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九十三话 我当然懂的

    自己是怎么被造出来的,自己是以锻造人什么样的心境锻造出来的,这些邪电都清楚。(看啦又看♀手机版m.goalkeeping-museum.com)在火炉城,在这把太刀上,赫菲斯托斯挥洒得更多的不是汗水,而是泪水。

    就像是家里最不受待见的那个小孩一样,被自己的兄弟姐妹们嫌弃或是捉弄,而自己的母亲却对此不闻不问,甚至干脆直接将它扔进废物箱里。

    邪电这把刀不会有变化,变化的只是它的意识。

    在恶意、怨念以及各种负面情绪之中诞生的意识,能好到哪里去呢?

    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它要张牙舞爪;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它要作恶多端;为了证明自己也能是一把好刀,它要时刻地去逞强,去嚣张,让别人害怕自己,这就是最直接简单彰显自己存在的方式……

    “所以说我怎么可能不懂呢……这样想要证明自己的心情,想要回应别人期待的心情……我怎么可能不懂呢……所以说,好吧,我承认,你就是我的持有者,再无他人!”

    所谓战场战况瞬息万变说的就是这样了吧。

    “布拉罕选手躲莫解选手的进攻之后马上就绕到了对方的身后进行了反击!这一拳下去恐怕莫解选手就要退场了啊!”

    由于这次仲裁采用的是空间型意识转换器,所以解说的声音是有可能传到选手的耳朵里的,为了避免因为这样暴露场上的信息,还要稍微处理一下虚拟世界的音频才行,这么一来反而比以前还要麻烦了一点呢。

    “等等?为什么布拉罕选手停下了啊?而且莫解选手的意识量也是突然回满了……”

    在观众席上的观众们可能看得不清楚,但是莫解这个地方,不对,应该是邪电这个地方面对面看的是可清楚了……

    “你那因为害怕而狰狞的表情,可真是有趣。”

    布拉罕的拳头就差那么一点就能打在莫解的脑袋上,但就是这么一点距离他却没能够到,整个人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僵住了。

    “被麻痹了?!但如果光是莫解的电流应该不会变成这样啊?!”

    之前布拉罕就已经证明过了,莫解的电流是对他没有任何效果的,但现在为什么又呈现出一种被麻痹不能动弹的状态呢?

    “亏还是这个视角看的仲裁,再仔细看看这地图。”

    在南宫的提示下,莉亚仔细看了看整张地图。刚才可能因为草丛的缘故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正好一阵风吹过,地面上的东西显露了出来。

    “法阵?!但这时什么法阵啊?不过画这么大肯定是个很厉害的法阵吧。”

    因为不知道其中的符号代表着的什么,莉亚只知道这是个法阵而已,并不知道效果是什么。

    “只是一个单纯地全域麻痹的法阵而已,法阵不是画得越大就越厉害的哦。”

    在法阵方面,就南宫和莫解最有发言权了。

    “但是,是什么时候……啊,难道在一开始?”

    要不然也没有其他的时机能够让莫解画这么大的一个法阵了。法阵带来的麻痹效果,加上自己的电流,再加上邪电……这才能刚刚好限制住布拉罕吗?莫解庆幸能够限制住布拉罕的同时,也不得不佩服对方的抗性。

    “怎么了?现在改主意了?”

    “少废话,现在还没赢呢,注意集中精神!”

    邪电说得没错,现在仲裁还没有结束,布拉罕只是被控制住了而已,而且这个控制很勉强,保不齐什么时候这限制就被解除了。不过最重要的是,之前莫解对布拉罕完全没有造成伤害,但不知道邪电会怎么样?

    “这种事情当然要试一下了。”

    邪电举起太刀指向布拉罕,顿时间电光四射,随后电流齐齐汇聚到了刀刃刀尖。突破强硬防御的一个可行方法之一就是将自己的所有力量汇聚到一点进行进攻。当电流汇聚到了刀尖时,那看一眼感觉都要把眼睛闪瞎的威力,看着就觉得可怕。

    大概是出于求生本能,布拉罕开始疯狂挣扎,想要从这个地方离开。

    “别想跑!”

    虽然蓄力还没有完成,但这一击必须先打出去。可是这刀刚刚触碰到布拉罕,他就被附近的野兽给叼走了。

    “什么?!我还以为没有这些畜生了!”

    “这张地图上的野生动物是会刷新的……”

    这也难怪非洲队这边会选这样的地图了,真的是占尽优势呢。

    “不能让他跑了,趁他还没有……呃,已经来不及了。”

    邪电本想上前追击,但发现布拉罕怒吼一声接触了麻痹束缚,这个想法也是就此打消。

    “他的状态似乎恢复得很快嘛,一点疲劳的感觉都没有。”

    “怎么可能没有,不管有没有都不能对手看出来自己疲劳了这才是基本吧。”

    邪电说得没错,在被电流麻痹之后肯定身体活动起来还是有些吃力的,布拉罕一动不动看似稳如泰山,实则应该是如果做多余的动作就会被看穿自己的状态。

    但是邪电这边因为看不穿布拉罕的状态,也不敢轻易动手,要是被他抓住机会自己的下场肯定也跟莫解一样。

    “怎么回事?两边怎么突然又僵持住了?难道是还在试探对方吗?”

    坐在解说席上麦克封当然不知道这一瞬间到底发生了多少事情,这也是难为了他这个解说了。

    “说起来现在应该是邪电再控制莫解的身体吧,连他现在都这么小心了吗?”

    “邪电变得谨慎,莫解变得果断,这也算是相辅相成,相互学习了吧。”

    不管这场仲裁结果如何,可以肯定的是,莫解已经有了不少的成长,在不断地进步之后又一次的飞升。

    “所以说零夜,你是一开始就觉得莫解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才把他拉进时钟的吗?”

    “只是觉得有可能而已,因为努力的家伙到后来都有不小的成就,更何况像他这样拼了命努力的人呢。不断成长,不断变强……如果霜炎你一旦松懈的话他肯定会马上超过你的哦。”

    “哼,我从来就没有松懈过。”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