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99章 来快活啊

    小酒馆里静寂无声,愣是没人敢出点响动,好几个筷子都凑到嘴边了,却没下口,撇着眼往这边瞧。(看啦又看小說)

    敢拒绝吗?

    会心动吗?

    湛长风只是在一瞬惊讶后笑笑,“抱歉,我在藏云涧待不久,辜负道友好意了。”

    望秋水愣怔,没想到她会是这个回答,他颇有风度地赞叹,“倒是我唐突了,没想到道友之志如此宏远,不过道友也可再考虑考虑,苍羽不仅是在本土,在风云界也有驻地,团内优秀者会获得前往风云界的资格,甚至进入大明王的麾下,我家十公子乃大明王义子。”

    他这一句是传音说的。

    大明王,风云界的一方霸主。

    湛长风没料到公孙家背后有这一层关系,她突然想起李瑁改国号时,就改成了大明,这不得不让她深思。

    “我会考虑的。”湛长风虽这样回答,却没有接下那封鎏金邀请函,望秋水也好似不在意,自然地收回手,先一步走了。

    湛长风没有停留,公孙家的点子好像有些硬,她要重新规划了。

    还有公孙家到底有多少底牌也是个问题。

    不过公孙家现在那么急于招揽人才,应该是受了人丹的影响,虽然这件事明面上没有爆出来,但私底下流传了一阵,司巡府也专门去他们的辖地检查过。这一年来,公孙家沉寂了许多。

    也许她还要找个时间回神州看看,公孙家要的肯定不只是神州那么简单。

    湛长风边思索边回点将台,看见入口站着一群长老会议的侍卫,其中一个额上有鳞片,像是海里的妖。

    妖道手里托着一方印鉴,每有人出入就往他身上照一下。

    湛长风此时也不能拐弯离开,暗里用奇门起了一局,确定没有什么危险之意后,进入点将台。

    妖道那方印鉴照到她身上时,确实有一瞬感觉被窥视,像是用来查探海族的,幸好没将小蜃妖带在身上。

    “又来查啊,都已经查了三天了。”

    “好歹那些海族都退兵了,这回百草院踢到铁板大出血啊,连带着长老会议都给海族送了诸多好处。”

    “好处拿了,怎么还那么不依不挠,不是说契约者死了吗,那被契约的小妖也肯定死了啊。”

    “谁知道呢,说不定还想多拿点好处,不过听说有个帮蚌妖闯百草院的人修没有找到,呸,居然帮着妖道,不然哪有现在这档子事。”

    “就是,人族的奸细!听说百草院这次大受影响,好多医师炼丹师都闭门不见客,不就是契约只灵宠嘛,要不是有人多管闲事,谁找得到百草院头上。”

    几个人刚踏进点将台就泄愤似的说开了,回头看见是湛长风又往旁退了两步,他们兴许不认得湛长风这张脸,但认识她手里的重剑,那磨耳朵的拖拽声让他们一下就想起了刚过去不久的百连胜。

    看着湛长风进入玄天之门,他们才跟着进去,“一来就上战力榜,太不是人了。”

    “我俩要是换个身体该多好。”

    百草院炼人丹的事估计被封锁了,根本没有爆出来,但细分析,百草院内部应该已经有过一轮清理了,好多人都“闭关谢客”,这好多人许是和人丹有关。

    地位不够,再具体的消息就听不到了。

    她查看了下在点将台得到的东西,剩余三百多万的战绩点天狼秘境资格二等洗髓池资格,还有出入一至三层训练场和建立兵团的资格。

    洗髓池,她打算过些时候突破筑基大成再用,现在去看看训练场,训练场个人可进,兵团也可进,主要是用来磨炼战技法术或兵团配合的。

    点将台二层和一层一样,是纵横交错的甬道与石室,还有些训练场地,不过这里每个石室都需五十万以上的战绩点才能进,也不知这里的石室有什么特殊。

    湛长风目前只是来熟悉下情况,所以没有多探究,上了三层,三层极其空旷,只有一座金吾殿。

    三层唯兵团之人和不更军衔者可以进,金吾殿里就是各个兵团的驻地。

    “有人连苍羽的招揽都拒绝了,也不知这会儿到三层来干嘛。”

    三层出入的人还是很多的,且都是兵团的人,刚刚说话那人正是项孟飞,他虽是与旁人玩笑着说的,但还是让许多人变了脸色,不自觉地望向湛长风。

    小酒馆那幕已经飞速在各兵团间流传开来了,本年度最牛的拒绝回答,“我不加入兵团,我还要去上宗”。

    尽管湛长风只说了句她在藏云涧待不长久,口耳流传之后,被人们以各种羡慕微讽的口吻改成了她看不上这里的兵团,要去圣地宗门。

    项孟飞因着被团长警告了一番,没有直接给湛长风找麻烦,却也心有不甘,这时开口,其实不是说给湛长风听的,而是说给路过的苍羽兵团的人听的。

    果不其然,两三人止住脚步,其中一个高大的汉子怒声道,“副团长纡尊降贵亲自游说,只怕有的人不识好歹。”

    “还真以为凭自己那点潜力能进入上宗,痴人说梦。”

    连站到她面前说话都不敢,只躲在人群里妄议,湛长风理都不想理会,踏上金吾殿石阶,却有人靠着殿门伸出一臂,“道友,别人在跟你说话呢,你不回个一句不好吧?”

    此人墨发粉袍,腰间是虎头铜腰带,领口大敞,露出大片紧实的麦色胸肌,锁骨上还纹着桃花枝,一个男人,奇异地将阳刚和骚柔融在了一起,没有一丝违和感。

    游不悔,第二兵团常青的高手,战力榜上三十六位!

    高大汉子见他出声,眉梢见喜,看来连榜上那些人都看不惯她了,他还有什么好顾忌,“怕了吧!敢不敢与我一战,输了就乖乖道歉,离开点将台!”

    众人议论纷纷,纵有成才之姿如何,也没见多少幼苗能成功长为参天之树的,此时还拒绝天大的帮扶,简直是自找死路。

    看看,不仅得罪了苍羽,还让其他兵团的人心生不满,这就是好高骛远自尊自大的下场。

    嗡!

    高大汉子陡然收声,意识溃散,灵魂绞痛,七窍流出血来,众人一时寂然,惊疑地看着他,又望向转过身来的湛长风,那双常常耷拉着的眼睛慢慢睁开,仿佛深渊一般令人战栗的气息,袭上每个人的心头。

    “弱者,还没有资格评判我。”

    嗡!

    所有开口非议过她的人全都颤抖起来,脸色苍白,整个灵魂都要被撕裂开来。

    游不悔的背离开殿门,直起腰板,表情渐凝重,目光从几乎跪地的诸人身上移开盯住湛长风,“你是魂修?!”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