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神通鉴- 第62章 换令箭-看啦又看小说网 -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

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62章 换令箭

    湛长风走进当铺,伙计正无精打采地拿着鸡毛掸子数鸡毛,“从鬼城出来的修士不该来换取令箭了么,怎如此冷清?”

    “小友是要?”

    “换。(wwW.goalkeeping-museum.com)”

    伙计立马笑开了,热情道,“里间请,里间请。”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上午算上你才来了两个,这趟怕是死了很多人。”伙计掸了掸座位,奉上茶水瓜果,“你先坐着,我去让掌柜出来。”

    湛长风略一点头,瞧着伙计急冲冲地出去。

    死了很多人么,至少莲院未开前还有几十人在,也许在莲台内,她错过了些事。

    “道友久等了。”富态的修士笑着进来,待看清坐着的人时,眼中精光一闪,只听来的是位小友,却不想年纪如此之小。

    掌柜没有怠慢,修道者的外表年纪做不得数,以貌取人就是下乘了。且年纪越小,越自己在外面晃荡的,越危险,你可以当她是无依无靠的乞儿,她也可以变成实力天赋强大背景雄厚的天之骄子给你看。

    湛长风应了一句,直言问:“换是怎么个换法?”

    “需要将东西拿出来估一个值。”掌柜不紧不慢道。

    “与藏云涧的物值相当?”

    掌柜搓了搓手指,见湛长风两手空空,是东西太小,还是没拿来,于是反问道,“小友要现在交易?”

    “合适的话,现在。”

    掌柜笑说,“咱当铺开着,就是童叟无欺四个字。”

    他盯着湛长风,只见湛长风手一挥,桌子上就多了朵脸盆大的幽火冥莲。整个里间的温度陡然降下。

    掌柜心下一紧,不为这幽火冥莲,却为隔空取物的手段。

    储物袋!

    凡间修士可没这玩意儿,就是在藏云涧,也不一定谁都能拥有。掌柜报价慎重了。

    他跟凡间修士交易鬼城之物,那可是按件来的,这一朵幽火冥莲,别管它大小好坏,就换一块令箭。

    他们当铺在藏云涧有门路,令箭多得是,相当于拿着木头换宝物。

    但要是跟藏云涧的人来按这个算法,不得被打死。

    掌柜不动声色地问:“小友的令箭丢了吗?”

    “并未,”湛长风摊开手掌,掌心正是一枚令箭,“不过此次我还要带几个人回去。”

    “明白明白,”掌柜了然地笑笑,言语真诚了不少,“给别人呢,我是一株一令箭,给小友自然不能是这个价格了,这样吧,如此一株我给你六块令箭怎么样,就当是交个朋友。”

    “可以。”湛长风摸摸茶杯,“我还有一株,打算换成灵石,你这里能换的话,一道换了,省得浪费时间。”

    “咱开当铺的,难道连这个都换不了?”掌柜正愁收购的宝贝少,虽面对藏云涧的人,得出点血,但总比没有强,“幽火冥莲是宝物不假,但对人修挺鸡肋的,一般店家将价格压得极低,索性我这里有出售的路子在,就给个友情价,两千下品灵石。”

    “低了,四千。”

    掌柜连连摇头,“这就高了,你看幽火冥莲得用特殊匣子封存起来,不然就会消散失去作用,你留在手里也没用啊。”

    湛长风手指一动,桌上出现一个长条匣子,“你说的是这个?”

    “”掌柜心在滴血,道友,你莫非在耍着我玩?

    “三千,三千,不能再少了,你这个匣子”

    “再给我两块令箭,匣子给你。”

    “行,成交,小友够痛快。”这波买卖稳赚不赔,掌柜和颜悦色道,“小友若是还有什么东西需要交换,尽可拿出来,我这儿价格公道。”

    湛长风顺口问了一句,“道友可有生肌之效的东西?”

    掌柜瞧了眼湛长风脸上的疤痕,“这点小意思,我仓库里有瓶一品复颜丹,一颗保管生肌祛疤。”

    “你误会了,”湛长风道,“我指的是,能恢复血肉的东西。”

    “这得看严重程度了,如接续膏生肌丸,只要人没死,断手断脚都能康复,不过这价钱就大了,起码得七八百上品灵石,我这小店是没有的。”

    三千下品灵石相当于三万多的灵珠,湛长风虽对灵石不太在意,但也知道,这身价,放凡人地界,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但这三千下品灵石,只抵得上三块中品灵石,半块上品灵石。

    不过在湛长风眼里,能用灵石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湛长风出了当铺,走走看看,心中想着事情。

    储物袋是公孙龙的,里面的幽火冥莲也是他摘的,里面除了特意备好的十几个匣子和一些疑似监视用具外,没什么值钱东西。

    公孙靖身上也有个储物袋,但当时她不认识,连人带着袋都踹江里了。

    从公孙龙的记忆看,他在家中并不出众,地位远比不得公孙靖,连这储物袋都是因为鬼城开启,才下发给他,让他装东西的。

    公孙龙也不是专门负责殷朝之事的人,他是作为年轻弟子和其他六家一起来历练的,只是公孙靖出事情后,才被委以重任。按他的话说就是接触到了家族核心任务。

    现在湛长风从他身上确定了两件事,李瑁身边的惊羽卫是公孙家现存的人马,以及通天路开时,公孙家会派人来追拿她。

    现在惊羽卫被禁卫军缠住,有威胁的还是即将来的人马。

    若要错开这队人马,进入藏云涧,也不是做不到,但那样易裳的压力就大了,这不是她愿意看到的。

    其实湛长风早就有了主意,只欠东风。

    东风很快就来了。

    车夫见湛长风回来,递上一封拜帖,“孙行义又来了,说是得您帮助成功拿到令箭,一定要请您上天仙楼吃一顿。”

    湛长风送出阴珠后,孙行义就来拜访过,只是被她拒绝了,“应下吧。”

    隔日湛长风带着车夫去赴约,孙行义已经在酒楼大堂等候,身边还有一个小姑娘,穿着黄衣,腰缠皮鞭,抽长的身体已然具有少女的风姿,俏生生的。

    孙行义上前道,“小友你可算来了,老夫盼得辛苦啊。”

    “前辈严重了。”湛长风望向小姑娘,“这位是?”

    “这是我的孙女,孙淼,小友的恩情,老夫铭感五内,来来来,这里不方便,我们楼上说话。”孙行义向雅间引路。

    孙行义提了孙淼的名字,却没有向孙淼介绍湛长风,显然是将孙淼放低了。

    孙淼没有不快,只是好奇爷爷口中帮了他们并且十分厉害的道友到底是何模样,于是见了湛长风,便一人在旁纠结,这小孩是不是返老还童的。

    模样那么稚嫩,偏偏正经严肃非常,还没有一丝违和感,好像本该如此。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