那女子就是大胖娃娃的长大版,但情况不清楚,也就没急着回去,反而四处逛了起来。

    “摊主,这盒花茶怎么卖?”

    “客人有眼光,长白花茶以五百年的长百花制,味清香甘甜,长期饮用对扩展经脉温神养气有极大好处,售价一块中品灵石。”

    此灯中人不仅能自如对答,且资源水平挺高啊,这地上摆个摊子卖的就是有五百年灵花制成的花茶,收的灵石也直接变成了中品灵石。

    若不是她勘破这是个虚幻的世界,还真以为掉到其他地方了呢。

    湛长风如常地与人攀谈交流,得知这是一个叫穿云的中世界,准确的说,是以穿云界某地为背景的幻世,尤记题名是“一六零零年赠敛微”,就不知道是穿云界哪个日历的1600年。

    她走到了尽头,一道苍茫截在眼前,不能靠近,她自忖还解不了神通级的封印,唯有再去来时的地方会会大胖娃娃的长大版。

    长街上沸腾起来,好像在欢庆什么喜事,就连空中也时时有流光划过,落向同一个地方。湛长风一看,这地方就是她刚才逃出来的那地方。

    现在她从正门观望,十二层高楼伫立在闹市里,飞甍翘角,红木托檐,中有牌匾书“春江阁”。

    她先前从此地土著口中得知春江阁是穿云界的首富,以空间储物之术闻名于世,现又打听一二,原来春江阁研制出了新型的储物之器,今日将揭晓它的真面目。

    春江阁门户大开,阁主亲自在外迎客,来的也一个个来头不有孤身前来的,有前呼后拥来的,小厮唱名不止。

    “毅德真君到!随礼风雷仙鳞一件!”

    “浩轩山掌门不得真君到!随礼太岁秘骨一件!”

    “白云观观主无果真君到!随礼天丝宝砂一盒!”

    等这些受邀而来的宾客都进去了,其他人才涌进春江阁观光起来。

    湛长风略感有坑,刚刚那在外迎客的阁主是一道真实的神识,而他迎的人却都是虚假的幻象,尤其他还向自己瞥来一眼。

    然她到现在都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之事,他们也没有令人生危的举动,可以想见两方有坐下好好谈谈的可能。

    思及此,湛长风坦然自正门进入,目光刚刚从陈列的储物之器上掠过,便听那雄浑低沉的声音道,“小友受邀前来,可带了什么随礼?”

    阁主墨青衫外搭大氅,背有些微伛偻,立在展柜另一头,一双沉稳的眸子正看着她。

    湛长风本以为自己和那些看客一样,没想到还是受邀的,受谁的邀?

    大胖娃娃么。

    既是受邀,要随礼也是理所当然,就怕他要的随礼,不是普通随礼。

    “恕晚辈来得仓促,未及准备,可等我一个时辰?”她风风雅雅的,让人感觉不到轻慢。

    阁主上下打量着她,不依不挠,“一个时辰能准备什么,我有财有人,难道还稀罕你仓促准备起来的?”

    “精心准备的未必有用,临时出手的未必磕碜,晚辈以为,及时的礼物才能让人开心。”

    阁主神色莫测,沉沉一笑,“那就暂且当你已经随了礼,来吧年轻人,受邀宾客都在三楼。”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