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0章 镇外辩道

    后天锤心,先天交天人,从而触道。(www.k6uk.com)

    此后大道三千,小道万计,上有因果之道命运之道轮回之道,中有仙道神道魔道鬼道妖道,下有武道法道剑道等等。

    修道形式各有不同,追求的境界却从一而终,道境分:筑基脱凡生死九重神通灵鉴返虚万劫,再往上,玄奥不能窥。

    这本修炼基础知识详解,当真只是些修道界的常识,关于如何从后天晋升到先天,如何筑基,如此突破生死境,半分没提。

    湛长风很理解,有些东西敝帚自珍,只能脉脉相传。

    她也没对此抱多大期待,主要还是完善下她对修道界的认识。

    九转往生诀分割了九层,她只有修完一层,才能得到下一层的信息,虽然如何晋升的问题会有描述,但在常识问题上,它并不能给她多大参考。这本手册正好弥补了它的不足。

    她现在的修炼方式,有些特别。

    按书上说的,武道法道是最基础的两道,后面的剑道刀道乐道符道都是在此之上延伸出来的。

    武道一系劈气海,主修力,法道一系劈紫府,主修法,但“九转”修骨,讲的是不死不灭,“往生”修魂,重灵魂术法,好似武法两者皆有之。

    湛长风不喜欢摸着石头过河,因为一旦错了方向,就可能万劫不复。这种瞎来的做法最蠢了。

    听说藏云涧有很多修道的地方,既然这样,她要么去最好的修武院,观摩武道,要么去最好的修法院,观摩法道,当然如果有地方能解决她的**问题,那这个地方就是她的首选。

    湛长风翻书翻到一半,一人忍耐不住凑近来。

    “小道长,你看的什么书?”

    湛长风给他看了眼名目,来人眼睛一亮,修炼基础知识详解有没有,一看就是修道的。

    “小道长,我原是辽州六安县杨家庄的人,姓杨名慈安,家中排行第六,自幼苦读圣贤书,但是当今世道艰难,非清明之世,我家道中落,颠沛流离,唯念父母之恩苟活于世,幸得高人指点,一路西来,在此等了两年零八个月!我欲寻得大道,荡平世间不平,还请小道长指点出路!”

    杨慈安穿着一身破衣,言辞慷慨,唾沫横飞,脸都憋红了,“小道长”

    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湛长风默默拿开挡在脸前的书,指着地上的斧头,“去砍五颗树。”

    杨慈安神色略迟疑,不放心,“小道长可能授我仙术?”

    “小子连道都不识,竟妄想仙术。”湛长风摇摇头,“你走吧。”

    杨慈安一惊,连忙认错,“都是我眼高手低,还请道长不要怪罪!”

    “去砍十颗树,让你一观我手中的书。”

    “”这还带涨价的?

    杨慈安安慰自己,这是考验自己的毅力呢,他也没什么可损失的,两年都等了,去砍几棵树又何妨,说不定真能得道成仙。

    他拿起斧头,颠颠地跑进树林。

    其他人一看,有门啊,立马就有人上前询问。

    “去砍五棵树。”

    “去南边空地挖一五十尺见方半尺深的坑槽。”

    “你也去挖吧。”

    “去凿十担碎石。”

    “是真是假还不知道,都赶着做什么,至少也得等第一个人出来,看看他到底能得到什么。”一吊梢眼远观自语。

    “哼,一武夫一孩童,竟拿着小儿书在此招摇撞骗。”

    吊梢眼转头看向说话的人,此人穿着蓝衣道袍,背负长剑,青年模样,面目周正,正义凛然。

    此前说了,这镇外还有部分住不起客栈的修士,他们何尝不知道湛长风手里拿的是什么,只是觉得没必要去管,但一见青年,再望着湛长风的目光就多了分同情。

    “那不是燕为山吗,西北一带有名的除妖师?”

    “早闻他眼里容不得沙子,这回怕是要管上一管了。”

    “嗳,他过去了!”

    燕为山看也不看湛长风,质问车夫:“你怎能唆使孩童在此行欺骗之事,速速离去,饶你一回!”

    “呀,怎么回事,这是假的?”

    “原来是骗子!”

    “”唆使?

    他唆使得了谁。

    车夫不怒反笑,“哪来的小子,休要信口雌黄。”

    湛长风旁观得起劲,但见燕为山握向剑柄,大有一言不合就出手的趋势,温言道:“我此行有何欺骗,你且仔细说说,让大家都评判评判,也好叫我心服口服,否则你这等随意泼脏水的行为,恕我难以宽恕。”

    她一开口,虽言语亲和,但是上位者的势已经无意识地流露出来了,于是一言一语都蕴着一言九鼎的郑重肃穆。

    喧哗的人们小了声,不能笃定地去怀疑这个坦荡光明的人,反问燕为山,“对啊,你说说你有什么证据!”

    燕为山开始以为一小孩想不出这样的花招,定是旁边大人在教唆,此时听她说话,不由多看了她一眼,眼中竟含了几分恨铁不成钢和鄙薄,“你可是用这书来差使他们做事!”

    “所以呢?”

    “这便够了!”燕为山义正言辞道,“你有三错,一错,投机取巧,二错,不遵弟规,三错,妄自利用凡人的求道心!”

    湛长风不是很懂他的逻辑,反问他:“这书可有修道知识?”

    这小孩着实负隅反抗,他答一声“有”,又何妨。

    “有!”

    “它可有解说基础的感气之法?”

    “有!”

    “它与一无所知的普通人而言,难道不是接触这个世界的珍宝吗?”

    燕为山毫不动摇,“此书虽是修行路上的启蒙书,但亦是我修道人的东西,怎可被你用如此儿戏之法给无缘无分的凡人!我看不到你对修道一途的尊重。”

    湛长风一边模拟他的思维,窥探部分修道者的认知习惯,一边不疾不徐地反驳,“可它只不过是我从书铺里用七枚灵珠买回来的。”

    燕为山眉头一皱,想起小时师傅传他此书的庄重,“七枚灵珠亦是七万白银,你认为你得到它是偶然吗,你可知寻常人要凑够七万需经历多少磨难,这磨难正是促成他得到此书触到修炼之门的因。”

    这说法相当有意思,也相当无聊,“你要磨难?”

    湛长风合上书,凤眸微眯,“我让他们用他们的劳动和毅力,赚取一观此书的机会,难道不是磨难吗?”

    “最终他们完成我的要求,拿到此书,不就是缘分?”

    湛长风紧接着反问,“我用我的东西,换取我所要的,他们用他们的能力,换取叩响道门的敲门砖,有谁投机取巧?”

    “我不是很懂你的想法。”

    普通人们也不是很懂,他们听到燕为山承认这本书真的有用就够了。现在反而怪起燕为山多管闲事,妨碍他们追求神仙道。

    燕为山叹气,“你怎么想不明白呢,你想造一座屋子给自己居住,却自己不动手,而去利诱他人,这于你的修行没有任何益处。”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