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神通鉴- 第45章 夜长-看啦又看小说网 -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

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5章 夜长

    湛长风调息入静,没有再吸纳纯阴气,专修起六识。(看啦又看小说)

    她发现法道修炼与武道有些异曲同工之妙,虽然武道是淬炼自身,挖掘身之五行元气,法道是感应自然万物,吐纳天地元气,但究其根本,都是在提高对“我”的掌握,探究身体乃至灵魂的秘密。

    湛长风其实并不在意修什么,她在意的是修炼过程中揭露的东西,而让她有兴趣修下去的原因,也不是力量,而是她认为除了身体和灵魂,一定还有她不知道的东西在等着她。

    她知道得越多,便对这个寰宇愈加谦卑。

    她走得越远,便越想将这个寰宇拆开观察。

    未知,永远是最迷人的东西。

    现在,一把叫做“修道”的钥匙,给了她打开世界的野心。

    滴答

    大堂里,一滴水滚下桌沿,落入她的耳中。

    她睁开眼,目光落在没有动过的饭菜上,小小驿站,竟也藏有秘密。

    月上中天,驿站的灯火已经全都灭了,彷如荒郊野岭的孤坟,阴冷的寒意丝丝蔓延。

    这种寒意与纯阴力带来的冷不同。

    纯阴力是高规格的天地元力之一,代表纯粹的“死亡”,它的冷,是一种至高无上的死寂。

    然而驿站中的寒意,犹如毒蛇的信子,是危机和芒刺。

    是鬼还是邪祟?

    驿站外,箫声渐起,如泣如诉,勾勾缠缠,仿佛一根根极细的线绕在心上,勒进肉里,让人窒息。

    湛长风集中心力,勉力抵消影响,她刚刚竟有一瞬手脚不受控制,想要循箫声而去的冲动。

    桌凳拖动房门开启的声音频频响起,黑暗中,这座驿站好似活了。

    湛长风侧耳,听见有人下楼去了,紧接着大门被打开,混乱的脚步声齐响。

    突然湛长风听到一阵稚气的呼喊,“师傅师兄,你们要去哪儿,为什么不带上我?”

    恩,还有人不受影响?

    湛长风拿起剑出门,左右房间的门都开着,里面空无一人,车夫也不在了。

    但也有几个的门锁着,她推了推,是从里面插上的。这些人怎么没事?

    箫声渐远,几乎都要听不见了。

    湛长风不再逗留,快速追了上去。

    今夜气寒,薄雾蒙蒙,她远远望去,就见一溜人影摇摇晃晃地朝山林深处走去。车夫就在里面。

    还有一个小身影拽着旁边人的衣角,隐约在说些什么。

    湛长风不了解情况,没有贸然上前,只不远不近地吊着,一边锁着箫声的来处。

    箫声十分缥缈,好像从四面八方吹来,难以确定具体方向和远近。

    寒气愈重,林木高大遮蔽夜空。再进去,恐怕就不是她所能把握的了。

    但是依女童之行,要叫醒他们并非易事。

    湛长风随手捡起几粒石子,嗖嗖破空,一行人接二连三倒下。

    她等了十息,箫声并未停止,于是走了出去。

    湛长风探了探车夫的脉搏,确定是昏迷之象后,一壶冰水直接冲他脸倒了下去。

    “噗咳咳。”车夫一个鲤鱼打挺跳远,眼神戒备,看清是湛长风,才摸了一把脸,“殿公子,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试试将他们弄醒,不行就算了。”湛长风刚说完,手里的水壶就被扯了下,低头,三四岁的幼女正拉着水壶带子,强忍着泪水怯生生地望着她,“小哥哥,借借我一下。”

    “没水了。”

    女童憋着眼泪,憋着眼泪,然后哇地哭了。

    “”湛长风看向车夫,车夫立马跳到麻衣老者边上,“我试试扇他一巴掌能不能醒。”

    “啪!”

    师傅被打了?!

    女童抱着老者的胳膊瑟瑟发抖,看着湛长风两人就像是看着大魔王,连哭都忘了。

    然而这一巴掌是有效果的,麻衣老者悠悠转醒,嘴角一抽,牵起火辣辣的疼,但看清了周围状况,这一丝疼就被他抛到了脑后,“这是怎么回事!”

    车夫一看有效果啊,忙抓起少年,蒲扇大的手掌高高举起。

    “哎,壮士,使不得使不得。”麻衣老者连忙扑来上去,他可算知道他这脸为什么这么肿了。

    车夫瞪着他,要不是殿下吩咐,谁管啊,“我得弄醒他。”

    “我来我来!”麻衣老者凝气一拍少年的后背,瞬时将少年拍醒了。

    “这些人是”

    “也是驿站的。”

    湛长风细一瞧,发现其中大半人是大堂里的那帮汉子,“先将他们都弄醒,有什么出去再说。”

    麻衣老者自是听到了箫声,心里一咯噔,哪里敢耽误时间。

    “我怎么在这里?”

    “到底发生了何事?”

    人一醒,自然少不了混乱,湛长风没有解释的想法,见最后一个人醒了,干脆地朝车夫一挥手,打算离开。

    “站住!”汉子中的头领喝道,“你们一个都不许离开,就在这里等着!”

    这下所有人都怒了,平白遭了此事不说,你上来就拿乔是想怎么样!

    “休猖狂,你以为你是谁。”

    “这事是不是和你有关,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你想对我们干什么!”

    头领牛眼一瞪,亮出一令牌,“司巡府办案,不想死的,都闭嘴!”

    “你们两个留下守着他们,其他人跟我走!”

    “是!”

    眼看着汉子一行人朝山林深处奔去,刚刚还大嚷的一伙人都安静了。

    司巡府?

    殷朝是没有这种机构的。

    这回不用湛长风使眼色,车夫就近问麻衣老者:“大伯,司巡府是做什么的,为什么你们都那么听他们的话?”

    麻衣老者没有回答,而是问:“你们来这边干什么啊?”

    车夫回答不上来,看向湛长风。

    麻衣老者摸了摸发疼的后颈,也看向湛长风,虽然他问的是车夫,实际是想听她的回答。

    他醒来就见自家小徒和他主仆二人是站着的,而仆人后颈也肿着,不论怎么想,真正救他们的,是这个一开始袖手旁观的小孩。

    如此想来,这小公子身手莫测,一手石子打出了武道的气势,时有时无的气息又好像是法道的。

    且无论修武还是法,竟没有被箫声迷惑,凭这点就让人侧目。

    周边十分昏暗,有人点起了柴禾,火光摇曳。湛长风一早就发现这些人不简单,体内蕴着力量。

    联想到煌州城突增的旅人,八月半的通天路,还有所谓的修道人向往——藏云涧,她说:“我来求道。”

    麻衣老者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咦,你师傅或者家人,难道没有跟你提起过司巡府吗?”

    “死的早,没交代。”湛长风觉得他的话很有意思,难不成民间隐藏着许多从藏云涧来或者知道藏云涧的人?

    她这样回答,麻衣老者也不好意思问下去了,说:“藏云涧和凡间一般是禁止往来的,然藏云涧中亦有许多无心修炼又或因资质不足放弃修炼的人,他们想回凡间享普通生活,就开了一条道,取诨名通天路。”

    “通天路在每年八月半开启。唯有在八月半那天,藏云涧的修士可以持令到凡间,而凡间的修士或者修士后人也可以拿凭证,到藏云涧搏一搏道途。”

    “只是这一来二去,凡间的有修为在身的人就多了,为了防止他们对凡间造成破坏,藏云涧六院特设司巡府,专司凡间修士之事。”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